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六月 13, 2021

台美文藝

謝慶雲>吃皇糧

閱讀Pickering的台灣紀行《Pioneering in Formosa》,第一章的題目『Eat the Emperor’s rice』、不了解『吃(chia)皇帝e米』是甚麼意思? 翻閱兩頁之後,Ben微微笑:「『吃皇糧』,古早皇帝時代的俗語,Pickering認為每個月15英磅的薪水、是清國皇帝所賜。」 1863年,台南關創設於Takao(打狗、高雄),Pickering是the customs house的首任tidewaiter。 「Tidewaiter,等待漲潮的人?」Ben問。 「商船珍漲潮時入港,海關e關員要去騐貨課稅。」 Miles 繼續講:「清國皇帝不信任Chinese,由英國人擔任關務署長。關員則聘請英國人、荷蘭人和正直的Chinese。」 「王會長來美國之前也在台南關擔任稅務員,所以王會長是Pickering的後輩!」Ben Chen講。 「而且是正直的Chinese。」 「是Chinese?王會長必然不同意。在Kansas大學伊参加台灣同學會,擔任會長爭取台灣同學會成為大學e登記社團。」

唐秉輝>鄉思

黑幽幽, 只見波光閃動的樣子。 海洋管不住沙灘的美, 管不住夜景的平和靜謐, 世界靜靜地搖曳其中。 一切都近在眼前,一切都不可及; 一切都看得見,一切都無形。 拾不盡相思的小海草, 撿不盡回憶的貝殼。 思念水面的風與浪, 每一波每一浪都想來, 搖醒在夢中的夜景。 當日出的時候, 帆影點點。 雖然對故鄉思念的病, 當在退潮的月夜, 更加嚴重!

謝慶雲>美國圖書館

Tai Pak的美國圖書館,在台北南海路、植物園附近,入去(jip khi)一次、閱讀雜誌,不曾借書。和Lim Miles去county的圖書館,才感覺真正經驗過美國的library。 Ben Chen辦了一張借書証、借一本今年出版e新書《Formosa Betrayed、被出賣e台灣》,正好是同學會感恩餐會e猜謎題目(tue bok or tue bak)!Miles也借一本有關Formosa、十九世紀英國人Pickering的台灣紀行《Pioneering in Formosa》,作者在台灣八年e見聞。 對美國e圖書館制度感覺好奇(ho ki),Ben Chen進入書庫自己找書,可以在圖書館書翻閱,也可以借回家。 一位東方來e婦人在櫃台前辦還書(heng tsu)手讀,不能同意圖書館職員指示「放在櫃台上」,等待一張library的receipt?正好也在櫃台的Miles耐心對婦人說明book留在櫃台、以後圖書館的人會辦理。 看不出婦人來自何方,Miles也試講Mandarin(滿大人、北京話)。交換學生的計劃,Ben Chen七月先來美國,Miles八月要去台灣。 兩人相識之後,Miles自願延緩台灣行、一年後才去Formosa。Miles之延緩,對Ben Chen有真多(chin che、many)好處;適應異國e生活習慣、同年的Miles正是一位好導師,又兼任English tutor、義務的英語家教。 回報Lim Miles,Ben每日教授Miles幾句簡單的Mandarin。除學講北京話,Miles也學習寫漢字。

謝慶雲>台灣人e服裝

「There was no Communism。」Linda念,但一位學長發問:「以前台灣無共產(kion san)?這句話也是彼(hit)本猜謎書中寫e內容?」 見Linda點頭、學長繼續講:「早在日本時代、台灣便有共產,屬於日本共產黨,讀經濟(keng Che)的幾個大學生。」聽學長講(kon)完,Linda繼續念clue: 「經過日本政府五十年有秩序、清白、用心經營。」 一位年輕學生舉手猜書名:「Formosa Betrayed,作者George Kerr。」「猜對了,」 Linda said:「請王會長頒發獎品。」 猜對e年輕人,是和Lim Miles同齊(tang chue、together)來,在會場門口見面時對王會長自我介紹的Ben Chen。 王會長手執一尊木彫人像。聽會場有人討論:「Hollywood的金像獎!」 「但是無鍍金。」 王會長講:「也無鍍漆,台灣e樟腦樹枝。 一位具有博士學位、台灣人e藝術大師e作品,穿e是台灣衫;南部Paiwan族e服裝。」

謝慶雲>石板庭階

1965年11月25日感恩節餐會,男生合唱『望春風』、『青春嶺』之後,舉辦餘興節目。 猜一本(chit pun)今年出版、有關Formosa的書,由major大氣科學e二年級(ji niN kip)女生Linda主持:「像一般猜謎、答案只有一个(chit e),一个書名(tsu mia)。而clues是這本書e內容。」 看Linda二手(nng chhiu)無提甚麽,一位女教授asked: 「你要念一本書?」。「講一段一段e情節。」 「從頭念起?」「隨意抽樣,請準備聽我講the first clue。」Linda said: 「In 1945, Formosa was a clean slate。」Miles想起最近讀《Pioneering in Formosa》,十九世紀的故事,到山上的蕃社、整潔石屋的。Miles講:「我看一本書的相片,由一塊(chit te)一塊e石板疊(tiap)成牆壁、庭階。」 「不是相片,我們要猜a book。」「我讀e是一本書,相片不過附錄e圖片。」「這本書叫做甚麽?」「Pioneering in Formosa,英國作者叫做Pickering。」 「不是這本,」Linda搖頭,念second clue:「Formosa was rich, orderly, and modernized。」台灣不但富裕、有秩序、現代化,是一塊(chit te)清白的石板。二十年後e今日,明年Miles要去Formosa。

唐秉輝> 仙女的哀曲

佇故鄉, 福爾摩沙 - 美麗島 : 北部海濱 野柳地區 有濟濟的 奇石矗立 , 風景優美。 媠甲無法 逐一計數。 出名的有: 親像海水侵蝕的蟠桃, 女王的石頭像, 日本婦人頭像, 仙女的哀曲: 一 跤仙柴屐 猩猩抱子的石像, 石頭親像陰戶, 以及 : 仙女留落仙柴屐等等。 其中, 以仙女留落的 仙柴屐故事 上蓋感動我。 仙女佇野柳地區下降 佇人的世界頂,, 只是為了伊的少年 英俊的漁夫相會做伴 同齊度透暝 毋閣 天將要光進前, 愛趕緊倒轉去天頂報到 佇溫柔綿綿 纏頭絞尾了後, 暴其然共伊一跤仙柴屐 留落佇野柳的海濱 !

