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二月 2, 2020

台美文藝

愛心的鏡頭 歴史的見證 (李彥禎)

楊秉彜(Peter Yang)(如圖),是第一位用愛心的鏡頭,把十數年數百名聚居在「天堂村」的台美人的言行、心思盡力擷取,而留下無數多彩多姿的表現或多苦多難𡚒鬪的見證,及史蹟展現給今人或後世。他如此用心是因為覺得早期來美的台灣精菁,此時紛紛退休告老,並且不約而同,很奇妙從世界各地在此滙集。因此村裏村外如同在故鄉,常碰到自己人,聽到自己話,非常親切、融洽。但現實顯示,年輕的台美人逐漸減少,而第二代的後裔很少説台語,不熟台灣的歷史、文化,很可能目前的榮景,將如曇花一現, 恐怕不到二十年台美人就很可能在此地,煙消雲散而無影無蹤,實在太痛心、可惜。 幾天前,Irvine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除了按照平常提供可口的愛餐外,特別準備足夠百人分享的生日大蛋糕,以慶祝楊秉彜弟兄九十大壽。他是現今教會及同鄕會中最高壽、健康的弟兄。他身材修長挺直、走起路來輕快穏健、精神飽滿、和謁可親,常自由自在開車上高速公路,而做起事來,有條有理、勤奮不懈,讓人欽羨。因此許多人猜測他有今天的成就,一定天生麗質有很好的基因,或極懂養生之道,保健之術。事實如何? 楊兄於1930年在台灣中部鹿港出生,是幾個小孩中的老大。五歲時,舉家搬到日本管轄的滿州國,即今日中國東北的四平市。1946年隨著日本的戰敗而回到台灣。1947年,台灣人極度不滿中國人腐敗、顢頇、極權的統治而群起反抗,而發生悲慘的二二八事變,不但兩方死傷無數,23萬台灣的精菁也在濫捕、濫殺下,幾乎死傷殆盡。當時楊兄正值高中生,血氣方剛、義憤填膺,而自動協助監管台中憲兵隊的槍械,直到堂哥擔心他的安危而被勸退。楊兄的父親,楊毓奇先生,不但是名醫、名牧又是名紳,是當局的眼中釘,很可能隨時被栽贓、誣陷、打擊,許多人勸他趁大難未臨頭前,趕快遠走高飛去有很多日本移民的巴西。由於他流利的日語、高超的醫術、及出眾的傳道精神,很快成為當地台灣人傑出的領導人。今日聖保羅有那麼多台灣人,又有很大的成就,楊老先生的貢獻很大。 楊兄中學時就讀台中一中,大專上台中農學院的森林系,後因對電器特感興趣而轉電機。在校期間,常投身基督教的福音的傳輔。有一年,他在屏東的三地門時,忽然覺得混身不對勁,不能站立走路,而被抬下山送回台中的家。他被診斷罹患了當時流行的肺病,可惜群醫束手無策,而身體日漸虛弱。情況嚴重時甚至吐血。他被送醫輸血補血,而不幸染上C型肝炎。以致約有十五年之久整天昏昏沉沉、無精打采,如行屍走肉,苦不堪言。他初到巴西時也因此僅能在父親的藥局幫忙,直到逐漸恢復健康,才開始自行經營電視電器修理的行業。 1965年,已在支加哥安居樂業的弟妹勸楊兄搬到美國另闖天下。因他以觀光名義來美,為求永久居留,他得一面打工一面求學,甚為辛苦。1967年,他幸運在支加哥的Zenith謀得一職。 有一次大雪天,他的汽車無法開動卻又錯失班車,祇好徒步回家。途中雪茫茫,路又滑難行,混身冷凍抖悚。回到家已半夜快虛脫了。趕緊浸入熱水缸,享受溫暖。這時,他感觸良深,覺得年歲已不小,真需要有個溫暖的家,彼此照顧。經親友的介紹,認識了居在加拿大多倫多的翁淑明小姐。經過魚雁來往、電話的交談,終贏得美人心。翌年翁姊南遷至支加哥,不久兩人攜手完成終身大事。1969年Zenith因楊兄懂五種語言:英、日、葡、中、台,加上專業技能,被公司重用而派遣他到日本。1974年再被派往台灣,但半年後,因小孩必須趕回美國上課,他請求調回芝加哥。1989年,電視産業兢爭激烈,Zenith為降低成本而到墨西哥設廠。楊兄也隨需要就近居住在德州,再定期來回支加哥探視老伴及在學中的女兒。1993年退休,搬到聖地阿哥(San Diego)。2002年搬到Laguna Niguel,離Laguna Woods很近了。換句話說,這是楊兄人生第二春的開始,也是他開始大力施展以愛心用鏡頭為台美人服務的關鍵時刻。 楊兄夫婦是標準的基督徒,所以楊兄搬到Laguna Niguel後,便加入有三、四百人,常有舉辦各種活動的台福愛恩教會。楊兄慶幸此良機得以施展他攝影的長才,特別海外的旅遊,包括歐美以及他住過的巴西、日本,不但擔任義務響導,並為全團拍下許多值得紀念的珍貴鏡頭,而獲得讚賞。 2009年九月九日,Irvine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向Geneva Presbyterian Church租用教室,開始每週三上午的長青教室。教會、同鄉會內外的各種人才齊全很適宜舉辦這種社區服務,又很受歡迎。楊兄很自然就開始以鏡頭攝取歷史的見證。我個人印象特別深刻,因我是長青教室第一個受命登台演講的先鋒(左 圖)。此後約十年,楊兄是長青教室不折不扣的勤勞不倦的掌鏡人。不但,每堂課要分秒專注的攝影,事後還要花數倍的時間,精審細改再編登教會的網路(www.irvinetpc.org)以供大眾的流灠、觀賞。此外,數年來,教會舉辦幾次的大型音樂會,他也責無旁貸,積極參與。譬如,2013年7月21日,超過千人的台灣福摩沙合唱團音樂會;2014年10月25日,蕭泰然教授經典音樂會;2016年3月12日商麗鶯老師指揮美國福爾摩沙聖樂會演唱,「以利亞」,2018年04月7日的海頓的神劇「創造」。其他,還有與台灣政界、名嘴的交流,如2016年02月主持「新聞挖挖哇、鄭知道了」節目的鄭弘儀。2018年02月12日,時代力量的林昶佐等三人;2018年07月09日,時代力量的黃國昌等四人,楊兄皆扮演錄下極珍貴的歷史見證。 至於,與那久那有村台灣同鄉的關連,也可從他在許多聚會場所常見到他的身影看出,特別是2013年06月30日在Club 5 為指揮李秀麗舉辦的退休告别音樂會(如圖)令人銘心刻骨,永誌難忘。那晚不但遐邇的仕紳淑女風擁雲集,如太平洋時報社長林文政、台灣日報董事長黃及時、獅子會會長沈珀佳、Laguna Woods市長Ring夫婦,及我的90歲的鄰居Charlotte等,都蒞臨把500座位的大廳全擠滿了。Mr. Ring市長讚揚説,這是Club 5 有史以來的音樂會最爆滿最成功的一次。 我們四十多名的合唱團為了答謝李老師數年苦心的教誨,上下合心勤練18條民俗名歌如:「回憶」(思念親像點點露水風吹才知輕」;「白髮吟」(唯你永是我愛人,此情終古不改);「千風之歌」(佇我墓前,不可為我流淚,因為我已經離開,變作飛鳥輕輕叫醒你,變作天上的星,溫柔佇你身邊保護你);「飛呀!我心」(唱出以色列紀念被奴隸時的哀禱歌);「戀戀北 迴線」,「天總是攏會光」,「抱著咱的夢」(唱出多苦多難的民族心聲丶夢想,道出臺灣人要出頭的決心。)⋯李秀麗及張佩仙兩老師的二重唱,唱出奉獻臺灣一生的馬偕醫生懷念台灣對台灣難分難捨,至情至真思念的詩⋯全攝入鏡頭,非常動人心弦。 這次的演出有一個特色是以前少見的:集男女、老少、家庭、平凡、高手,特別許多年青人合作而成。例年青的司儀,Joanne,演雙簧管的Crystal Chang小提琴的Samuel Chen 及 Austin Chen(程博頣),極有創意的各國服裝表演,及一群活潑可愛小朋友的舞蹈等。還有有一個少為人知的「秘點」:洪輝雄博士是李秀麗老師合作二十年的鋼琴師。近年來因脊椎骨的傷痛很受折磨。今晚竟全場數小時幾乎無休地「坐彈」。一向沉默寡言的他,會後竟含淚激動地 説:「一朶久未人識的奇葩,終於綻開無限的美麗來。」愛的見證、歴史的鏡頭,終於永留下來了。 楊秉彜(Peter Yang) 與我雖屬同一同鄕會、教會,彼此並不非常熟悉。但有趣的是我們竟靈犀一點通,以不同的方式做同一目標的事,即我以報章的平面文字,他以網路影片的報導同鄉會、教會的各種活動。相信全美國有如此豐富、完整、系統的報導的台灣教會、同鄉會恐怕不多吧。不久之前,黃勝雄醫生希望我能幫忙把「璦璦內含光」高齡退休的楊兄的「愛燈」放到台桌上,使更能發光發熱。 正當不知如下筆時,很巧上星期在朋友之家,偶然看見楊兄精心登錄 Club 5 音樂會的精彩DVD,非常感動,回家後立即向各方搜集資料,並親自幾次電話與楊兄交談。(因武漢病毒盡量少當面接觸。)他雖因準備搬到「那久那有村」整理房子而忙得不可開交,但,他仍很熱心有求必應,使我能順利交差。真感謝他,及翁淑明嫂夫人在他辛苦製作過程中長期的忍耐及支持,使大家有福享受。 在此,竭誠歡迎他們夫婦早日搬來,共度溫馨美麗的晚境。0402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待宵草,黃昏時份才開花(khui hue)、開到天光。 開花時避免受日光直射,選擇涼爽的evening? 待宵草也叫做月見草(guat keng chhau),据說其原產地在Mexico的北方。 月見草生長於地勢較高,竹崎(tek kia)以上,阿里山線我家運送店,各支店的店口或後院。 Alpine plant,月見草屬於高山植物? 「在Pun Ki(糞箕)湖支店e後院,」銘輝講曾經從黃昏時份觀察月見草e花咧開。」 「日本話讀做tsu ki mi so?」張鄉長問:「月見草開黄色的花?」 「黃昏時份還是含苞的花蕾,是純白色。當花瓣慢慢展開,才看見淺粉紅色!觀察了三點鐘久,我才去睏(sleep)。」 「無人来做伴?」 「當時我讀小學,因為嘉義常常受美機空襲,疏開去竹崎。」銘輝講:「父親讓我自由往來於各支店,在值夜室過夜。」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16世紀因為歐洲各國王室間聯婚,西班牙佔領了低地國、Southern Netherlands。 「Amsterdam、The Hague(海牙、hai ghe),」 「台灣西部沿海,蔡副議長的家鄉布袋也是。」 簡船長問:「也種蚵仔?」 「自海上漂進來的蚵苖附在老蚵殼上,靠潮水中的微生物、plankton、浮游生物滋養,生長到初夏已是肥滋滋(pui chi chi)的青蚵仔。」 「我在美國洛杉機的圖書館,讀過《A pail of Oyster》。」 「一桶蚵仔?」 「喜劇「秋月茶室」的作者,Vern Sneider所寫的第二本小說;故事發生在彰化和美出西e沿海。」 「嗯!圖書館書卡上的簡介:Corruption of Formosan Government under Chian Kai-sek.。」 「蔣介石統治下的腐敗政府?」 「外面e評論不一樣,只有台灣的媒体咧寫、咧講『偉大總統」,還有課綱!」

