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a Point 漁港一日遊 (劉文義)

二十幾名參加一日遊的同鄉們。

搬來南加州十幾年,去過Dana Point 漁港已無數次, 但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該算是去年八月三十日參加 Laguna Woods「 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 」的 Dana Point一日旅遊;那次,不但享盡了同鄉相偕同遊,賞美景之樂,同時也豐富了我一些 Dana Point 漁港的歷史典故。

旅遊當天,天氣不冷不熱,清爽宜人,真是旅遊的好日子;早上七點半鐘前後 ,二十幾名參加這次一日遊的同鄉們,穿著簡便, 背上背包,陸陸續續到達 Laguna Woods Clubhouse #7 前, Moulton 街旁的候車亭等候巴士,不久開往 Dana Point 的 OCTA #89 route 巴士準時到站,二十多位的同鄉依序上車,坐定後,舉目一望,乘客滿滿;感謝天!這回搭乘OCTA 巴士的同鄉們,通通有座位,真好。

巴士走走停停,大約一小時後,就到達了Dana Point Golden Lantern 的終點站,而對街 Dana Point Harbor Dr. 路旁直通崖頂 Cannon Restaurant的景觀小徑(Cliffside Walking Trail/ Dana Point Bluff Top Trail),就是我們此次一日遊的主題。

開鑿陡峭山壁而成的山徑路頭,曲折難行,還好,路側的安全護欄,正是上坡路再好不過的扶手;一路上行,不時下望,停泊 Dana Point 港內數不盡的艇舶,慢慢遠離而縮萎,視野也漸漸地添加更多藍天,碧海,及港彎兩側的青山;奇妙的「騰空」感覺,暮然而生,是夢?是真?

終於走到了一處平坦的草地,草坪旁,是一幢依着山壁,面對漁港的華麗豪宅,幾株大樹參插此處,這又見證了凡間「有錢真好」的事實。

越過草地, 不久就見到了立在崖邊的銅製雕像 (Hide Drogher Status) ,這座綁著頭巾,身著海員裝,傾斜的身軀,用力抓拉住洛馬皮革的人物雕像,正適度描述出當年Dana 在這港口,幹粗活時的辛勞情境。

Hide Drogher Status

領隊 Albert 站在銅像前,娓娓道出 Richard Henry Dana Jr. 與今天的被稱為Dana Point 漁港相關的歷史典故:

Dana 1815 出生於麻州劍橋,他青少年時,在Howard 的大學生活,並不太如意,大一時,因支持學生運動,被學校 suspension (留校查看?)六個月;三年級時,得了麻疹,導致患上交感眼炎,造成眼視弱化,因而書也讀下去,只好跑去船上當海員。

1834 一月十四日, Dana 以海員身分,登上 Big Pilgrim 船舶,離開 Boston 繞過佛羅里達,終於抵達當時屬於墨西哥管轄的加州(Alta California), 他在這段航程中,親眼見到船長 Frank Thompson 虐待,甚至鞭打船員行為,相當不滿,所以他沒有隨該船回航,而留在加州,從事裝載洛馬硫化皮上船的粗活。

Dana 在加州工作一段時間後,終於搭乘 Alert 船舶回航;於1836 九月二十二日,回抵麻州波士頓。

他回到波士頓後,重回Harvard 法學院就讀;畢業後,於1841 發表的 「The Seaman’s Friend 」成了當時美國法院審理海事案件的依據; Dana 一生對美國海事法的努力和貢獻,是相當受肯定。

這就是今天「Dana Point 」漁港命名的歷史典故;今日也有一艘仿製十八世紀的 Big Pilgrim 船舶,泊放在Dana Point 的 Ocean Institute 前,以供今人撫古;可惜的是這次這一日遊,並未包括這處「走」路遙遠的景點。

上上下下一段小山谷後,又到了一處視野極佳的景點,一堵三孔的拱門,迎面而立,這三孔拱門,原先的設計,是豪宅面向大海的立地長窗;但蓋豪宅的建商,因種種原因,實在蓋不下去了,只留下這已建成的這三孔拱門;當年(1920 年代)建商萬萬沒想到,留下的三孔拱門,竟成了今人旅遊的景點。

接着是道上下起伏不定的小徑;一路上,一旁是數不盡嵌入崖壁山景間的文明華廈;另一邊不遠處卻是藍天,碧海;精彩海景與文明華宅結合成的奇妙景觀,有夠酷,是不?

