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一月 24, 2020

人物

葉思雅 珍藏半世紀 萬張黑膠CD無償捐台灣

曾在美國東岸的醫學中心擔任主管10多年、在婦產科領域享有學術聲譽,82歲的退休醫師葉思雅近日決定,將珍藏的上萬張古典音樂作品一次捐出,貢獻故鄉台灣。 葉思雅夫婦現居加州阿凱迪亞(Arcadia),近日與台南市許石音樂圖書館取得聯繫,準備將4350張黑膠唱片、6350張CD光碟唱片無償捐出。這對老夫妻歷經3個月整理,將大批珍藏品編列清單,等待移交的那一天。 「像是一種生命的延續」,一生熱愛音樂的葉思雅說。他最近一年聽力損失嚴重,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還得靠著太太張信惠從旁協助。而張信惠輕度中風20多年,行動多靠先生幫忙。 上萬件音樂專輯打包起來,超過100箱,為了符合國際的著作權規定,因應海關檢查,葉思雅夫婦在友人建議下,展開耗時3個月的大工程,為音樂作品建檔、列清單,每天工作8小時。 1967年赴美的葉思雅,回答問題時夾雜台語與英語,他說:「我知道這件事很大,但是做得到(doable)。」張信惠行動不便,只用一根手指敲鍵盤也要幫丈夫。這對結婚55年的夫妻同心,把滿室一起經歷青春歲月的音樂專輯,一張一張化成電腦上表單。 葉思雅說:「如果我們可以幫助下一輩,就像是我們生命的延續,所以不一定要有佛教的西天或基督教的天堂,只希望我們所活過的、接觸過的這些感動,能夠讓後代的人也能接受,那就足夠。」 葉思雅的職業生涯之外,音樂可說是生活的全部,就連半世紀之前夫妻結緣也是因為音樂。葉思雅念台大醫學系,課餘時間熱愛聲樂,張信惠就讀國立藝專,師從日本鋼琴家藤田梓,兩人相識相戀正是標準的夫唱婦隨。 台大醫科畢業之後,葉思雅帶著家人赴美,跟隨指導教授洪恩(Edward H. Hon)在耶魯大學從事研究。洪恩正是當時研究胎兒心跳的權威,發明了第一台胎兒監護器,機器還沒問世之前葉思雅就已經用過。 葉思雅說:「在台灣的時候,我看著教科書,上面的名字好像很遙遠,好像是神一樣的存在。但是我來到美國之後,發現這些教科書上的名字就在我的身邊。」 葉思雅到美國最大的感想就是,能夠接觸到世界各地的人,接觸到最新的醫學觀念,「一個新觀念要變成論文要3年,論文要變成教科書又要3年,但是你在這個環境裡,與人交談都能接觸到最新的觀念」。 醫學研究之餘,音樂是夫婦的共同興趣,當年他們住在新海芬市(New Haven)的耶魯大學城,離紐約2個小時車程,他們經常進城,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朝聖,從早聽到晚,午餐晚餐都沒吃。 而現在滿屋子、上萬張的音樂作品,就是在聽完音樂會之後,一點一點收集而來的寶貝。張信惠說:「我會規定,這一次可以買幾張,設下限制給他,現在想起來,這樣的生活真的很有趣。」 帶著這樣對醫學、音樂的熱情,葉思雅一路當到費城愛因斯坦醫學中心的婦產科主任退休。葉思雅在2002年以65歲的年紀退休,一方面在家照顧輕度中風的張信惠,一方面展開音樂教學的第二人生。 他最早是毛遂自薦,到費城的老人院教古典樂欣賞,一教就教了3年,「學生平均年齡78歲」。2005年搬回加州生活,在台美人社團「台灣會館」開課,指導合唱團學員認識古典樂。 從醫師變教師,葉思雅持續傳遞生命的熱情,他說:「我要讓學生知道,音樂家不是銅像,跟我們一樣都是人,有獨特的思想與感情,有好的地方也有壞的地方。」 50年一張張收集來的唱片,現在無償捐給台灣,葉思雅不覺得可惜,因為他與太太手邊各自留了一張所謂的荒島音樂(Desert Island)度過餘生。談到這張大提琴家帕布羅卡薩爾斯(Pablo Casals)的舒伯特絃樂五重奏,葉思雅年邁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中央社1004

愛心的鏡頭 歴史的見證 (李彥禎)