謝慶雲>大智若愚!

2000年大選結果、雖然總選票不及Gore,Bush贏了選舉人票、總統命是注定的? 南加州朋友寄來一張剪自洛杉磯時報,畫nng e(兩個)心律調節器、pacemakers的卡通。一個(chit e)掛在患心臟病的Dick Cheney(錢尼)胸前,另一個掛在布希的頭上、諷刺Bush、頭腦要調節? Armando將撕碎的紙投入(tau zip) waste basket、避免讓同事看見,當時卡通上的兩位主角也在Ranch。還有 Colin Powell(後來擔任Secretary of State)、黑米(O Bi、black Rice)等,等待民主黨確認選舉結果的一群人(chit kung lang)。 不到一年前Prairie Chapel Ranch換新頭家,new boss留用全部職員。 競選中的布希常常招待老朋友、客户來牧場,席上布希幾乎不談生理(business)或競選之事。飼養火雞專家Armando被請去guest corner,認識鄰座一位台灣人,評語布希: 大智若愚、Tai Ti Zok Gu A great intelligence may appear to be stupid.

謝慶雲>吃皇糧

閱讀Pickering的台灣紀行《Pioneering in Formosa》,第一章的題目『Eat the Emperor’s rice』、不了解『吃(chia)皇帝e米』是甚麼意思? 翻閱兩頁之後,Ben微微笑:「『吃皇糧』,古早皇帝時代的俗語,Pickering認為每個月15英磅的薪水、是清國皇帝所賜。」 1863年,台南關創設於Takao(打狗、高雄),Pickering是the customs house的首任tidewaiter。 「Tidewaiter,等待漲潮的人?」Ben問。 「商船珍漲潮時入港,海關e關員要去騐貨課稅。」 Miles 繼續講:「清國皇帝不信任Chinese,由英國人擔任關務署長。關員則聘請英國人、荷蘭人和正直的Chinese。」 「王會長來美國之前也在台南關擔任稅務員,所以王會長是Pickering的後輩!」Ben Chen講。 「而且是正直的Chinese。」 「是Chinese?王會長必然不同意。在Kansas大學伊参加台灣同學會,擔任會長爭取台灣同學會成為大學e登記社團。」

王大方:君髮自青青

FB見前助理呼狐黨重聚,po十年前舊照,今昔參看,猶豐容盛鬋,不禿不肥,頗顧盼自得,賦此以寄。 君髮自青青 君容淨如水 相約更十年 伴奂爾游矣 歲月猶清風 細細吹復止 素面似平湖 波痕未留此 歙漆與阿膠 欣然會諸子 君髮猶青青 君容亦足喜 唯見意滄桑 道旁花已紫   0628-2013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港(minato)、港に花が咲く(sa ku、開花)!形容船員e生活。」王巿長看着年輕的銘輝。 蔡副議長笑說:「吳議員雖然未婚,生活並不浪漫。擔任議員已經十年,看見生分e查某囝仔、面還是會變紅!」 「我想王巿長的意思,是問我了不了解伊所講e日本話?」銘輝轉向王巿長:「我讀到小学四年。『花咲く』,花開;開在這个港口、彼个港口!」 王巿長向銘輝點頭,並不回話。 簡船長講海上非常寂寞(shok bok) e生活,自己從掌舵的水手做起、目視羅盤所指前方,地平線和不變e天色。 「譬如生活孤鳥上,有一片日本電影,」蔡副議長說:「以小島上看管燈塔的一對夫妻e生活做題材,『喜び(yorokobi)も、悲しみも、幾歲月(iku tose tsuki)』。」 「日日添加燃油。」 「可能也要爬樓梯去看light house的燈火,被風吹熄?」 大家都只看過預告片,但記得電影插曲e名也叫做『喜びも悲しみも幾歲月』,聽起來像進行曲。」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日本時代,王玉雲擔任警察(keng chhat)。」 「不是警察,是警Po。」 「『警部』、Kei Bu,警察頭!像美國西部電影e警長Chief?」 經過左營區,王市長的出身成為車中e話題。 「不是『警部』,是『警輔』,職位比警察低(ke)一級,但是也穿警察制服、工作和警察並無差別。」 『警輔』台灣話讀keng po,日本話讀做kei hu。戰後王玉雲擔任刑警,漸漸熟習Chinese文化。1960年代當選市議員,踏入政壇。 嘉義縣議會e訪問團抵達高雄市政府,市長室只邀請領隊蔡副議長。其他議員及眷屬約三十人受接待在會議室,聽女秘書說明後個月(au ko gue、next month)王市長的訪美計劃。 「今年1977,王市長帶領(tua niaN)高雄,也帶領台灣進軍國際。高雄市將和美國喬治亞州的平原鎮、Plains,締結姊妹市。」 女秘書才講二句,見席上一位客人、吳議員舉手(gia chhiu)發問: 「為甚麼不找(chhue)相當的城市締結姊妹市?這個Plains人口不足五百人,」 「對象是中央安排的。」 「因為和美國總統卡特(Carter)的故鄉結姊妹市,就不會被斷交?ROC患了狂想症!」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69-71