經過一小時多點爬踄,終於抵達 Cannon Restaurant 附近,此次一日遊的終點處。

位於 Green Lantern 街旁的Cannon Restaurant,店名取得真好,在此地勢要害處,如果安裝大炮,居高臨下,守護 Dana Point 漁港,比什麼千軍萬馬,一定更有効。

站在崖頂,居高臨下,眺望遠方漁港美景,有些虛無縹緲的感覺,湧入心頭,何似在人間?

這趟「 去時路」,經過曲曲折折,上上下下的山徑的折折騰,對於我們這群「老貨仔」而言,是有些吃力,還好同鄉間,邊走邊天南地北地話家常,甚至於三八話盡出,不僅消除了不少步行的辛勞,也趕跑了同鄉們個人的矜持,笑聲連連,真是一趟快樂的步道遊。

沿著原路折回,回程中,又再一次「快速」重溫「去時路」上的所見景點;最後,走進巴士停車處附近的一家餐館,已是下午一點多了,同鄉一起分桌共進遲晚的午餐。

午餐過後,搭乘巴士打道回府,下午三點多鐘,才回到Laguna Woods住家,「老」身也感到乏了些,到底老人有多少體力能耐,是騙不了人。

這又是一回快樂的「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一日遊。

午餐過後,搭乘巴士打道回府。

參考資料:

1)有關Richard Henry Dana Point Jr. 資料,參考下列網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ichard_Henry_Dana_Jr.

2)關於三孔拱門的故事,參考下列網站:
https://www.kcet.org/history-society/the-arches-development-the-depression-and-the-scenic-ruins-of-dana-point-inn

~~~~~~~~~~~~~~~~

Laguna Woods「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簡介:

以「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為名的一日遊旅遊團, 是由當年(2018 )一群相當有見地的二十幾位 Laguna Woods臺灣㚛老們所組成;此團不尋求旅行社的協助,僅依賴南加州便捷又便宜的公共交通運輸工具,自行計劃,安排每月一次快樂的「一日遊」行程,真不賴!是不?

這群住在Laguna Woods 臺灣㚛老們,多已不再有當年年輕力壯時,開車的「神勇」,如今選擇使用「俗又大碗」的南加州柑縣的 OCTA 巴士(老人票全天美金$一塊五毛錢)和 Metrolink 火車(週末長者來回票,美金 $10)作為出遊工具,暢遊南加知名景點,不愧是有「金頭腦」的臺灣「老貨仔」;如此不僅免除自行開車,提心吊膽的壓力,而卻有大巴士,或是火車,寬敞的車艙,和開闊的視野享受,舒服極了,對出遊時的心境,絕對是加分。

柑縣OCTA巴士的容量有限,同時考慮到不干擾其他乘客,乘坐巴士的權益,「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團員人數,也只能控制在20名團員上下。

「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領隊Albert Huang 是位知識淵博的同鄉,尤其對南加州洛杉磯和柑縣地理歷史環境及好景點等等,他熟爛得如數家珍;所以每月舉辦一日遊,他的路程安排,景點解說,總是令人驚艷,讚賞不絕,真是位頂級,卻不收費的一日遊好領隊,「勞力」(台語)!

當然多位熱心「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團員的貢獻,也是有目共睹;譬如 Fong, Sang 等等同鄉,他們每月出遊的作業,費力費神,譬如處理參與者人數的管控,點名統計,午餐設計,時間及地點的安排等等;這些苦差事,更加豐富了每月一日遊的歡樂,感謝!

每月「一日遊」的短旅遊,不僅增進同鄉間的互動,進而互享同遊賞景的樂趣;這真是一項相當棒的㚛老活動。

不過最近這幾個月來,團員殷望每月「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的一日遊,也受武漢病毒波及,嚘然也被喊卡,奈何?

還好「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也適時成功轉型,「 加重」團員Line的網上聊天活動,團員們「鬧熱滾滾」(台語),互相交流,分享各式各樣的資訊,文章,照片 ,論點等等,着實也連帶療愈團員們因居家抗疫,而衍生的「悶呆」。

真希望武漢病毒的惡夢,早點過去,讓Laguna Woods 臺灣「老貨仔」能早日再享有「走出去,樂開懷,叭叭走」一日遊的樂趣。

抗疫及抗中,川普政府加油!

(作者為Laguna Woods台僑)08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