楊秉彜(Peter Yang)(如圖),是第一位用愛心的鏡頭,把十數年數百名聚居在「天堂村」的台美人的言行、心思盡力擷取,而留下無數多彩多姿的表現或多苦多難𡚒鬪的見證,及史蹟展現給今人或後世。他如此用心是因為覺得早期來美的台灣精菁,此時紛紛退休告老,並且不約而同,很奇妙從世界各地在此滙集。因此村裏村外如同在故鄉,常碰到自己人,聽到自己話,非常親切、融洽。但現實顯示,年輕的台美人逐漸減少,而第二代的後裔很少説台語,不熟台灣的歷史、文化,很可能目前的榮景,將如曇花一現, 恐怕不到二十年台美人就很可能在此地,煙消雲散而無影無蹤,實在太痛心、可惜。 幾天前,Irvine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除了按照平常提供可口的愛餐外,特別準備足夠百人分享的生日大蛋糕,以慶祝楊秉彜弟兄九十大壽。他是現今教會及同鄕會中最高壽、健康的弟兄。他身材修長挺直、走起路來輕快穏健、精神飽滿、和謁可親,常自由自在開車上高速公路,而做起事來,有條有理、勤奮不懈,讓人欽羨。因此許多人猜測他有今天的成就,一定天生麗質有很好的基因,或極懂養生之道,保健之術。事實如何? 楊兄於1930年在台灣中部鹿港出生,是幾個小孩中的老大。五歲時,舉家搬到日本管轄的滿州國,即今日中國東北的四平市。1946年隨著日本的戰敗而回到台灣。1947年,台灣人極度不滿中國人腐敗、顢頇、極權的統治而群起反抗,而發生悲慘的二二八事變,不但兩方死傷無數,23萬台灣的精菁也在濫捕、濫殺下,幾乎死傷殆盡。當時楊兄正值高中生,血氣方剛、義憤填膺,而自動協助監管台中憲兵隊的槍械,直到堂哥擔心他的安危而被勸退。楊兄的父親,楊毓奇先生,不但是名醫、名牧又是名紳,是當局的眼中釘,很可能隨時被栽贓、誣陷、打擊,許多人勸他趁大難未臨頭前,趕快遠走高飛去有很多日本移民的巴西。由於他流利的日語、高超的醫術、及出眾的傳道精神,很快成為當地台灣人傑出的領導人。今日聖保羅有那麼多台灣人,又有很大的成就,楊老先生的貢獻很大。 楊兄中學時就讀台中一中,大專上台中農學院的森林系,後因對電器特感興趣而轉電機。在校期間,常投身基督教的福音的傳輔。有一年,他在屏東的三地門時,忽然覺得混身不對勁,不能站立走路,而被抬下山送回台中的家。他被診斷罹患了當時流行的肺病,可惜群醫束手無策,而身體日漸虛弱。情況嚴重時甚至吐血。他被送醫輸血補血,而不幸染上C型肝炎。以致約有十五年之久整天昏昏沉沉、無精打采,如行屍走肉,苦不堪言。他初到巴西時也因此僅能在父親的藥局幫忙,直到逐漸恢復健康,才開始自行經營電視電器修理的行業。 1965年,已在支加哥安居樂業的弟妹勸楊兄搬到美國另闖天下。因他以觀光名義來美,為求永久居留,他得一面打工一面求學,甚為辛苦。1967年,他幸運在支加哥的Zenith謀得一職。 有一次大雪天,他的汽車無法開動卻又錯失班車,祇好徒步回家。途中雪茫茫,路又滑難行,混身冷凍抖悚。回到家已半夜快虛脫了。趕緊浸入熱水缸,享受溫暖。這時,他感觸良深,覺得年歲已不小,真需要有個溫暖的家,彼此照顧。經親友的介紹,認識了居在加拿大多倫多的翁淑明小姐。經過魚雁來往、電話的交談,終贏得美人心。翌年翁姊南遷至支加哥,不久兩人攜手完成終身大事。1969年Zenith因楊兄懂五種語言:英、日、葡、中、台,加上專業技能,被公司重用而派遣他到日本。1974年再被派往台灣,但半年後,因小孩必須趕回美國上課,他請求調回芝加哥。1989年,電視産業兢爭激烈,Zenith為降低成本而到墨西哥設廠。楊兄也隨需要就近居住在德州,再定期來回支加哥探視老伴及在學中的女兒。1993年退休,搬到聖地阿哥(San Diego)。2002年搬到Laguna Niguel,離Laguna Woods很近了。換句話說,這是楊兄人生第二春的開始,也是他開始大力施展以愛心用鏡頭為台美人服務的關鍵時刻。 楊兄夫婦是標準的基督徒,所以楊兄搬到Laguna Niguel後,便加入有三、四百人,常有舉辦各種活動的台福愛恩教會。楊兄慶幸此良機得以施展他攝影的長才,特別海外的旅遊,包括歐美以及他住過的巴西、日本,不但擔任義務響導,並為全團拍下許多值得紀念的珍貴鏡頭,而獲得讚賞。 