張鄉長表示仍不十分了解Sina konjo的意思。知道Sina是支那,不知kon jo二字怎樣寫? 銘輝先回答:「Konjo的Kon是樹仔根(kun)的根。」 「不是。」黃老先生搖(yio)頭:「Kon是誠懇(khun)的懇,jo是愛情的情。」 「誠懇的懇,愛情的情。」張鄉長懷疑:「懇情(kon jo)二字應該是好的意思呀!」 「嗯,但是加上形容詞,日本話懇情的意思就無仝款。」 「支那做形容詞,譬如『支那語』並不含惡意。」 「如果懇情前面加上支那二字,」黃老先生回答:「『支那懇情』是咧罵人自私自利。」 「1895年排灣族人五歲兒童所見識,清兵燒毀鵝鑾鼻燈塔、是清國的支那兵。」 「半世紀後逃走來台灣e蔣介石,一個人佔用幾十間行館。」 花香撲鼻的小路上,盛開野花;牡丹、cosmos、蘭花,還有不知名稱、開紫色e花! 「Camphor tree也生長在路邊?」 銘輝講樟樹是溫帶植物,北回歸線以南生長在海拔200 meter至2000 meter的山上。朋友e祖先本來是布農族,住在有樟樹的山上。日本人勸他們來海邊掠魚。 銘輝繼續講路邊的hemp,差不多有一人高(kuan)。不知是野生或裁種的? 「Hemp用於織麻布(mua po),做衫褲。以及其他industrial uses。」 「工業甚麼用途?」 「For making sail的早期,粗厚的麻布因製作船帆而得名帆布。Tents也叫做布帆。Canvas bag ,帆布袋仔。」 「Canvas的字源,可能是Cannabis?」 「Cannabis換做墨西哥話,便是marijuana。Marijuana能増進食欲、睡眠,使人感覺幸福 「Marijuana大麻,和纖維用的hemp不同種類。」 「全世界只有一種cannabis sativa,織布用的和使人感覺幸福e大麻,都是cannabis sativa。」 三月播種、十月便可收成;Hemp是一種成長快速e植物。 銘輝認為快速成長中,hemp消費大量CO2,有益於環保。看張鄉長和黃老先生二人並無異議,銘輝又說: 「將來裁種在Mars,改善火星上的大氣、atmosphere。」 「先種在月球上,月球比較近。」張鄉長講:「而且已經有人,美國人登陸過。」 「但是月球太小,其gravity吸引不住空氣。」 「聽講大麻、Cannabis sativa,雌雄異株?」張鄉長問:「如銀杏、鐵樹,和恐龍同時生長在地球上e植物。」 「Cannabis不屬於化石植物。在地球上的歷史,不過幾千年、或一、二万年。」 火車進入礁溪(ta khe),黃老先生企(khia)起來、看著張鄉長。 張鄉長說:「我陪伴吳議員去蘇澳。」 黃老先生即和銘輝握手,交代張鄉長回程帶銘輝來礁溪。」

唐秉輝>心茫茫,暗悲傷

一世人 心茫茫,暗悲傷! 希望用法律ê方式án-ne 將該負責ê元兇來定罪止悲傷 終歸尾只有án-ne, 正義chiah ē-tàng來伸解; 台灣 e im-bâi ē-tàng化解。 Mā只有án-ne, 烏雲時 陣 雨落kah吊霾 無萬其數e 台灣人 chiah ē-tàng真正行出陰霾。 法律制裁是真正ê諒解 siōng重要ê地基石。 只有teh法律制裁了後, chiah ē-tàng談起『諒解』 只有teh『諒解 』了後, chiah有『和同 』ê可能。 但礙 : 對受害家屬ê會m̄著, 對受害家屬ê賠償, iáu有最近舞 一個 啥mih 清白翻案證明冊, lóng無什mih法律ê效力, 暗悲傷 會好嘛未完全 ! 為啥麼 只願意做到『受害者無罪』, 但礙m̄-khéng 做到『加害者有罪』? 為啥麼? 甚至iáu-beh講加害者有功? 窮實 sa無寮仔門ê是 為啥麼? 伊講  二加二等于五, 你就 ​​ 心茫茫 不得不相信伊? 為啥麼? Kap 該負責的元兇 走ma-la-song ?

鄭炳全>飼雞閑談

妻飼雞已經一年,跟那兩隻白色蛋雞有不可割捨的感情,三個月前就講好八月底開車到北加州,探親遊玩順便參加北醫校友會,前幾天她又變卦,說整天坐車沒意思,還有那兩隻雞怎麼辦?叫我自已搭飛機找親友玩去。 這禮拜氣溫將近華氏百度,今早澆花草時我想順手沖洗一下雞舍,還得再三徵求她的認可,後來見到兩隻雞愉悅地在濕地上啄食,她才心安笑出聲來。 昨天下午妻發現那隻大的Holly又吃得脹雞規走不動,就質問我是去餵了什麼?還好除了一大早我摘些绿葉飼雞外都沒靠近過雞舍,妻不再追問。她也知道Holly向來以老大哥自居,好吃的要先吃夠了,才讓小妹Vicky過來吃,有時Vicky實在餓了太想吃,也會忍受Holly啄頭的痛而張開利喙搶著吃。 幼小時兩隻相依為命,不分彼此,三四個月後到了青少年期Holly顯露領袖慾,動不動就啄Vicky的雞冠,甚至有時也不讓Vicky進睡窩。頭一回Holly吃太飽了走不動,妻先責備我亂餵,要我帶Holly去看醫生,害我說好說歹等明天再觀察,妻打了幾通向飼雞友請教的電話,翌晨看Holly行動自如也放心了。 你想,兩隻雞姐妹就有一隻想當大姊頭,要當班長要搶第一名,夫妻還能不吵,兄弟能不鬩牆不分家嗎?說愛鄰如己,說不可歧視,說天下為公,說世界和平永無戰爭,也得聽生物學家怎麼說。大約1991年老友林國光送我幾本好書,其中「自私的基因」 (The Selfish Gene by Richard Dawkins 1976 著者是英國行為生態動物學家。) 使我眼界大開,讀過之後比較瞭解人類文明的軌跡,戀愛、婚姻、及夫妻爭吵的理論背景,都是來自於基因的自私,所有的生物,動植物包括人類生存的首責,是延續自身的基因,才有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重男輕女,婚外情等現象。 這兩隻蛋雞成長六個月後開始下蛋,從年初的每禮拜兩三粒,隨著天氣轉暖,進步到幾乎每日生一粒卵,妻除了研配飼料、清掃巢舍、鋪乾葉白砂、勤換清水外,也對雞講話,叫牠們來飲水,下去,慢慢吃,別欺啄Vicky!上去睡等等,兩隻愛雞似懂非懂。當聽到急聲叩叩, 叩叩叩重複高叫時,妻會去雞窩收蛋,然後賞些牠們愛吃的青菜或紅蕃茄,偶爾雞會返回雞窩尋找剛才辛辛苦苦下的蛋呢? 雞的口味稍會改變(也可能因季節不同植物成分不同),對車前草,蒲公英,A菜(薇仔菜)的嗜好則不改,對小蕃茄和玉米的狂熱令人動容。今年我種的七八盆小蕃茄從五月開始到八月都有收成,六月開始妻每星期上超市兩次,都記得買新鮮的玉米回來,我也沾光常有鮮甜的玉米吃。有時我趁妻在屋裡忙別的,將吃剩的玉米梗穿洞穿細電線,掛綁在籠內給Vicky和Holly高興地去啄,妻發現時會罵我歧視不仁道,不懂得感恩,那麼小的雞生那麼大的蛋給我們吃,還好意思拿吃剩的給人家。 七月初報導美國中西部乾旱成災,玉米價格聞聲漲一倍,原先熱賣四支一美金,隔天變成兩支一美金,幸好德國人經營的Trade Joe’s 一直是三支一美金,生吃或煮熟雞都愛,啄啃得乾乾淨淨。 七月中旬午艷陽高照,妻為了愛雞的舒適,又去訂了一座洋房式雙層樓的雞舍,兩人花了兩天裝拼上油漆,再跟原有雞舍連接起來,成為10x3呎的豪宅,活動空間加倍,頭兩天兩隻雞還陌生,過後就喜愛寬敞夜暖日涼的新厝,妻說Holly的心胸也稍開放,較少凌啄Vicky了。雞姐妹大概猜出妻有潔癖,近一個月來生蛋的窩和睡覺的窩是分開的。 有一次我幫忙清掃雞舍,Vicky意外地跳出籠外,牠張望幾秒鐘,聽到我叫牠進去,真的很快又鑽入雞舍,讓我感觸良多。回憶三十年前一群台美人知識分子在世界各地推促國府解嚴,開放政黨媒体,總統直選等,台灣大多數老百姓還不習慣自由民主,想投票給新成立的民進黨還怕怕的。現時多數軍公教和司法官們還認為尊奉獨裁者的旨意有吃有喝,搞什麼政黨政治,人家中國共產黨辦事多么有魄力。 南加州的Arcadia市以擁有數百隻放野的孔雀為傲,對居民養雞沒什麼限制,只要不是公雞天未亮亂啼叫就好。有的城市管較嚴,不准養,有的偷養在屋內,整天怕鄰居告狀警察來敲門。還好我的近鄰常送蒲公英之類的野草給我餵雞。雞的原產地應該是印度半島,那邊野生雞種類多,包括孔雀。台灣至今尚有野生的竹雞,優美綺麗的帝雞、珠雞和水雉。 Leghorn來亨雞是義大利人二千年前培養出來的品種,除白色外也有褐色的,全世界飼養的蛋雞都是這一品種。公母的雞冠都一般長,只是母的會偏彎一邊,公的雞冠直挺,而且尾巴的羽毛特別長漂亮。