謝慶雲>誰人e先聲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台灣實施戶口登記,日本隨後實施。 早在十七世紀e荷蘭時代,台灣做過戶口調查。 調查各地的人口(jing khau),記載種族、性別、年齡、語言等項目,但是漢人(han jing)不算。 「漢人不萛甚麼?」 「人口。」 「漢人不是人(lang)?」 「漢人要繳人頭稅、也是人,但不是台灣人。」 要去(ai khi)台灣的Miles,特別關心台灣的今昔:「對外來的人課徵人頭稅,荷蘭人也是外來人呀?」 Dutch是統治者,享有原住民e一般權利!所以原住民和荷蘭人是平等的。 但是1945年9月,習慣於歧視外族的Chinese、先進部隊葛敬恩一到台灣講:「台灣是次級領土,台灣人是三等國民。」 先進部隊傳來蔣介石e先聲?

謝慶雲>祖先當兵e緣故

台灣同學會e感恩餐會、王會長致歡迎詞之後,在Lim Miles身邊e空位坐下。 和王會長握手,Lim Miles想起王會長尚不知自己e名,自我介紹:「我是Miles。」 「Your family name?」 看Miles點頭,王會長繼續問:「Miles和Military有關係?」 「嗯!家族e傳說,祖先當過兵。」 「百外(gua)年前,參加獨立戰爭?」 「千外(gua)年前,」Miles笑說,「當(tong)羅馬兵。」 「你的祖先是Italian?」 「英國人,公元43年-410年羅馬佔據England、設Britannia省,英語Roman Britain。」今日的大不列顛,Britain原來是羅馬帝國所命名。 王會長said:「台灣有一位朋友姓peng、兵,soldier的意思。」 「也是因為祖先當兵,當日本兵?」 「日本來台灣以前,担任清國兵。」 「Chinese?」 「不是支那人、台灣原住民,祖先為討生活去當清國兵。」 王會長繼續講:「1895年日本來,戶口登記員問伊姓甚麼,伊回答以前咧當『兵』。」

陳麗華>台灣最美的風景

台灣最美的風景,就是人文特質。在捷運上的經歷,情節使人難以忘懷。看見一個10來歲的小女生,突然彎下腰半蹲跪的,到在對面坐著一個老伯伯,幫他綁鞋帶,當時以為是他的孫女,等女孩坐回原位,老伯不斷的打手作躬,才知道原來是小女孩心細,看他鞋紿鬆了,怕他絆倒而幫忙。有次一位老男士才剛上車,在擁擠車內,就聽到小男孩在叫他,要讓位給他。他們都是陌生人。車內很多時候,人滿為患,但是博愛座卻多是空著,等著有需要的人入坐。 到銀行辦事,想多了解貸款的事宜,服務員詳細解說,在我臨走之前他還提醒我,銀行的利率需多作比較,貨比三家不吃虧。到政府機構辦事,服務親切,奉茶遞報章,一條龍服務,效率之快,10分鐘之內搞定。 有位旅美多年的國內朋友,第一次到台灣旅遊,到電器行想買一條連接線,老闆還詳細問他電腦的機種,怕他買了不合用會浪費,花時間研究確定能用,否則還不願意隨便賣他呢!一天郵局打電話來,通知我有掛號信,需去領取,明天是期限就需退回,原來我忘了幾天前的通知,還好讓我有機會去領取,否則麻煩可大了呢! 年輕人自己創業,吃苦肯幹,形成很多流動攤販,夜市,攤位各有千秋,琳瑯滿目,有台灣味,古早味,山珍海味,免費試吃的人情味,價廉物實,而且頗具創意,像棺材板,大餅包小餅,活魚3吃,.....沒逛就算白來了。 環保知識從小到老,垃圾分門別類,都執行的很徹底,我也入境隨俗,學會了廚餘。有些廁所的衛生紙是掛在門外,按自己的需要取量。剛開始很不習慣還差點出錯。 政府提倡國民旅遊,交通便捷上山下海,風景名勝,盡收眼底,據說民宿大小,約有3000~4000間,結合了世界各地風情文化建築,價錢標準不等,隨自己的需要選擇。有次從台北搭火車到花連,沿徒青山綠水,風景宜人,在車內還有卡拉OK,飽足了歌星夢。一下火車,老闆的小旅行車已候駕,像家人一樣,馬上接過行李,不多久,來到我們預訂的民宿,就看見了,藍白顏色的維多利亞歐式建築,與百花齊放的花園,相互輝映,好像置身於童話故事裡。故宮博物院內有各種語言的嚮導,玲瓏剔透的小玉白菜。蘇東坡的的肥肉,令人垂涎三尺,還珍藏許多世界級的寶物,流連忘返。九份老街的人聲沸騰,金礦城的懷舊壁畫。阿里山日出時,太陽是三級跳的蹦出來的,您親眼瞧見了嗎? 記得在40+年前,學生時代,最痛苦的經歷,就是坐公車了,公車一到,人潮一窩蜂,爭先恐後,在擁擠的車內,還要時常提防’怪手‘.。隨處可見吐痰,丟垃圾,螞蟻,蟑螂,蚊子…橫行霸道。人與人之間粗魯叫罵,出口三字經。報紙雜誌最常看到討論的話題,就是台灣人的公德心在那裡了?那時很流行一句話,外國月亮圓又大。如今台灣人的禮讓,社會的和諧,商人以(MIT)灣製造為榮。有天新聞同時報導了,両件意外事故,一在大陸有位卡車司機車子爆胎,人血流滿面,滿載的西瓜散落滿地,很多人圍過連搶西瓜,沒人理會有人需要救助!一在台灣有位機車騎士,公事包掉落路中,千圓大鈔滿天飛,路上車子都停下來,熱心的幫忙把鈔票撿回給他。又是溫馨感人的一幕。 前陣子無意中在網絡看了一位海外多年的華僑,描述回台灣的感言,竟是幾十年前的髒亂,沒道德低水平的景物,真為叫屈。沒錯,台灣還是有許多需要進步的空間,如媒體傳播不實的廣告噱頭,民間信仰迷信,算命,風水,八卦。政商勾結,弊案頻傳,房地產的爆長,人們的權益被無形的剝削,薪水乃在16年前的水平。不公不義的消息令人髮指痛心,套句孫總理的名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今年回來一個月內竟遇到3次強烈颱風,家園農作物魚畜流失,損失 慘重。看到當地軍團鼎力協助,無奈的災民,不分年齡,同心清理家園,遙望美好的未來。梅花越冷越開花,冰雪風雨都不怕,梅花不就是台灣人的精神嗎? 台灣沒有氣勢雄偉的的景觀,但有各個鄉鎮都有它們的特色,青山綠水,小橋流水,處處有小家碧玉的雅美。上帝給人世間最珍貴的禮物‘親’,隨處可見,畢竟是我們的家鄉啊!。如果您也是浪跡海外多年的遊子,那是該回家看看了!果您從未寶島行,那就谷哥網上,http//www.twbest1.com ,。旅行社有各種五花八門的旅遊套餐,套票,絕對物超所值,驚喜連連哦!

