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這堂課:柯P的SOP與NIH(林尚榮)

 

「好心肝」被爆後,柯文哲深夜在臉書發文:想搶疫苗,都是出自「人性」,如果疫苗足夠,台灣怎麼會有疫苗特權階級?怎麼會有人深夜跑到…。

趨利避害既然是人性使然,那這些稀有資源就該有效管理。這是管理者該有的思維,而不是跳脫自己的權責,以行為科學的角度觀之,若有人解讀為砲打中央、幫特權緩頰的卸責,他很難辯解。一位優秀行政主管為「最終成果」負「完全責任」(當責accountability),不會口出此言。

柯說:「看到職務分工表,真的股長就可以發(疫苗)出去,那個怎麼會是人家告訴你多少,就發給他多少,我也覺得滿驚訝。」柯言下之意,依循作業標準,局長以上的長官是不知情;而股長在數量的分配上是被動的。

這段話暴露他對SOP的一知半解。SOP每年需定期檢視,必要時修訂,如發現原標準不夠完整;另外,法令改變、程序改變等,也要不定期修訂。COVID-19疫苗不同於一般流感,現階段已是國家重要資源,須更有效、更嚴謹管理,相關作業的核決權限不需提升?過去要多少就給多少的「標準」(假設北市真有這樣的標準)還能繼續沿用?常識判斷就知道這種分配方式有問題(只有這六家院所來要?),此時再拿該修而未修的SOP來當護身符,是在侮辱SOP的管理機制!

柯的另一道護身符,是中央四月二十一日公文:「庫存若過多,評估無法於效期內用畢,可將其配送其他衛生院所…。」四月時,大家不打疫苗,才有此公文,何況其前提是「無法於效期內用畢」。許金川指出,衛生局要求當天打完,才會打到晚上十點多,但這不是效期到了,而是前一天市府的會議決議。媒體披露,北市施打進度落後新北、高雄,因防疫而聲量大增、自信滿滿(確診人數有新北市當對照組),佔上風的柯P想滅火,是合理解釋。

這種優等生心態,也讓他一開始排斥其他縣市實施的市場單雙號分流。這是管理上的「非我所創(NIH)症候群」(Not Invented Here Syndrome)。

「好心肝」事件不該發生在台灣社會,更不該是在台北市;事後也不該是這種回應。多琢磨事(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少琢磨人(批評陳時中的人已夠多了)。多幹實事,少說空話。多想別人(醫護團隊、市民),少想自己(聲望)。多承擔責任,少推卸責任。企業領導的「四多四少」,同樣適用於每個地方首長。

(作者為上市公司高階主管)自由時報061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