陳春帆>老年人的享受

老伴退休後, 有一天, 對我說: 「我退休前一直忙忙碌碌, 沒時間好好款待你。 現在我有的是時間, I will treat you like a King! 」。 果然, 有一天, 她帶我去Burger King 給我 “King Treatment”。 令我深為感動。 我急於回報, 隨即帶她去 Dairy Queen 享受 “Queen Treatment” 高級冰淇淋。 這種雖非豪華的款待, 但也讓我們感受到另一種親蜜的老年享受, 彼此感覺像King and...

謝慶雲>偽造情報給盟軍<7

對獨裁者表示不滿、上街道(ke lo)示威,受到鎮壓,抗爭發生在世界某地,傷亡也所難免。 但是1947年發生在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則不尋常!台灣人遇到騙子。 「蔣介石?」Rice said,不待鄭博士回答、Rice又問:「被杜魯門總統罵thief的蔣介石!也被罵liar?」 「我讀過《Plain Speaking》、Truman的口述回憶錄,只罵賊仔(chhat ah)!」 鄭博士問Rice:「你的推論是偷美援的人,等於欺騙美國?」Rice搖頭﹕「純欺騙,無關偷美援不偷美援。根據Gearge Kurr的《被出賣的台灣》。」 「嘟一段 ?」 「Intelligence Reports ─ Chinese Style。」 「中國式的情報。」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蔣軍提供盟國美軍假情報。」 Rice微閉著双眼:「A Chinese report prepared in late 1943 stated that a "recent visitor to Taiwan" had seen the Keelung anchorage empty of ships.  American photo...

懷念Bob(王健椎)

“麥聽伊的話,伊尚愛黑白講”。五年多前,帶著一位新同鄉,到爾灣的台美人史料館參觀,恰巧遇到Bob從資料整理室走出來,藉機向同鄉介紹史料館,說那是Bob的構想,剛要講租金設備詳情,及台美人社區獎學金的事,Bob馬上插嘴,說了簡短的那幾個字。在2003年,因台美人社區獎學金的籌劃,初次認識 Bob。知道他很低調,不願大家知道他的金援,但是不知道他私底下,也有如此的堅持,嚇了一跳。知道他的真心後,在往後的文章中,寫到關於他的事,都覺得有點礙手礙腦。譬如史料館開張後,免費提供場地給柑縣台灣同鄉會,舉辦定期室內活動 - 金桔會和愛頌俱樂部,還供應台灣好茶水,讓同鄉有溫馨的聚會,誠如台灣政府的文教中心。對Bob心存感激,在“愛頌俱樂部”(4/29/2015) 文中,要順便致謝,但不能明言,只能用“幕後推手”代稱,沒有漢文大名,連英文的Bob都沒提,只怕有意外的負面。雄厚的財富,低調的行事,在同一個人身上,實在是難得的組合,少之又少,那就是Bob。場所免費茶龍井堅持低調不出名心存感激人常情要寫真名卻不行 記得家父在世時,知道我興趣寫文章,曾提醒我要注意,文辭容易不小心傷到人,所以用字要特別小心,談到他人短處壞事時,要考慮到當事人的處境,但是好事不能張揚,有點不尋常。尤其是台灣人社會,誰不願盛名遠播?Bob對台美人這個族群,有特別的感情,也有獨特的期待,在事業有成後,有個保存台美人歷史的美夢,終極目標是蓋個台美人博物館,讓後代的台美人,有個讓他們驕傲,讓他們回味的景點。大概十六年前,聽到他一個構想,應該是初期的計畫,就是搜集台美人的著作,一本他私人用,一本存圖書館,那時我剛出了平生的第一本書(2002),高興地賣他兩本,寄到他紐澤西住處。不久,他準備將公司遷到南加州,要來南加州辦些事,邀了一些朋友在爾灣聚會,第一次見面,大家自我介紹,當我報出名字後,他接著“你的代誌阮知真濟,連安怎追到你某,我攏知影”。原來,在來加州的飛機上,他看完了我的書。寫第一本書時,手無遮攔,想到什麼寫什麼,從Bob的談話,知道了他的細心,也想起家父的叮嚀,從此,下手下筆更加小心。 Bob來訪初相識卻知我的年輕時細心知彼好辦事想起家父舊叮嚀出了第一本書後,興趣沖沖,抱著無三不成禮的心,再出了兩本書(2004,2006),Bob是當然的讀者,但是寫書容易賣書難,加上書本的儲存,很傷腦筋,果斷結紮停產。然而寫作興趣未減,寫完了怎麼辦?往後的數年,投稿太平洋時報,在蕃藷藤和自由時報,開個部落格聊以自慰。但是部落格接連被關閉,很無奈,兒子開玩笑說,是不是文章水準的問題。幸虧同鄉會歷任會長,無棄嫌我的嘮叨,將文章放在月刊中,不知同鄉感覺如何,但對任何作者來說,絕對自我感覺良好。從2006年來,每個月都寫,有時心血來潮,一星期兩篇,算是多產。 當Bob開啟台美史料網站不久,有次在史料館閒聊,“你的文章真濟,題材真闊真雜,好歹阮毋知,但是阮某中文系,伊講好就是好”,原來他的夫人Jean,也是位文筆不凡的作家,默默地用筆名在發表作品! Bob認為文章零散,讀者不方便閱讀,就在史料中心網站,提個專區讓我存放,算是一個鼓勵,但是文章要他看過,才由史料工作人員貼到網上,可見他做事的謹慎。從頻繁的電子郵件中,知道因為Bob的用心,及他的工作團隊,鼓舞了許多台灣人,寫下精彩的人生故事。希望台美人的過去,因為這個網站,能長久留存,也希望台美人的未來,能更光輝燦爛。史料網站在鼓勵文章寫作來繼續眾人有心群奮起台美歷史好戲劇 Bob 對台灣人 (台美人) 社團,相當的關心,也很慷慨地捐助,但是沒有聽他提過,都是團體負責人,在聊天中才提到,他們受到Bob金援,才知道他財大氣雛,永遠的低調。每次聊天時,他總是笑眯眯,和藹可親又誠懇,一副長者風範。雖然如此,台美史料的計畫,Bob都親自執行參與,宛如校長兼敲鐘,打電話或電子郵件,沒有缺席過,讓人看了很窩心,他就是這麼認真。去年(2019) 七月,我和太太到鹽湖城參加美西台灣人夏令會,寫了一篇“不三不四跨藍綠“(8/3/2019),談到一位八十八歲的老朋友,家有8個小孩,25個孫子,16個曾孫,2 + 8 + 25 + 16 = 51,加上媳婦女婿,家中人口高達58人!Bob看到後,認為這是台美人的第一,馬上來電聯絡,希望能有我那位朋友的資料,積極努力的心,似乎台美人的歷史,他要一肩挑起,難以想像的精神和精力。Bob做了這麼多的事,但是過去十多年來,在華語報章雜誌上,沒有看過Bob的名字,他沒有台灣政府的顯赫頭銜,沒有受過社團表揚,也沒有人公開感謝過,這種不計較功名的心,真的不簡單。在9/21/2020早上,知道Bob於前夜過世,數天來,一想到他,就很懷念。Bob就是鄭寶鼎博士,雖然我能在文中用Bob,輕鬆地真情流露,但是要等到現在,卻是萬分感傷。 台美史料一肩挑  校長敲鐘少又少  有無功名不計較  懷念感傷心蕭條 台美史料真無閒  贊助社團走頭前  名聲對伊若是零  伙人懷念又感心 1001(作者為南加台僑)