謝慶雲>感恩節<2

1965年11月25日,The fourth Thursday of November、感恩節。 美國的假日、學校的parking lot只有幾台車。 Lim Miles and Ben Cheng來參加台灣同學會舉辦的正名感恩餐會。 踏上美國e土地、第一次過感恩節、參加聚會,Ben Cheng猜想今日主辦餐會e王會長也是,來美國第一年便當上同學會會長。 「你認識王會長?」Lim Miles問。 「從未見過面,雖然都是台灣來的、在同一校園。」 Ben Cheng反問Lim Miles:「你們一起開過聽證會而相識。」 「相識?王會長是聽證會e主角,我當然認識伊。」 Lim Miles笑說:「伊不認識我,我是freshman,並未發問。」 王會長在感恩餐會會場門口,握着Lim Miles的手:「我認得握過的手,因此記起來你是15學生代表之一。」 王會長告訴Lim Miles,宋美齡以每個月捐贈三万美元利誘大學,要求名稱改回China同學會。但是被學校拒絕了。 Lim Miles不了解宋美齡是誰?Ben Cheng解說是蔣介石的wife。 國民黨也試圖收買王會長,要辦全美國的台灣旅美大專聯誼會,讓王會長擔任會長。 旅美大專聯誼會,國民黨不採用『中國』? 可能為迎合王會長,收買後便好講話。 儘管名為台灣旅美,凡是國民黨所舉辦的任何活動、王會長一概拒絕。

謝慶雲>聽證會

「聽證會我參加過,1965年。」 「1965年,你還未出社會呀?」 「大學一年級(yit niN kip)、學校e聽證會。」 「非正式的聽證會。」 「正式的,聽證會後e決議案,有效力。」 Lim Miles繼續說,「同學會在Kansas大學鬧双包,台灣同學會或中國同學會合乎登記,由聽證會決議?」 「像法院e陪審團?」 「嗯,由15個學生、和15個教授組成e大陪審團!我被抽着(tiu tio), 15位學生代表之一。」 「China是歐亞大陸e一部分,台灣在太平洋。China來的參加中國同學會,台灣來的參加台灣同學會,有甚麼聽證會好開(ho khui)呢?」 「問題是兩個同學會都是台灣來的。」 「其中一個假冒中國?」 「台灣同學會王會長,便是這樣指責中國同學會。」 「聽證會e結果呢?」 「兩會會長被請到外面等候消息。30比0,一面倒(chit bin tuo)。教授、學生代表出來,都和王會長握手:「Congratulation.」,「Congratulation.」

林麗梅>闢路人

獻給你,獻給我們­ ­ ­ 所有為臺灣致力的豪傑 PATHFINDER For You, For Us­ ­ ­ Heroes and Heroines of Taiwan You are a pathfinder for life Seeking and questing Creative in thinking Through unknown land You find the best trails You are a pathfinder for friends Exploring...

謝慶雲>全球只有一種

無籬笆的boundary,Armando and Koo Ranch的一位工人閒話野草中的Tua Mua(大麻、marijuana)!兩人心內(sim lai)一樣相信:this cannabis is growing in your side,這株大麻在對方的Ranch。 大麻叫做hemp,Koo Ranch的工人講伊的boss講的,是一種極普通e農作物,台灣裁種hemp早在三千年以前;每年三月播種、十月便可收成。至於抽紗(thiu se)、染色(ni sek)、撚索、織布的技術,更在荷蘭人、西班牙人、支那人到過台灣之前。 大麻不是甚麽特殊的Herbaceous plants(草本植物)、也叫做尋常麻,日本話簡稱尋麻(jung ma)。白色e纖維、叫做白麻以區別(khu pet)於黄麻Jute。 農地上一人外高(chit lang gua kuan) e hemp,日本話叫做アサ(Asa);其纖維、布料都叫做Asa,日本時代用アサ做洋服(hok)、西裝。 纖維用、織布e大麻和藥用的Marijuana不同品種!Who said that?Wikipedia?Tua Mua就是大麻,不論野生或裁種的,全世界只有一種Tua Mua。所以有的3米高、有的才2尺(chhio),土質、氣候、水分有關係。

謝慶雲>種樹仔

2000年選後,錢尼(Dick Cheney)、Colin Powell(後來擔任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黑米(O Bi、black Rice)、Richard mitage等人來Prairie Chapel Ranch,等待民主黨確認選舉結果。 去牧場走走(chau)、或騎(khia)bicycle到處看看。 回來講起所見青草中跳上跳下的水蛙(chui ke)、水溝裏e魚仔(hi ah),又講小溪旁有東方人咧種樹仔。 布希並不知他們何時購置the Koo Ranch,何日搬來?只知他們是台灣人,不是Chinese。將來擔任總統,也可招待各國政要來Prairie Chapel Ranch!有人指Time、Newsweek的front page,是陳水扁e像。 「落伍e五千年文化中,一位台灣人。」

謝慶雲>大智若愚!

2000年大選結果、雖然總選票不及Gore,Bush贏了選舉人票、總統命是注定的? 南加州朋友寄來一張剪自洛杉磯時報,畫nng e(兩個)心律調節器、pacemakers的卡通。一個(chit e)掛在患心臟病的Dick Cheney(錢尼)胸前,另一個掛在布希的頭上、諷刺Bush、頭腦要調節? Armando將撕碎的紙投入(tau zip) waste basket、避免讓同事看見,當時卡通上的兩位主角也在Ranch。還有 Colin Powell(後來擔任Secretary of State)、黑米(O Bi、black Rice)等,等待民主黨確認選舉結果的一群人(chit kung lang)。 不到一年前Prairie Chapel Ranch換新頭家,new boss留用全部職員。 競選中的布希常常招待老朋友、客户來牧場,席上布希幾乎不談生理(business)或競選之事。飼養火雞專家Armando被請去guest corner,認識鄰座一位台灣人,評語布希: 大智若愚、Tai Ti Zok Gu A great intelligence may appear to be stupid.