2009年九月九日,Irvine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向Geneva Presbyterian Church租用教室,開始每週三上午的長青教室。教會、同鄉會內外的各種人才齊全很適宜舉辦這種社區服務,又很受歡迎。楊兄很自然就開始以鏡頭攝取歷史的見證。我個人印象特別深刻,因我是長青教室第一個受命登台演講的先鋒(左 圖)。此後約十年,楊兄是長青教室不折不扣的勤勞不倦的掌鏡人。不但,每堂課要分秒專注的攝影,事後還要花數倍的時間,精審細改再編登教會的網路(www.irvinetpc.org)以供大眾的流灠、觀賞。此外,數年來,教會舉辦幾次的大型音樂會,他也責無旁貸,積極參與。譬如,2013年7月21日,超過千人的台灣福摩沙合唱團音樂會;2014年10月25日,蕭泰然教授經典音樂會;2016年3月12日商麗鶯老師指揮美國福爾摩沙聖樂會演唱,「以利亞」,2018年04月7日的海頓的神劇「創造」。其他,還有與台灣政界、名嘴的交流,如2016年02月主持「新聞挖挖哇、鄭知道了」節目的鄭弘儀。2018年02月12日,時代力量的林昶佐等三人;2018年07月09日,時代力量的黃國昌等四人,楊兄皆扮演錄下極珍貴的歷史見證。 至於,與那久那有村台灣同鄉的關連,也可從他在許多聚會場所常見到他的身影看出,特別是2013年06月30日在Club 5 為指揮李秀麗舉辦的退休告别音樂會(如圖)令人銘心刻骨,永誌難忘。那晚不但遐邇的仕紳淑女風擁雲集,如太平洋時報社長林文政、台灣日報董事長黃及時、獅子會會長沈珀佳、Laguna Woods市長Ring夫婦,及我的90歲的鄰居Charlotte等,都蒞臨把500座位的大廳全擠滿了。Mr. Ring市長讚揚説,這是Club 5 有史以來的音樂會最爆滿最成功的一次。 我們四十多名的合唱團為了答謝李老師數年苦心的教誨,上下合心勤練18條民俗名歌如:「回憶」(思念親像點點露水風吹才知輕」;「白髮吟」(唯你永是我愛人,此情終古不改);「千風之歌」(佇我墓前,不可為我流淚,因為我已經離開,變作飛鳥輕輕叫醒你,變作天上的星,溫柔佇你身邊保護你);「飛呀!我心」(唱出以色列紀念被奴隸時的哀禱歌);「戀戀北 迴線」,「天總是攏會光」,「抱著咱的夢」(唱出多苦多難的民族心聲丶夢想,道出臺灣人要出頭的決心。)⋯李秀麗及張佩仙兩老師的二重唱,唱出奉獻臺灣一生的馬偕醫生懷念台灣對台灣難分難捨,至情至真思念的詩⋯全攝入鏡頭,非常動人心弦。 這次的演出有一個特色是以前少見的:集男女、老少、家庭、平凡、高手,特別許多年青人合作而成。例年青的司儀,Joanne,演雙簧管的Crystal Chang小提琴的Samuel Chen 及 Austin Chen(程博頣),極有創意的各國服裝表演,及一群活潑可愛小朋友的舞蹈等。還有有一個少為人知的「秘點」:洪輝雄博士是李秀麗老師合作二十年的鋼琴師。近年來因脊椎骨的傷痛很受折磨。今晚竟全場數小時幾乎無休地「坐彈」。一向沉默寡言的他,會後竟含淚激動地 説:「一朶久未人識的奇葩,終於綻開無限的美麗來。」愛的見證、歴史的鏡頭,終於永留下來了。 楊秉彜(Peter Yang) 與我雖屬同一同鄕會、教會,彼此並不非常熟悉。但有趣的是我們竟靈犀一點通,以不同的方式做同一目標的事,即我以報章的平面文字,他以網路影片的報導同鄉會、教會的各種活動。相信全美國有如此豐富、完整、系統的報導的台灣教會、同鄉會恐怕不多吧。不久之前,黃勝雄醫生希望我能幫忙把「璦璦內含光」高齡退休的楊兄的「愛燈」放到台桌上,使更能發光發熱。 正當不知如下筆時,很巧上星期在朋友之家,偶然看見楊兄精心登錄 Club 5 音樂會的精彩DVD,非常感動,回家後立即向各方搜集資料,並親自幾次電話與楊兄交談。(因武漢病毒盡量少當面接觸。)他雖因準備搬到「那久那有村」整理房子而忙得不可開交,但,他仍很熱心有求必應,使我能順利交差。真感謝他,及翁淑明嫂夫人在他辛苦製作過程中長期的忍耐及支持,使大家有福享受。 在此,竭誠歡迎他們夫婦早日搬來,共度溫馨美麗的晚境。0402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