維琪>鬼月談鬼

夕陽西沈,天邊炫麗燦爛的彩霞,瞬間轉呈灰黑暗淡。在濛濛柔和的弱光引路、清清涼涼的晚風相伴,辛苦了大半天的太陽唱起「晚安曲」,暫時告別 / 神隱;人們,亦因忙碌而耗盡體力後,速速回去溫暖的「窩」,抓抓「妖 」- 填飽肚子 / 充充「電」- 休息睡飽,以備隔日衝刺的能量。 在這炎炎夏日,白天火爐般的熱氣下,我只能藉著日落後、晚風吹的好時機,抓住黃昏最後的尾巴,踏出門外,出去做「 功課 」。 眉形月倒掛,在點點星光相伴下,出現西邊天空,緊緊 / 貼心的陪著膝痛的我,帶著醫生嚴肅的叮嚀 - 每天至少步行半小時。「 模範病人 」( 這是家醫給的封號 )乖乖的拄著杖、牽著狗孫子躇躇而行。 為避免「太」制式而自覺辛苦、無聊,每天總是更換行經路線 ~ 時而走成大「 囗 」字、時而劃個「 弓 」字、亦或改成「 L 」字來回走三趟;偶而還會走出村子,穿過大馬路,到消防屋後面的那遍大公園。一圈走完至少一小時,腳傷後。基本上已放棄這條長程步道。 本月是華人世界的「 鬼月 」,臺灣的電視談話節目也為了應景以達積效,相繼推出命理 / 風水 / 流年 / 觀落陰...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第二次大戰結束以前,美國並無空軍(kung)。」 「世界也無,從航空母艦(bu kam)起飛的、是海軍航空隊。」 「當時,日本也有。」 「有甚麼?」 「有kokubokan(航空母艦),海軍航空隊不但在aircraft carrier,也在陸地上的airports。」 「以前台灣有水上飛行場?」 「水上飛行場在淡水,不是軍用機場。」許議員回想往事:「1936年總督府所規劃,推動以台灣為中心、南進的國際航空線;從Yokohama(橫濱)、經由淡水到Bangkok(曼谷)。但是1941年初e試航,選在日本所能控制e領域。」 「橫濱,淡水來回?」 「從橫濱飛來淡水,」許議員在黑板寫〈橫濱〉、向西南畫一條線到〈淡水〉,又從淡水畫一條線向東南到『Palau、パラオ(帛琉) 』。」 「Palau也是日本能控制e領域?」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e領土Palau改由日本託管。」 「Palau在Micronesia,propeller推進機的時代,要開幾點鐘才會到?」 「不會比淡水到橫濱、東京遠,大約、」 許議員在黑板、淡水到Palau的線上寫2500粁:「這字讀英語kilo meters,戰後他們Chinese用公厘、公尺、公里。」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清國劉巡撫對台灣現代化的貢獻,在鐵路、郵政、電報諸多方面。媒体如實報導,也受日本輿論相當高e評價。 1895年割讓時,『台灣是一個花不開、鳥不生卵(nng)的所在』,清宮錯估了,不清楚劉銘傳在台灣e聲譽? 不論甚麼藉口、是不是事實?脫離支那這件事,對台灣、對全世界都是一件好代誌! 劉銘傳治理台灣的成績,幾萬日本兵親眼所見;日本人自信會做得更好,才据實介紹於學生讀的課本? 「而國民黨tu tu好(剛剛好)相反,」銘輝講:「自1945年以來一直設法要使台灣人忘記日本時代!」 簡船長said:「因為比不上,為掩飾自己e劣跡?」 「也銷毀不少日本人留下,在台灣的五十年事蹟!」 蔡副議長說:「保護古蹟,日本人也相當儘責。」 銘輝笑著:「因為比得上?」 「單純的保護古蹟,」王市長講:「日本人保護的,不止清國的古蹟,包括紅毛城、紅毛港。」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1976年11月9日清晨從阿里山開出,往嘉義的頭班車。 「阿里山火車站,無被大火波及?」 「被燒的是火車站前e商店街和居民住宅,火車站和railroad並未受損。」銘輝回答:「我在十字路站上車。」 「十字路是出阿里山e第一站?」 「中間還有神木、二萬平(nng bang phen)。」銘輝繼續說:「我上車即看見幾位山林管理所e林官,但是都坐咧睏。有的咧tu ku(打瞌睡),二、三位看起來假睏。」 「假裝無看見吳議員?」 「嗯,閉目養神,聽其他旅客談論著阿里山上的半夜火燒?」 「一位女乘客讓座身邊e空位,我答謝『Thank you』。」 「你在山中講英語?」 「我家經營運送店,常常有外國人客。」銘輝繼續說:「這次和female passenger相鄰而坐,才知(tsai)伊是日本人,叫做Kei Ko,惠子?社會學e研究生,本來還有one week的阿里山計劃。 惠子也是災民,火災中損失e行李;包括旅途中買的等路(gifts、禮物),passport,交給火車站前camera屋沖洗的films;Camera屋被燒成廢墟。 只帶出來camera,Kei Ko同情一夜之間失去了家園e阿里山居民和商家!」