謝慶雲>台灣人也在平原上

購置於1999年,Bush沿用原來的名稱Prairie Chapel Ranch。 距離最近的市鎮在七里外、named Crawford,所以Prairie Chapel Ranch也被稱為Crawford Ranch。二千年的census,Crawford的人口才705、192 families。 A creek流過Prairie Chapel Ranch,也流過相鄰的Koo Ranch;Koo是台灣人的family name,姓古、姓辜、或姓顧?The ranch何時購買?刻意來和美國總統做好厝邊(chhu piN、neighbore ),or they chanced upon each other? 如果猜想素來熱心於台灣獨立運動的辜寬敏先生就是Mr. Koo,可謂合理的推測。 2000年4月初台灣獨立聯盟在Washington Post刊登廣告,目的為讓新任總統布希讀到台灣人的主張?辜先生正是這個廣告的主催人。

謝慶雲>批評e聲音

大約五、六年前,英國首相Blair第一次來美國。 抵達United States的第一日、即批評美國未善盡環保之責任,not doing enough to solve global climate change。 講『對減緩全球暖化、美國無夠(bo kau)盡力』,大概是1997年、Blair初任首相,Clinton當總統之(chi)時。 布萊爾依然關心英國e環保、promised a 20% reduction in carbon dioxide(CO2),但是漸漸聽不見批評美國e聲音!因為與美國建立政治同盟,與Clinton關係良好、與Bush深交(chim kau),意見已經直接傳達給美國總統? 但是South Africa總統曼德拉批評Blair:如布希的外交部長。 哈哈!Blair不得不興(heng)嘆,南非共和國、今日老大e美國,都是昔日英國e殖民地!被邀請來Prairie Chapel Ranch的世界dignitaries,Blair不是第一位。舊年(ku niN、last year),2001年November Putin已經先來過。

李學圖>出書與推廣

Taiwan’s Struggle 2010年擔任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後,就決定出一本書向西方學者傳遞台灣人的心聲。 該書有三個目標:(1) 台灣不同於中國,(2)台灣有能力貢獻國際社會,(3) 台灣人所追求的是人權、民主自由、永續發展與獨立建國。2011年開始邀稿,設想該書完成之後如何讓西方讀者接受台灣人的心聲。 所以邀稿的對象是根據作者能否幫助該書達成三個原先設定的目標,邀請西方人眼中有「身歷其境」的代表性人物;另外也考慮到年齡、性別、與居住國內外的合理分佈,以呈現台灣人心聲的代表性。在文章的表達方面,我們決定採用學術性的說理敘述,以強化其客觀性與說服力。在編書初期,為增強該書英文的可讀性我再次要求我的朋友Prof. Jack F. Williams為共同編輯人。 他接受了,2012年8月他找到一家相當被敬重的出版社 (Rowman & Littlefield) 答應出版我們的書。最後完成的22篇文稿是23位撰稿人的創作,其中八位在接受邀稿時尚不認識我,而他們之接受邀稿相信是基於認同本書的目標:為台灣人出聲。 想到作者與Jack 的參與、支持、投入、與合作要一起來為台灣人出聲,是種難以言述的感激、難以忘懷的記憶。如今,書已於2014年2月18日出版。| 全書分成四章:第一章 Society and Identity (作者:李登輝、吳叡人、李筱峰、宋朝昇、莊秋雄、蔡丁貴、林媽利、杜國清、謝若蘭);第二章International status (作者:彭明敏、吳叡人、陳儀深、張介州、盧主義);第三章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作者:郭正昭、翁明賢/呂秀蓮、蔡明憲、吳榮義、陳博志);第四章 Economy, Technology, and Environment (作者:蕭聖鐵、葉俊雄/紀國鐘、張長義)。 可是該書的定價是$79.00,無助其普及性。所幸編著者可享50%折扣優待;Jack和我已與出版社商量並取得同意:每本$39.5+運費(第一本$5.00,其後每本$1.00)+local tax, if any. 最好一次至少訂購五本,以省費時並幫推廣。(Note: 出版社規定 “These sales shall...

謝慶雲>露出e淺海

除了土砂沖積之原因,Glacier、冰河期來臨使海平面下降,露出淺海。 「其中一大片shallow sea成為陸地,叫做Texas。」 Armando said:「原為印第安人稱呼朋友『Thecas』,但是十七世紀e探險家誤解thecas為當地地名,對後來e人解說此地叫做『Texas』。」 「到底Texas不同於thecas,否則又多一個一字兩意。」Smith繼續講:「近來南北極e結氷融化,使海平面漸漸上升,此地Crawford安全?」 「Crawford的Elevation七百尺(chit pa chio)、more than 200 meters,一萬年不會被海水淹沒。」 「一億年前,earth was much warmer than it is today,恐龍能生活了幾千萬年。」 Smith推測、結論:「今日對地球暖化的討論不斷,是科學家多餘的掛慮!」 「不是掛慮多餘,dinosaurs能適應的高温,今日地球上的生物不一定能適應。」

謝慶雲>原在海底

Prairie Chapel Ranch在Bush的家鄉Texas,但不是祖傳的。買於1999年(niN),取名Prairie Chapel是因為附近的學校(hak hao)叫做Prairie Chapel School。而學校的名可能基於附近的Prairie Chapel? A stranger named Smith,今早用望遠鏡瞭望地平線上的黑點(o tiam)、像dinosaurs!A cowboy解說是next door Koo Ranch飼養(chhi yong)的羚羊、antelope。Koo Ranch是台灣人的。 看牧場上奇異的樹木、wild flowers,Smith問鄰座、自稱在Prairie Chapel Ranch工作二十年(ji chap niN)的Armando,在此大牧場發現過甚麽款恐龍的化石、或脚跡、three toes的大脚印? 「恐龍不在牧場,Jurasic period、Cretaceous period,Texas在海底!」 「何以見得,一億年前Texas在海底?」 「只有魚、marine reptiles、turtles、crocodiles的化石,Texas是大陸棚、continental shelf。」 「Underwater的大陸棚!陸地上的土砂沖入海中,沖積一億年、半億年,堆積成今日的Texas、浮出海平面?」

謝慶雲>牧場食堂

牧場內不收費的大食堂,九成的customers是工人(kang lang)。其中不乏Ph.D,不只畜牧獸醫,也有其他方面。 坐在guest corner是VVIP,very very important person。自從擔任總統以來,難得一見的老板,今日帶(tua) 回來英國首相。一位工人講笑(kon chio):是布萊爾bring Bush home。 工人向揮手的Blair歡呼,來午餐意外遇見英國首相。散坐(che)在大眾席的strangers,講話不是德克薩斯的腔調。A stranger問horse是不是ruminanting mammal、反芻哺乳動物? 一位工人解釋馬是單蹄的哺乳動物,不是反芻動物。牛、羊even-toed (偶蹄),才是ruminant。 對面桌另一位stranger轉過來問toes和hoofs的異同?但即轉回頭,因為回答問題的是和伊坐仝桌(kang tuo、same table)的工人:「Hoofs是包在toes外面的角質。」「一個toe包一個hoof可以理解,但是how many toes、幾支脚趾和幾個胃有關係!真奇怪!」

