TKIs、個人化疫苗、ADC、細胞、抗體療法 不定腫瘤五大研究主軸

ASCO董事會主席Howard Skip Burris分享了癌症治療的下一個重點。

https://news.gbimonthly.com/tw/article/show.php?num=35936

報導/劉端雅、彭梓涵

本(1)月9日,由世易醫健(eChinaHealth)舉辦Pre J.P. Morgan會議,邀請到中美兩國臨床腫瘤專家,其中包括美國Sarah Cannon總裁兼醫學長、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董事會主席Howard Skip Burris分享癌症治療的下一個重點。

Howard Skip Burris首先指出,在過去20年(1998年-2018年),美國FDA在腫瘤學領域的批准,從18款增長至49款。另外在2019年更是批准了59項,其中包括17種新藥、5種新配方(new formulation)、15種檢查點抑制劑(checkpoint inhibitors)。

Burris指出,生物標記(biomarker)促進抗癌的發展,而精準醫療的發展也依賴於生物標記將疾病的風險和治療分類,這些領域包括乳癌、白血病、大腸直腸癌、黑色素瘤(melanoma)、非小細胞肺癌等。

在過去的20年中,HER2陽性乳癌方面取得不錯的成果,例如Trastuzumab是第一個獲得FDA批准的用於HER2陽性乳癌治療的抗體藥物複合體(antibody-drug conjugate, ADC),可以更好地靶向癌細胞,為患者提供更安全的化學療法。

另外,在過去的一些研究顯示,HER2過度表現(陽性者)往往與腫瘤迅速惡化及復發有關,以乳癌為例子, HER2陽性患者的中位數存活期也比陰性乳癌患者短。

Burris提醒,HER2會影響很多種類的腫瘤,且HER2的突變頻率在不同腫瘤上也不同,因此為了患者利益以及用於臨床研究和藥物開發,需要建立腫瘤資料庫(tumor profiling),其中包括檢查腫瘤組織樣本中的某些基因或基因突變,蛋白質或其他生物標記。

癌症免疫治療近年來獲得了顯著的成功,尤其是PD-1/PD-L1與CTLA-4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但PD1/PD-L1抑制劑於各癌種治療的反應率低,因此需要搭配生物標記篩選病患以增加療效。Burris指出,而腫瘤突變負荷量(tumor mutational burden, TMB)與反應率有關聯性,許多臨床研究也顯示,微衛星不穩定性(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MSI)、腫瘤突變負荷是預測免疫治療療效的重要指標。

Burris列出未來不定腫瘤學五大研究主軸,包括:酪胺酸激酶抑制劑(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KIs)、個人化癌症疫苗(personalized vaccines) 、細胞療法、抗體療法和 抗體藥物複合體。其中,他提到個人化癌症疫苗是建立在次世代基因定序檢測技術(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NGS)上。

Burris也提到,KRAS常表現在胃腸道和胸椎惡性腫瘤中,而KRAS蛋白表面缺乏與藥物分子結合的明顯結構,形成KRAS無藥可治的特性,尚無法成為治療的直接藥物標靶,KRAS仍是未來重要發展領域。

最後他總結表示,治療不定腫瘤類型的方法將成為生物學的主流,而NGS透過定序發現腫瘤的分子靶點,加速了抗癌療法的發展。另外,細胞療法、疫苗、抗體藥物複合體和小分子TKI均可單獨或聯合發揮作用,以治療腫瘤。

出席的腫瘤專家也包括:中國臨床前腫瘤學會前任理事長吳一龍、世和基因創辦人兼執行長邵陽、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前任主席Peter Paul Yu。

更多台灣生醫康產業報導,請鎖定環球生技: https://news.gbimonthly.com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