鄭炳全>庭園雜記~發芽

逛農夫市場時經常會看到一攤專門賣各種芽菜,大約有十來樣豆類和穀類種子,剛發芽,彎彎細尖的根芽連同圓圓的種子,親像是可以穿耳的別緻耳垂。過幾天飽滿的種子會裂開,子葉從裡頭冒出來,有經驗的園藝家或農夫瞄一眼子葉常會猜出是那種蔬果。 我們在菜市場買的綠豆芽或黃豆芽大都白白胖胖的,是水分、溫度及養分控制得很恰當,自家發的不容易那麼漂亮,吃起來口感沒那麼脆。不過對食物太重看頭或太重於口感,商家就有辦法滿足你的要求,什麼添加劑荷爾蒙都來,吃多了進肚子裡難免有意外的副作用。 種子本身就富於營養,尤其含高量的蛋白質、澱粉和油質,發芽時蛋白質分解成胺基酸,更適於人體吸收。 賣芽菜的攤子也常兼賣麥苗,青翠鮮綠長得密密直直的,像是一小片迷你原野密林,有人買回去搾汁,現場也有賣新鮮的麥苗汁,小小瓶裝藏在冰塊中,一瓶一塊美金,要懂得欣賞的人才付得出來,麥苗除了基本營養外還含葉綠素,聽說也有某些治療作用。有一陣子許多家庭主婦買一大套栽培麥苗的器具,我家也不例外,讀高中的兒子有興趣,他還去買一台笨重的榨汁機,大概持續兩三個月之後,失去新鮮感,播種、澆水、等發芽、長苗、日晒、割苗、榨汁這些農藝太繁忙了,結果才好不容易收集一小碗麥苗汁,實在辛苦,只能當仙丹靈汁喝了。 除了少數堅硬的種子可以長年保存,大多數種子隔兩三年就失去活性不易發芽了,有些樹種子如加州巨杉Sequoia 要火燒之後才肯生根發芽,有的不經霜凍不會發芽。前幾天一位鄉親送給我一小袋台灣百合,裡邊只有六小片帶翼的種子,包裝上特別註明要浸泡並置放冰箱十天到兩星期,我等不及,冰一星期後就下種了,快一個月了,還不見芽影子。 可能外邊氣候不夠溫暖,可是已經六月初了,陽光已直照南加州的大地了,早晨還陰涼得穿厚夾克才能出門,不是說溫室效應地球暖化加速嗎?四月初播的莧菜最近才看出一些模樣,冬瓜、菜瓜、和苦瓜種了兩個月還沒一尺高。聽朋友們說今年的氣候有點怪,早春酷寒園裡水管都結冰,一些亞熱帶花木果樹如無及時遮蔽,可能就一去不回,三月中旬又有兩天熱浪狂吹氣溫超過體溫,苦了農家。 四月底有位洋顧客送給內人五六粒特大號的南瓜子,保證長出來的大南瓜一百磅以上,可見選種子是多麼重要。有些植物如番藷、淮山、薑、馬鈴薯等靠根莖發芽繁殖,有些利用球莖或鱗莖如水仙花、百合、月來香、蒜頭等秋季採收春天再重新種。 年趨退休心平如井水,好久不曾有奇夢異想了,心田裡播什麼樣的種子才會發芽? 自從人類學會農耕之後才有雜草,任何花草只要長在不該長的土地都會被視為雜草。 像我家前庭的草坪,遠觀還算是有常澆水的老草坪,近看則是雜草坪,十五年前剛鋪上時綠綠綠,過三兩年雜草開始乘虛而入,首先是蒲公英從天而降,春夏開黃色小菊花在綠草中,花謝後結成一團小白球會隨風飄飛的果。另一種更頑強的雜草是酢漿草,它的走莖爬得很快,根底下又有一小粒一小粒的鱗莖,比直條根的蒲公英更能耐更拒拔除,它也開黃色的花太細小了不蹲下來看不見,它的莢果不到一公分長,稍為一碰,裡邊的細子卻能彈射出數十公分遠。 大約十年前朋友送我一小株紫羅蘭,心形的葉子很可愛,我種在草坪邊上的玫瑰花叢下,不得了,兩三年後爬滿花圃又入侵草坪數平方公尺,如今已成草坪不可缺的一份子了。 以前用自動噴水偶爾草坪會太過濕,竟然長出朵朵草菇,應該是可以採來吃的。今春草坪忽見幾朵粉紅色碗狀的花,細看原來是夜櫻草,大概是前年鄰居種一堆,種子掉落而來的,在草坪的邊邊,也可找到楓樹,榆樹,日本女貞和灰木的幼苗。 後面菜園的雜草更是多釆多姿,除了蒲公英和黃花酢漿草之外,草坪的草和其他禾本科的草類隨處都有,播了菜子水灑下去,一星期後先長出來的常是雜草,這幾年來累積認出來的雜草大略如下: 豬母乳( 大飛揚草) ,小本紅乳草( 小飛揚草spotted spurge),車前草,細葉車前草,烏子菜,雞腸草,假韭菜,野莧菜,鼠麴草,貝殼草,大本蒲公英,野薺菜,山芥菜等等。 比較特殊的雜草是因後庭有大樟樹及海桐,這兩種樹苗隨時會由後院土裡及花盆裡冒出來,偶爾也有小桑樹或無花果,大概是小鳥帶來的。種過會爬藤的土川七(洋落葵) 的人,也會為這種蔓生的雜草而傷腦筋。 雜草跟人的園藝活動有密切關聯,有的花草真的只能供養在盆子裡,不信你把竹子或艾草種在庭院,過幾年連鄰居都要向你抱怨,前幾年有親友送我一盆會開奇花異臭的巫毒草,繁殖力很強,後來忍痛丟掉,沒料到今春在金針花旁邊它類近三角形的葉子又冒出來了,真厲害。 幸而許多雜草也是藥草,含特殊成分可治病或用於食療,像蒲公英和土川七葉子就可採來當野菜炒或生吃。要當雜草也要有點本領,忍乾旱耐濕寒,能屈能伸又勇於把握時機。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金山農場種甚麼作物?」 「Strawberry,草莓。」銘輝回答:「但是我只參觀加工廠。」 「加工Strawberry的jam、果醬?」 「一大缸(chit tua khn)一大缸,大概也有柑仔(kam ah)、葡萄的jam,但是只看見滿滿是的ho蠅(sin),安靜的停在jam上面。」 「Ho蠅,flies?」 銘輝點頭:「被ho蠅沾過的jam,我以為再以高溫殺菌。但是一位也是來參觀的女士講無傳染細菌(se khun)的問題,果醬中的高糖分和塩分一樣、有防腐的功能。」 銘輝轉看坐在角落,一直無講話(bo kon wei)的簡議員。 攻讀微生物e簡議員了解銘輝e意思,企起來解說osmosis、浸透的原理。 林議員插話:「果醬中的糖分侵入(chhim jip)細菌,而殺菌?」 簡議員搖頭:「不是jam的糖分侵入細菌,相反的是細菌e水分子通過細胞膜、滲透到水的含量比較低的果醬中,細菌導致自身脫水、萎縮。」 銘輝問:「細菌的細胞膜有孔(khang)?」 「真細e孔,糖或塩分子通不過,只容水分子通過,叫做半透膜。」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如果到了Tahiti,將不回首北半球(kiu)。」銘輝微微的笑:「不管水平線上的北極星,no matter it is above the horizon or under the horizon。」 「如果真到了Tahiti,我要南望麥哲倫雲。」 黃老先生聽不懂甚麼麥哲倫雲,但是一聽銘輝補述英語:「Magellanic Clouds」,即了解麥哲倫就是マゼラン。 人名、專有名詞翻譯做Chinese,麥哲倫,讀起來不像原來的語文Magellane。 黃老先生說:「Magellanic Clouds有大小二雲,Large Magellanic Cloud(簡稱LMC) and Small Magellanic Cloud、SMC。」 「五百年前當麥哲倫航行於接近南極的海峽,這個海峽後來被稱為Strait of Magellan。當時大約1521年年底?當地天氣惡劣、看不見星座。幸靠這兩片不變的Clouds航行,通過海峽,到達南太平洋。」 「這兩片不變的Clouds,不是地球大氣層中的雲霧。」 「看起來像銀河e片段。」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吳議員見過高前輩?」簡船長問。 銘輝點頭,「但是不曾講過話,當時我才讀小學及嘉中。高前輩算是我的父輩,日本時代叫做矢田一生(yata yitsho)。」 「令尊e朋友?」 「嗯,常常來阮厝(guun chhu、my home),坐在客廳。」銘輝想起二、三十年前往事:也坐在潘木枝醫師常常坐彼張交椅。」 「潘醫師!二二八的參議員?」 「嗯,主和的參議員。二次大戰後,很多台灣精英加入了不了解(liau kai)           的三民主義青年團、China國民党。」 「當了解國民党文化、想要退出,發生了事變。」 銘輝講嘉義e故事:「被台灣民兵圍困在水上飛機場的China軍,向嘉義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求和。」 「委員會不知是詐騙,」簡船長說:「國民黨e詐欺手段一再翻新;譬如你自始反對森林遊樂區,」 「想不到,他們火燒阿里山庄!」自由時報0217

楊遠薰>台美社區的形成(上)

1 長久以來,一般人對在美國的台灣人有不同的稱呼。從台灣的角度來看,這些人過去被稱為「華僑」,現在則逐漸改稱為「台僑」。 從美國社會的觀點來說,來自台灣的移民歸化為美國籍者為「台裔美國人 (Taiwanese Americans)」,簡稱為「台美人(TA)」。事實上,「台裔美國人」不僅指來自台灣的第一代移民,還包括在美國出生的台美人的後代,所以定義應是「具有全部或部分台灣傳統(heritage)的美國人」。 由於美國是一個多種族的民主國家,尊重各族裔的傳統文化,所以在美國有歐裔美國人、亞裔美國人、非裔美國人…之稱。歐裔美國人裡有英裔、德裔、法裔、義裔…之分,亞裔美國人裡則有日裔、韓裔、華裔、菲裔、越裔、台裔…等等。 根據美國2010年的人口普查,填寫「Taiwanese Americans」的共有230,000人。 至於在美國的台灣人究竟有多少?因為沒有正式的統計,所以無明確的數字。不過從網路上查到的資料顯示:「一般估計,約有五十萬人」。 倘若這項估計接近事實,則與美國人口普查的二十三萬台美人相差一倍有餘,原因可能如下:                           1) 在美國的台灣人未必個個都歸化為美國公民。                           2) 住在美國且歸化為美國籍的台裔有自稱「Taiwanese Americans」,也有自稱「Chinese Americans」。        ...