謝慶雲>歧視外國人

既然不容易杜絕、不容易管制,不如開放。舊(ku)年,2013年12月11日烏拉圭總統José Mujica簽署大麻(Tua mua、Cannabis、Marijuana)之生產、買賣合法化。惟限於擁有烏拉圭國籍或永久居留權者,一般外國人不得種植、買賣或擁有 Cannabis。世界第一個合法化國家。 限本國人享用Cannabis,早已實行於荷蘭;禁酒禁煙的大麻coffeeshop,菜單上有Cannabis,但是不賣給non-Dutch residents。管理大麻之產銷,荷蘭並未全國性正式立法。各地市政府規定施行細則?由咖啡館自行判別Dutch or non-Dutch、國人或遊客? 近來在日本,有食堂門口posted『本店只招待日本人』的中文標示,日本也供應Marijuana?日本還未開放Marijuana。只招待日本人的中文標示,是因為中國人的緣故,無衛生、無秩序。不招待的不限於Chinese!但是誰看懂中文標示? 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何妨也不認門口的中文標示不是自己的國語,大大方方入去。

謝慶雲>總統的農舍

不願遷入總統官邸,José Mujica自2010年3月1日就任總統以來,仍居住於妻子的三房二廳農舍。 因為國家元首的身份,由兩名警員看守。厝邊的小菜園,總統和夫人種自家吃的蔬菜。以前的美國總統布希也有農舍,在其家鄉Texas。但不是菜園,或plantation經營甚麽經濟作物。 一望無際的牧場,不見牛隻,所飼(chhi)的畜生是馬。農場內有大條車路,一台4-wheel drive、無車頂的jeep,開車的人曾經是德克薩斯州州長,後來當美國總統的Bush,邊仔英國首相布萊爾坐在passenger seat。 2001年參戰Afghanistan、2003年入侵 Iraq,始終支持美國對外政策的Blair,當然受布希特別招待。招待到私家牧場,是不是和cowboy一起吃(chia)午餐?

謝慶雲>烏拉圭總統

烏拉圭總統英語(eng gi) 的Joseph、男人的名,等於西班牙語José、讀做hosei,聽起來像台灣話「好勢」。 Uruguay,烏拉圭的現任總統叫做José Mujica。He has been called the poorest president in the world,全球最窮的總統! "I do not feel poor." 知足的Mujica,指責貪財之輩、貪圖奢華生活:"Poor people are those who only work to try to keep an expensive life style, and always...

王文隆>我的信念

生命的真諦在於堅定的信念。回顧五年的生活,我沒有任何值得表揚的 但每當有人提起我的人生觀時,我便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他:我確信我生命中最寶貴最高超的信念。在歡樂的日子中我信仰定 在艱苦的邊境中我更信賴它。唯有這些信念使我在最惡劣的環境中深深沉思後,然後堅定站起來,面對現實。 我有理想和目標,但這不是我生命的極終,而是我生命的一階。我沒有滿足,因為我永遠有一個更大的目標和理想。我沒有成功他沒有失敗,唯有一往直前。我相信今日的成功只是明目的基礎 今日的失敗只是明日的南針。我的生命是有始有終的,唯有我的理想是永恆的。有了這種不知足的理想,我才能成功時不歡唱、失敗時不頹喪。我相信頭顱流着鮮血時,脖子乃須是硬的 在一切絕望之中仍須拾起舊工具,堅信「我還沒有開始而不是失敗」。唯有這樣,生命中沒有灰心與絕望 我永遠微笑地站在生命光明的一面。這是我的信念。 我喜歡高傲的理想,縱然達不到,我亦享盡了它所恩賜的一切力量。我相信「理想的價值不在於它本身的達成,而在理想鼓舞之下充滿蓬勃朝氣的生活」。生活有了目標才會有孤注一擲的精神 才能激起生命的潛在力量。我需要理想,但不為理想所主宰。這是我的信念。 我尋找友誼的甜蜜和尊貴,但不為友誼所溺。我相信「誠實坦白是友誼唯一的活力」,欺騙和利用是我所卑視的。唯有真心誠意的相待才有深切的友誼。我追求愛情,因為我曾經在愛情中生長,我接受過它的滋潤和引導。我堅信美滿幸福的人生不是建立在名位和富貴上 唯有瞭解和信任才是愛情的基石。沒有愛情的日子是心靈的荒漠,愛情是智慧的開端。這是我的信念。 我相信暫時的忍耐就是永恆的勝利。你必須忍聽你的周圍的人高唱計讕言,歪曲你的事實 為人疾恨而不生怨恨之心。耐心黙黙期待水落石出,不必尋求報復。這是生命的收獲。我相信上帝必不使妄人得勢或義人受虧損 朋友,只要你行的路是對的,你做的事不虧欠良心 那麼,你不必考慮他人的言論,盡你的力去做,勝利必歸於你。這是我的信念。