一場匪夷所思的電話詐騙 (李彥禎)

這是真實欺騙故事,過程曲折、起伏、緊張真是匪夷所思。 H是有一對高學歷、懂事故的退休夫婦。他們生活儉樸、行事小心保守,從不輕信別人的花言巧語。但他們竟然在數小時內被一雙從不謀面的男女騙$5000,而且還迫不及待、甘心地把錢限時送上,真是名符其實,賣了身還替人數鈔票。 一個星期五下午約一點多鐘,H夫婦正準備出門去看醫生,因為H妻近被診斷罹患甲狀腺癌第四期非常危急、緊張。忽然,電話鄉響了,H接電話時,馬上聽到對方女生陣陣的哭泣聲,並且不斷呼叫:「爹地快來救我,我發生嚴重車禍,現被關在監牢裏⋯」H近日也被他的醫生告知,他的心律非常不整,要他急速裝Pace maker,否則恐怕生命隨時會有危險,搞得得他心思亂糟糟 。因此,他立即把電話交給妻子。妻子一聽女兒闖了大禍,一時也慌張不知怎麼辦?「女兒」哭哭啼啼地 説,律師要立即收 費$5,000,才能在今天(星期五)下午5點前保出,否則衹好被關到下星期一。接著律師說,此事很嚴 重,必須嚴守秘密,不能向任何人講,包括家人。因為事急又繁,現在來不及仔細解說,所以,請立即到銀行提款,限時匯來。如果誤事 ,你們自己要負責。H夫婦因急著在2:30PM前趕去看醫生,因此答應先去提款,等看完醫生後再去匯款。律師問是那家銀行,他們也如實回答。律師勉強答應,但要求隨時保持連絡,以便告訴他們何處去匯款。 看完醫生,馬上打電話給律師,律師也立即把UPS的地址告訴他。H按址查尋,發現至少要開車半小時以上才能到達,於是另找不遠的一家,再請示律師,律師斟酌片刻後說,因時間緊迫,勉強答應。但要求H給他那家UPS的電話號碼,以及包裹的tracking #. 然後,一再叮嚀,五千元現金要分二份,並各以雜誌本折捲再用牛皮紙封起來,寄到費城指定的地方。這兩位誠實到家的老人,亳無疑心、乖乖完全照辦,繳了$130,寄出包裹,並向律師報告後,兩人如釋重擔,輕鬆開車回家。 交完差,心情立即平靜下來。兩人開始覺得事情有點蹊蹺。1.那女人一直哭哭啼啼,聽不清楚倒底是否女兒的聲音,2.倒底發生什麼不可告人的罪過,都沒講清楚,3.出事地點是舊金山,為什麼要寄款到東岸的費城?為什麼一定要寄現金?4.為什麼特別指定較遠的UPS店?要換店為什麼那麼躊躇?為什麼堅持要給tracking # ? 越談疑問越多也越緊張起來。忽然,想起已四點多了,是女兒要帶小孩回家的時候了。如女兒一時出 不了獄,那麼四個小孫子誰照顧?除了女婿還有誰能回答這個問題?這兩位老實人還擔心食言,不敢向女婿洩密直言,還躱躱閃閃,講一些莫名其妙的話,直到最後實在編不出話來,才直接問今天什麼人去接小孩?可否告知一下?女婿聽了覺得很奇怪,緊張地問,出了什麼事?H一時不知所措,衹結結巴說請騙局及結局先確定一下,我們再回答。幾分鐘後,女婿回電説,A(即太太)已接了小孩,現正在回家的途中。H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求女婿再重說。聽完重説,H兩人高興得到大呼大叫。女婿在電話的另一頭,像被噴一頭霧水,頻頻問是怎麼一回事?H喘了一囗氣説,律師告訴我們,A有車禍犯了重罪被關在監獄裏,必須先付$5,000 才能在今天下午出獄。現在謎底已解,A完全無事,我們是被騙了,但錢已匯出去了,我們現在必須趕去攔截下來。回來後,再告訴你們詳情。講完兩人火急到UPS,店員聽罷,即以tracking#追蹤,發現包裹巳快到肯達基州的中途轉送站,馬上送出訊息要求停止轉送,並立即轉送回來,但必須另加費用。H説衹要原封不動轉回來,多少錢都在所不惜。當場補繳$30。此時,原來不信神的H,卻默默禱告,希望一切能順利,愉快回家等待好消息。 但,等到快晚上八點了,仍然沒有消息,打電話,一時沒接通。兩人等不及,便開車前往。問店員, 他竟然一 問三不知,祇說他剛來接班,什麼事都還搞不清楚 ,真叫人急死了。後來他總算在一堆包裹中檢出一封他們似曾相似的包裹來,他們驅前一看,異口同聲大叫:就是這個 !因他們擔心寄現金是否違法,不敢當眾打開,祇好羞答答躱到牆角,偷偷打開一張一張數,直數到第50張,才時嘆一口氣笑出來 。店員幽默地説,全部都齊,不缺嗎 ?H笑答除了$160,其他都還好。店員詫異地問:真的? H說是真的,因為是你的店拿去的。我們前後兩次共付$160。於是大家齊聲哈哈大笑,一埸騙局、閙劇也終於以喜劇收場。 剩下的,該輪到那兩邪惡男女哀嚎、擔心、緊張不知何時被抓進監牢。 後註: 這篇文章原本祇寫給「那久那有村」的住民,分享經驗,提高警惕。但,最近目睹「武漢病毒」肆虐全球為害,並嚴重戕傷全球的經濟,造成搶奪丶搶刼及欺詐不安的局面。我們多是退休、善良、身邊又有些「淡 薄」錢,是外界無數「壞心」、騙子覬覦的對象。有不少同鄉時常接到莫名奇妙「關心」我們安全、健康、財務的電話,其中最常被假借的機構有「社會安全局」、「中國領事館」、「移民局」、「稅務局」、「警察局」⋯。一般而言,大機關有重要的事通知百姓,都會使用正式的公文,不會隨便叫人電話通知。我們已老,僅可能偶而容許小糊塗、小錯誤,但絶對不能被當儍瓜,被騙去錢財丶名譽,甚或生命。我們實在沒有多少本錢可輸了,不可不慎呀!(作者為南加台僑)

起來,為太陽花的孩子們

詩人李敏勇 一位詩人的寄語,一位公民的呼喚—— 起來,為太陽花的孩子們 詩人李敏勇 起來 對自由之愛有堅持的人們 當我們的自由面臨威脅 太陽花的孩子們 是台灣的寶貝 夜晚在街道用不眠的眼 回應星星的探詢 起來 不願民主之路被破壞的人們 當我們的民主被廉價出賣 太陽花的孩子們 是台灣的希望 一張一張純真的臉在晨曦中 回映太陽的觸撫 起來 對社會有夢的人們 當我們的夢被惡質權力污染 太陽花的孩子們 是你我的心 跳動著美麗之島的脈搏 描繪新社會的藍圖 起來 對國家有願景的人們 當我們的願景被腐敗政治阻礙 太陽花的孩子們 是你我的未來 邁開的腳步在開拓 榮耀新國家的光彩 起來 太陽花革命的號角已響起 是台灣之春迴盪在城市也在鄉村 自由時報0328

吳明美>糊塗瑣事一籮筐

1960年代,洪美娜隨著留學熱潮,由台來美深造。學期間, 認識了鄉親阿俊,兩人從朋友進而約會,繼而墮入愛河。美娜心想既已完成學業,何不順理成章地步入結婚禮堂,既可節省長途戀愛的時間與金錢,又可完成終身大事,何樂而不為?   熱戀中與婚後,阿俊一直親熱地「阿美」或「娜」叫個不停, 美娜總是心頭甜甜密密. 兩年後,不料有一天,阿俊填寫美娜的名字, 竟然寫成「娜美」, 讓美娜著實大吃一驚. 日夜相處兩年的丈夫, 居然不知她的名字? 或純是筆誤? 美娜只輕責警告阿俊, 勿再犯錯, 此事也就拋諸腦後。   又過一年, 阿俊填寫他家的家譜, 居然寫的是「黃美娜」. 洪美娜已按捺不住, 重責一番並記他大過一次, 要他日後好好表現立功, 將功抵罪。美娜尋思追想:當初他倆交往時, 阿俊的父親送給美娜家一幅他親手寫的卷軸, 把美娜父親的姓寫成「王」,美娜父母曾尋問她,阿俊是否一樣糊塗。如今已証明是遺傳,有其父必有其子。又過一段時間, 有一天, 阿俊又把美娜的名字寫成「娜美」。當時美娜火冒三丈。 問阿俊 : 「是不是你的舊情人的名字是娜美? 為什麼唸唸不忘娜美? 」美娜隨即給阿俊下了一劑重藥:「留家查看」,並嚴重聲明:以後阿俊若再把美娜的名字寫錯, 就是兩人離婚的時候了.。此藥果真很靈, 以後四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 就永絕後患了。   至於阿俊寫錯親朋的名字,更是家常便飯. 長女與小女,分別結婚已19年和14年. 阿俊寫女婿的名字, 不是拼錯姓,就是寫錯名. 郵件寫錯地址被退回,...