噶瑪蘭>一個神秘的午餐

雪己經開始飄了。黃昏的太陽還在雲間發揮它的力量,雪花反射著金色的亮光。我們又回到這個地下一層小巧的餐廳。 一個清秀年輕的少女微笑迎接我們。這是午後空閒的時間,沒有其他的客人。她端上兩杯茶,用一口流利的英語問:「中國來的嗎?」我揺頭回答說是台灣來。她微笑拿出了菜單。 她是新來的,好像是週未來打工的學生,顯然是不懂中文,沒有看出我胸前衣服上的「愛惜台灣」四個字。我看看菜單,還是選經常吃的烤魚。前面的廚師也是新的。因為沒有其他的人,我們就聊起來。原來她是蒙古人,小時候離開蒙古,到德國去,後來才到美國唸初中,現在唸大學。曾經和朋友去過台灣幾天,也有一些實際的觀察,但沒有去過中國。她是我一生碰到過的第二個蒙古人。第一個是在北京,那時,我感到很新鮮,因為那個三十多歲像北京人的男士完全不會講華語,我們只好用英語交談。 我乾脆稱她為「孛兒帖」 (Borte,成吉思汗的正室皇后的名字)。她告訴我在台灣時聽到一些很奇怪的事。她不瞭解為什麼說「元朝」是中國疆土最大的朝代,而且成吉思汗是中國的英雄。她端出了沙拉,微笑者說:「中國是蒙古帝國所消滅中最大的一國。但是成吉斯汗是元朝以前就死了。他也沒有帶中國人去攻波斯和歐洲。」 我覺得很奇怪,我們不是稱成吉思汗是「元太祖」嗎? 他怎麼會沒有統治中國呢? 她反問:「台灣不是也稱孫中山為國父嗎? 他好像去過一次台灣。」我只好笑著說:「台灣也有人以為推翻滿清和打共產黨是台灣的歷史。其實是…」,話沒說完,她又接下去說:「你知道嗎?成吉思汗死後五十多年才有元朝。他西征時沒有中國兵去。」我算一算,她也許是對的。元朝是他的孫子忽必烈於1271年建立的,稱「元世祖」。窩闊台死後三十年才有元朝,但是他也是被稱為「元太宗」。 我突然對她好奇起來。她令我覺得我的腦筋被接錯了。從小就想: 我們的元朝不是打到蘇聯、中東巴格達、歐洲威尼斯嗎? 她說:「蒙古帝國是由蒙古四面打出去,元朝是最後攻下的的一部份。」 原來元朝只是被蒙古人佔領的地區,而不是元朝去佔領歐亞。這聽起來真奇怪,但郤是事實。她繼續說:「也許這樣看比較簡單: 忽必烈只是代表蒙古帝國管理中國的。他後來也是帝國的領袖。最後他自己決定在中國稱皇帝。」 本來他們的沙拉味道很濃,今天我吃完沙拉,郤不知道它的味道。和她的談話使我感到失去味覺,好像腦筋都不對勁。好像是歷史在腦子裏整形了。原來是,蒙古人佔領了中國,在中國歷史上卻稱為是「唐朝以後的中國大統一」。 她拿了一張成吉思汗住的「活動蒙古包」的明信片給我看,說「這是用牛拉的,是他在戰場用的」。她繼續說:「他的兒子征服的是北宋亡國後的契丹族和女真族政權,已經不是漢人的政權。」據說蒙古軍殺了一千八百多萬的中國人和西夏人,蒙古人反變成是中國的英雄。她說:「中國亡國後,反而稱蒙古人為中國人,以蒙古人的事當著自己的豊功偉業,那是很奇怪的事。」 她笑著說:「台灣的人二次大戰失敗後,難到也是歌頌來佔領者的豊功偉業?」這句話顯得奇怪,台灣人不是正在高高興興迎接「中華民國百年國慶」嗎?不是又慶祝「台灣光復節」嗎? 她在台灣時看到了遊行,搞不清是台灣人或是中國人在遊行。問她的朋友說:「為什麼台灣人戰敗後馬上擁靠戰勝國?」。她的朋友回答說:「你們蒙古人沒有想像力。當亡國奴是更痛苦的。」 她和正在做sushi的厨師不知道是在講什麼。她看我一眼,把沙拉的盤子收去,自言自語說:「台灣人真的是奇怪。為什麼有人對我說他是中國人,有些人說是台灣人,有些說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她為什麼對台灣人有那麼深的觀察? 她只有去幾天。我沒有問她,因為我們的肚子己經等得出聲了。她又和那廚師又說了幾句話,兩個人都笑了。 最後她端出了主菜,說:「對不起,有時我們講蒙古話。我只是問他想不想蒙古。」這餐廳的烤魚還是不錯,只是今天為了這個「孛兒帖」美麗的黑眼晴,實在是給分心了。 我太太開始告訴我唐朝以後,中國分成西夏、金、南宋三部份。她是唸歷史的。她記得1209年,成吉思汗攻打西夏,1215滅金國。然後在1218年以大約九萬軍攻西方波斯王國。1221年直到巴格達。五十年後(1271)年忽必烈才建立國元朝。我佩服她的記憶力,但是連她都不知道中國是被蒙古帝國消滅了。 「孛兒帖」回來問「食味如何?」我只好說「很好」,其實,她漫不經心的談話,打翻了我平靜的心。她看出我一身的不自在,說: 「我父親很喜歡歷史,他很高興蒙古經過歷史和近代的苦難,現在比較正常。」她頭轉向廚師,對我們說:「但是,我們一家人也是流離在外國。」 她又說:「中國人亡了國,反而以蒙古的偉大當自已的偉大。這也許是人之常情。」 我記得一個朋友描述台灣人二次戰敗後,自己也以為是打勝仗了。這是常有的斯德哥爾摩症候(Stockholm syndrome)。在台北,當她開玩笑地問:「台灣的地圖為什麼把蒙古劃入中國?」她得到許多奇怪的答案,例如:「因為蒙古是中國的固有的領土」、或是「因為你們是我們的同胞。」 她搖頭說:「有時,難道台灣也是中國固有的領土嗎?」她沒有等著回答就往後面的廚房走。 「孛兒帖」端出了兩碗綠茶冰淇淋,說「我父親要請客。」他在那邊點頭笑了。原來廚師就是她的父親。他走過來,拿出一張「中正紀念堂」的明信片給我看。我說:「那上面寫的『自由廣場』,現在又改了。」他說:「它很像成吉思汗陵前的牌坊,建在內蒙古的鄂爾多斯(Ordos)市,它不在蒙古。」然後他拿了另外兩張明信片,說:「這就是成吉思汗的陵和牌坊,你看像不像台北的牌坊?」 他停了一下,又說:「這個偉人的陵位也是在國外。」 這是正好有一對年青的情侶進來,他們就去打招呼。這時裏面走出來一個中年婦女。衣服和頭髮都很整齊。她表示歡迎我們,自我介詔說:「我是她的母親。」她說:「很少人注意到,忽必烈有一個好的母親(顯懿庄聖皇后, 1198-1252),她是基督徒,而且她的姊姊是嫁給成吉思汗。」她的議題比較輕鬆一點,也許是指唐代就有的「景教」。她說:「馬哥孛羅是傳教士。1307年,北京就設立天主教的主教。」她好像有學者的氣質,指著「孛兒帖」說:「她的弟弟現在在牛津大學(University College),那學校歷史真悠久。是忽必烈打宋朝以前就成立了。她弟弟是唸宗教歷史的。成吉思汗時,歐洲己有很多哲學家和神學家。成吉思汗也曾帶著一個中國的道家學者一起西征。我忘了他的名字。」她感嘆地說:「戰爭古來就很殘忍,殺了那麼多人,但居然只是當時戰爭的常態。」我說:「好像有人說因為規模最大而已。」 天己經黑了,又有幾對進來,和廚師及「孛兒帖」親切地打招呼。好像是常客。他們開始忙起來。我們只好告辭,並且告訴他們:「我一定會再回來看你們。」 廚師向我們揮手, 「孛兒帖」微笑著說聲再見,轉頭向裏面的廚房走,回頭看了一眼。她的母親也站在那裡揮手。 事隔半年,我懷著很高興的心情,回到那個餐廳。裝璜依舊,但是突然一切都消失了。新的老板告訴我,他們決定回去蒙古。但是不清楚去那裡。我留下了我的名片,拜託他一有消息就通知我。 這些蒙古的歷史就像晴天霹靂地出現,又瞬間而失去。好像是一個令人徬徨的啟示。台灣人的歷史呢? 是不是一直是當下外來政權寫的台灣歷史?有荷蘭人的台灣紀事也是間接和蒙古帝國大開了絲路交通有關。不久,歐洲人開始也想由海路到東方來。最後才有荷蘭人和西班牙人來到台灣。忽必烈雖然幾次攻日本,他的海軍只在澎湖短期設官治理,沒有想到台灣。 台灣的歷史不是一些外來政權交替戰爭的紀錄而已。我們要突破這些外來歷史的包袱而建立一個有世界觀的「台灣歷史」,把台灣和整個世界的文明直接連接起來,而不是用荷蘭、西班牙、中國、日本的眼鏡來看台灣而己。(作者: 台美人筆會會員)

鄭炳全>馬靴

自從十年前規定搭國際航班要提早三小時到機場,還得通過從腳底到頭頂的層層檢驗,實在令人卻步令人煩,只是為了台灣民主神聖的一票,只好忍了。好不容易拉著隨身行李走很久才找到中華航空的候機室,離起飛還有兩小時,正想寬鬆假寐以待,鄰座來了一對中年夫妻,太太很禮貌地問:May I ? 她大概猜我可能是要留給另一半的,我隨即正坐回說:Sure! 坐定後她休息一陣子,轉頭看她先生在大窗邊晒太陽, 「洛杉磯好溫暖哦!今天早上紐約下雨又下雪。」我聽她的口音像是南部人的台灣國語,她的先生卻是道地的白人,身材不高很和善的面孔,我就用台灣話跟她聊起來。她叫 Alice,以下是聽她講的關於馬靴的故事。 Alice 於1967年高職畢業時,經朋友介紹去台南機場的亞航公司,在福利社擔任售貨員,不久認識了姓雨田 Rainfield 的年輕小伙子,倆人交往後陷入熱戀,隔冬1968年帶雨田回家鄉佳里拜見雙親,向佳里興的漁民老爸表明要嫁給阿督仔美國人,母親大概曾聽說雨田在公司人品好,現時看到溫雅有禮的準女婿,相信女兒的判斷跟選擇,贊成異國婚姻,可是老爸堅決反對,他是心疼愛女遠渡重洋,萬一被歧視不被夫家接納,會平安幸福嗎? 這么女上初中時就自願每天清晨四點,跟父親去海邊溪口河口撈虱目魚苗供魚塭養殖,天亮後才回家吃早餐再去上學。 豪華的婚禮設在台南大飯店,席開30桌,台式辦桌及美式西餐各15桌,一時傳為佳話,遺憾的是老爸不肯出席婚禮。1969年挺著大肚子隨夫婿來到康州濱海小城,與公婆同住,公公很体諒東方來的小女子,婆婆則不假詞色,好不容易等到小男嬰三個月大時,一早婆婆來敲房門,比手勢要她搬出去,說受不了嬰兒的哭聲。Alice知道婆婆的意思,但是丈夫遠在越南,抱著嬰兒可以搬去何處?一邊哭一邊寫家信回娘家訴苦。 當天下午抱著 baby 走去寄信,郵局服務員看到信封上寫 To: Taiwan 的字,對Alice說,「我們裡邊有位同事 Gloria 也是台灣來的,十年來身感孤單,無鄉親可聊天訴情,我可以把妳介紹給她嗎?」隨後他拿著信封進裡邊,一下子 Gloria 出來相見,知道都是台灣來的高興得相擁而泣。 Gloria是烏來泰雅族女子,早在50年代認識由美國到台北教英語的老公,已在康州定居十年了,宛如海島上的孤鳥,思念家鄉的一草一木一水一石,遇到也住同城鎮的台灣同鄉,彷彿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互留電話姓名後,當晚就打電話來問台灣的近況,Alice 也將目前困境訴說出來,請 Gloria 禮拜日不上班時來跟婆婆談談,「妳是要 Alice 早上起來去走路運動嗎?」Gloria旁敲地問。 「不是,我要她早點搬出去,我不喜歡她住在這裡。」婆婆毫不留情。 「可是 baby 才三個月大,而且妳兒子被派去越南打戰,Alice 英語又不是很靈光,妳要她搬去那兒呢?」 「我不管那麼多,總是她得準備早一天給我搬出去。」婆婆一口咬定。 公公疼孫兒也疼媳婦,建議等兒子 Jack 回國後才搬出去。 Alice 有了 Gloria 這位鄉親新朋友,心情篤定不少。雖然每個月交付婆婆美金$100 補貼家用,也儘量幫忙家事,學習料理美式餐飲,順從婆婆的脾氣。 隔一個多月,Gloria 告訴好消息,她認識一對夫妻正鬧離婚,必須賣掉房子,要價 $35,000,市價應值...

唐秉輝>珊瑚蛇​ ​我的故鄉

故鄉的珊瑚蛇真聰明, ​koh​非常有智慧的! 這款智慧就親像 伊的女主人 -台灣! 伊有兩é活動的時間 是日時佮暗時: 佇有日鬚ê的時準:透早, 日出,抑是當頭白日 或者是透暗-抑就是暗時 佇一個安靜的暗時, 月娘輕輕仔來探問 台灣山區的石頭縫: 追溯到一六六二彼年的 台灣山區的珊瑚毒蛇-          14 一旦蛇來咬​​人,​​人​傷後: 「伊的毒性有偌峘?」 根本無人來關心, 無人想欲來答覆 月娘的這e問題! 志願作為石頭縫e代表 因此,我真大膽 來答覆月娘: 「珊瑚蛇-伊的毒性 明顯是真正峘!」 入侵者,你須要小心,25 好好為你家己來加考慮 請遠離伊,須要閃離伊 絕對無人會使來斡伊, 絕對無人會使來打擾伊。 一旦​ ​你來打擾伊,斡伊– 你哪是安怎有 能力來對付伊 天賦的潛能neh?​          ​33 你絕不應該來忽略伊! 現在一般人攏愛知影: 無人敢閣一摆來 看伊無起,​ ​看伊無夠重! 伊的女主人:台灣 ​ ​也不應該 白白予人來加入侵,剝奪。 因此,我攑頭 將我故鄉的 澄清湖頂頭 大自然的藍天 倒入去我的心底​​;​  ​44 將我故鄉的風景 錄影起來, ​  koh放送出去; 我將故鄉的珊瑚蛇, 恬恬去加錄影起來; 收入去我​心​​底 ​的盒仔​​底。 我踮黃昏e時陣 一旦我真思念 故鄉的時,看到您- 錄影的您:珊瑚蛇- 您,珊瑚蛇,您:54 幫我走找:佇我的故鄉 的一e甜甜閣媠媠的夢! ​(the figure to be followed for the editor)​ Research & Ethics, Danville, Calif., 唐翁十四行詩 ê  4 層心聲  ...