林炳炎>寫台灣史 為典範轉移

早我4屆的成功大學化工系林身振學長,要晚輩幫他的新書《第六海軍燃料廠探索》寫序,做為同樣是素人的台灣史工作者而言,當然非常樂意。這本書最大的貢獻是將台灣石油煉油史的典範, 從老君廟轉移至苗栗本土油到高雄進口油『第六海軍燃料廠』,還原台灣石油煉油史的真相。 1996年拙作《台灣經驗的開端—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展史》在等待出版時,參加在台大舉行的台灣史國際研討會,聽到日台交流協會在召募前往日本作研究的人員,雖然書已經寫好,但有關「大甲溪開發計畫」卻是模糊的領域。台大圖書館藏「大甲溪電源開發問題資料 企畫部 企畫課」(『極密 大甲溪電源開發問題資料 原藏農經教室』目次:一、電力問題關する海軍よりの要求摘要。二、大甲溪發電計畫に關する料金問題(發端より會議開催に至るまでの經緯)。三、電力料金に關する第一回幹事會議要旨。四、電力料金調查に關する會議報告書。)這資料卻深深吸引我,在日台交流協會贊助下,赴日作一個月歷史研究者旅行,提出35頁的「日治時代大甲溪開發計畫與臨時臺灣經濟審議會之關係」論文。 意猶未盡地寫下『在日本獵取戰前台灣產業資料之經驗』(《台灣史料研究》第10期),發現在國立公文書館看到米國返還文書目錄p78《六燃情報》,發行於終戰日,公文編號是「六燃機密第2067號三」,出版單位是第六海軍燃料廠,機密等級是軍極密。告訴認識的研究台灣工業的年輕學者要去翻閱。 2008-07-27學長在北投埔BLOG寫道:「黃東發先生仙逝..」(台電的前輩,學長的丈人),早起的鳥在BLOG敲門。碰到適宜的人,就用《六燃情報》誘惑他,沒想到人生70才開始的學長,竟然上鉤,一口氣就深入六燃極機密禁區。2009年6月他就來email要求我幫他寫序,有點像噴射機時代的愛情故事,進展非常神速。 學長在高雄煉油廠(第六海軍燃料廠的戰後名稱)工作15年,然後才調總公司。他的學經歷與人脈都是寫這本書最佳人選,他能夠動員他的長官與同事來寫這本書,再也沒有人能與他爭鋒。 1962年Thomas Kuhn出版了《科學革命的結構》,對科學界有其不可抹滅的貢獻,他提出像神一般的典範會被挑戰而被革命,鼓舞大家從事學術的革命。在台灣卻在文史社會科學產生重大影響。特別是戰後台灣,長期的戒嚴與「清除日本遺毒」,戰前台灣史都被掩埋在地,名副其實的「outcrop」(礦苗)。如此使台灣學術異常扭曲,製造不少違反學術倫理的「謊言典範」。 解嚴後,很多素人投入台灣史的書寫,她/他們都尋找檔案來做為最重要文本,發現許多「謊言典範」。舉例來說台灣電力官方出版的《台灣電業百年》(1988),厚度超過1000頁,但其日本50年卻只有10多頁,非常扭曲不符比例原則。在台灣的「文字歷史記錄」常常是與「土地記憶」相反,Thomas Kuhn的「典範轉移」概念,讓我們有機會做夢,夢想「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我們都知道,日本史、美國史是分別在談日本、美國的國家史。當然台灣史是書寫台灣的國家史。雖然目前台灣並未建立以台灣為名的國家,但台灣史的書寫,其目的就是期望有一天台灣成為獨立正常的國家。在世界上許多國家的獨立都是建基於人民在文學與歷史之努力書寫,感動全體人民而達成獨立的。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1867年美國商船The Rover觸礁七星岩,船員乘life boat上鵝鑾鼻被殺的事件發生後,美國駐厦門領事和Pickering去和南排灣族龜仔角社、十八社總頭目Tauketok談判。 捧茶出來的Tauketok兩個女兒,也是談判代表。說明惹事的是十八社中的一社、誤會不同膚色的白人是妖怪!美國領事和Pickering互相看一下! 美國領事說明救生艇上曾舉起白旗。 Tauketok的大女兒表示排灣族人並不了解白旗甚麼意思? 紅色才表示友善,二女兒建議以後改掛紅旗。 領事想起在美國的母親、一生操勞家務(ka bu)不滿婦女不能参政,正在参加各種運動、不過為爭取女人選舉權。看着面前這二位排灣族少女,可以當十八社頭目、台灣e總統! 身邊的Interpreter、英國人Pickering精通八種語言,包括客家話和福老話等。Formosa的居民,不論男女,不論台灣人、外國人都這般優秀。 回Takao中途,居民依門看著紅毛蕃,請Pickering和美國領事入去坐。 傳聞China soldiers、清兵要來攻擊龜仔角社,人人都很擔心。

謝慶雲>Tsunami

1976年8月16日菲律賓的Moro Gulf發生7.9級地震,引發a massive tsunami、devastated 700 kilometers of coastline,導致萬人傷亡失蹤、十萬homeless。 地動(te tang、earthquake)發生在海底,震波引起海水起伏,形成long wave於海面。 當long wave接近淺灘,捲起波高5米、甚至於10 meters的水牆,推向岸邊的驚濤駭浪造成tsunami、源自日本話『津波』。 Rice問:「菲律賓在台灣的南面?」 「嗯。」 「在赤道(chhia tou)?」 「不在赤道,Philipine在北半球。過南面的Celebes Sea才(chia)到赤道。」 鄭博士說明二個月前發生earthquake的Moro Gulf,在菲律賓最南部的Mindanao(民答那峨島)。 Rice asked:「Mindanao每年也受到颱風襲擊?」 「颱風很少登陸南部的Mindanao,經常經過菲律賓的中部、北部。」 鄭博士繼續講:「Typhoon也會引起tsunami,颱風是熱帶低氣壓、其氣壓比周圍低,海水上漲後受gravity壓下,漲壓之間形成長波、swells nearly a hundred meters from crest(波峰) to crest,甚至200米長的long wave。」 「造成津波、tsunami!」 鄭博士想台灣正在籌建核電廠於北部沿海,下面是活動斷層。除了地動,颱風的威脅。如果形成tsunami,其強大波浪可能衝入核電廠的反應爐!尤其這個流亡政府,為吃錢、燒錢而施工的電廠堅不堅固?据說預算500億,他們Chinese必然拖延工事、追加預算,到時比預算加倍能不能完成?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蔡副議長對團員講:「中午,王市長招待咱在這兒(ti chia)吃便當。」 「海產便當?」女秘書補充。 「海產便當?」 含笑看着問話e吳議員銘輝,女秘書回答: 「無牛肉(gu ba)、無豕肉,也無雞(ke)肉,海產便當已經擺在隔壁間。」 女秘書轉向眾人:「身邊e物件(mn kiA)請帶過去,我和大家一起用餐。」 便當擺在三張長桌上,銘輝選坐在許議員e對面。打開(pa kui)便當看海產,銘輝問許議員海產e英文。 「Sea food。」許議員指盒仔蓋上面印e字。 銘輝對坐在隔壁e女秘書解說,許議員在關島和當地的居民學English。 女秘書問許議員:「關島的原住民是Polynesian?」 「可能有關係,Guam的原住民叫做Chamorro,Chamorro也是他們講的語言。」 銘輝指便當e菜色,許議員了解銘輝e意思。手指炸e蝦球: 「Shrimp、lobster,smoked halibut,fish sticks、知甚麽魚?」 女秘書解說:「Cod,鱈魚。」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