鄭炳全>歡悅

她要入座時,有一位金色長髮的男士幫她扶著座椅,然後很熟練的往前一推,讓她剛好坐在正餐桌前,長髮的男士,大概是她的男朋友,對著她也入座了,讓我想起前幾年美國電視劇 “The Beauty and The Beast” (美女與野獸) 中的男女主角,男主角也是金色長髮,女的金髮碧眼美如天仙,眼神經常流露悲天憫人的情懷。 眼前的她,面對著長髮高瘦的男友,展現出絕然不群的造型,恰如大溪地群島特產的黑珍珠,烏亮中帶點神秘的虹彩,光艷奪目,她的身材高大,約是五呎五吋,身穿黑色有花樣的長袖毛線衣,包裹著豐滿健美的上身,胸前露出雪白的V字型,仔細看有一條細細的項鍊垂著,黑色的長褲,再加上兩吋的黑色高跟鞋,不是尖跟而是較平實的高跟,大概這樣站起來她的頭頂勉強可達男友的肩頭。現在很少看到這樣又高又瘦的年輕人了,經常看到的不是又高又胖就是又高又壯的男人.。 她的頭髮是屬於二十三、四歲應有的亮麗,比她的毛線衣還黑,不知道是自然的卷曲,還是燙出來的,不長不短,剛把頸子蓋住一半,同時也蓋住了眉毛,甚至眼睛的 一半,有時會令人擔心髮尖是否會刺傷那一對美麗的眼睛,她的眼睛看起來像芭比娃娃那樣超出平常的大眼,有可能是她畫上眼圈又加重睫毛吧,看起來每隻眼睛跟 那塗紅的嘴巴一樣大,她講話時,黑眼珠和眼白經常有規律的跳動,應該是說她的眼睛也會講話。 大概他倆在等候入座時已經在酒吧桌喝了飲料,所以侍者才只端來兩杯杯上掛一片檸檬的冰水,一坐下來,她就像小學教師說故事那樣,歡歡喜喜的講個不停,潔白的 牙齒之間不時傳出愉悅的笑聲,在講解的時候,也偶然伸出手臂比東比西,來渲染聲音的效果,說不定她真的是剛上任的小學老師,整個餐廳的食客應該靜下來,聽 他講好像是很有趣的故事。 她 的臉不僅是白而且幾乎沒有黑斑或青春痘,不施脂粉而有青春的艷麗,在東方人的眼光中是天生麗質水噹噹的美女,或許,美是有一定的標準,俗語說:一白遮三 醜,好像白表示無瑕疵,白就是聖潔,鼻目嘴的比例與彼此之間的距離也要恰當,每個民族的五官都有某些特徵,要生得剛剛好實在不容易,很明顯的,她有著印地 安人東方的血統再加上西班牙人西方的血流,生得不對,就有雙方的缺點,生得對,就是天生的美人胚,譬如說她的鼻子,端端正正不長不短,鼻樑像刀背那般的挺 直,簡潔有力,如果是香港影星,可能要經過三兩次整形才能顯出這般優美的鼻樑。 這家叫紅龍蝦﹝Red Robster﹞ 餐廳的侍者,穿著有點滑稽的紅色制服,從廚房端出兩盤主食來,她訂的是蝦和炒飯,侍者弄錯了,盤中沒有炒飯,後來又補送一大碗加上番紅花的黃色炒飯和一小 碟沾蝦醬,她的男友訂的是一大盤海鮮麵條。她一邊吃一邊繼續講那可能永遠講不完的故事,她也用心聽對方的回應,趁機叉一隻紅蝦,沾點醬,往嘴裡送,動作很 輕巧,好像她十分欣賞每一隻蝦仁,今天她有足夠蛋白質了,炒飯她只動了幾次,剩下的應該夠她明天帶便當。 今晚的餐廳裡,除了剛才五、六位侍者圍來齊唱生日快樂的九十歲壽星外,可能就屬黑珍珠她最快樂了,難道今天是她男友向她求婚的好日子?還是有什麼特別的喜事 令她如此這般歡悅。如果你認為人生充滿悲歡,那麼實在無法想像這麼一張令人喜歡的臉也會呈現悲傷離捨的表情模樣,即使有也更加使人憐愛與同情,說不定比歡 笑的她更令人難忘呢。

唐秉輝>萬益士牧師

牧師萬益士 台灣國長遠好朋友 神學博士,在1982年, 由東南亞神學研究院得來 萬柔理師母英文名音是朱理 萬益士牧師名 : 羅蘭 牧師於1966年來台, 於台南神學院教授舊約, 師母則在當地學校教英語, 他們於1973年返美。 當他們再度申請來台工作時, 卻因政治因素 被蔣政權拒發簽證, 只好申請去菲律賓當宣教師, 而且一待就是22年。 1997年再度踏上 睽違已久的台灣, 任教於台南神學院, 繼續他所熱愛的 神學教育和研究 牧師夫婦有二子1女(AmyJo): 蘇格 ,AmyJo,羅蘭二世。 蘇格出生於台灣國彰化市兮彰化基督教病院。 AmyJo是長老教會牧師,教會是 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北普拉特。 蘇格是 北普拉特教會執事 羅蘭二世在 非洲,肯尼亞 利穆魯牧會和教書。 羅蘭二世妻名'珍', 已有社會學共心理學碩士學位 幫助牧會事務,也協助保健和愛滋病毒防治。 羅蘭二世共珍有兩女,珍妮和米歇爾 攏在非洲肯尼亞矣。 萬益士牧師和妻 珍, 正行tī耶穌ê道路…… 羅蘭二世和妻,'珍', 傳承tioh父母宣教ê血液, 回應內心ê感動: 將所學ê知識與技能, 貢獻hoo社會與 弱勢ê族群。耶穌ê道路, 在萬益士牧師ê人生, 也teh伊gín-á ê人生,一直延續去… 每一成員攏咧行耶和華路 幫助弱少群體 共予伊幸福路! 如上: 萬益士牧師共萬柔理師母全家福。 榮幸,樂意介紹 一偉大家庭, 因為就像聖經中 Teh創7:1, 耶和華講:' 你共你全家庭 Beh進入方舟中, 因為teh世代中,*耶和華面前是義人* 0424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