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T內的中國細胞(鄒景雯)

鄒景雯

 

最近,台灣的天空非常「莫德納」,莫德納疫苗一舉從美國直送台灣到一個大量,儼然已經成為我國目前所獲現貨的最大品牌。相對之下,台灣為什麼遲遲買不到輝瑞BNT,甚至政府、郭董、台積電三頭並進,還猶待持續爭取?更加的啟人疑竇。大家都知道「中國因素」的破壞力,但是他們是怎麼操作的?要探究箇中一二,就得注意徐姍姍這個角色。

徐姍姍這名中國女子,是輝瑞美國分公司的高層主管,掛名亞太與中國發展副總裁。她是黑龍江人,北大醫學部畢業,短暫工作後赴美,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取得博士學位,算是個學霸人物,在美曾在嬌生公司工作,也做過生物醫療投資人,大約在去年九、十月左右,才剛到BNT美國分部擔任現職。

為什麼要提起這個人?台灣是在去年八月開始,由衛福部與德國BNT原廠展開購買疫苗的議約,雙方來來去去,一直談到今年的一月份,已經完成草約了,就等著最後雙方要正式簽署時,突然有外力介入,導致停頓至今。這個過程,陳時中部長曾經在記者會公開揭露過。當時這個外力的執行者,正是徐姍姍。

徐姍姍是以懂中文的功能,為BNT找來協助審閱文件的。陳時中曾謂,早在去年十二月卅一日,BNT已經對台提供了合約最終版本,衛福部於是在今年一月六日將這份合約報行政院同意,當天即回覆藥廠合約的簽名影像檔案。一月七日雙方進而就合約上對新聞報導的限制交換意見,也把我方所擬的新聞稿提供對方。一月八日對方起初同意所有內容,但四個多小時之後,對方質疑中文新聞稿上的「我國」二字,與英文稿上的Taiwan不同,這個突然從中提出異議的人,就是徐姍姍;後來即使衛福部把中文版改為「台灣」,仍無法回天。

按照正常的國際公司組織運作,很少見到分公司的人員,也不是資深幹部,可以反過來插手總公司的業務。BNT內部的消息說,她是上海復星派到BNT的,而上海復星早期曾經參與BNT疫苗的研發投資,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徐姍姍的功能,或許可以說她就是中國與上海復星系統安排在BNT裡的細胞,隨時在受命來自中國的指令,那麼她有這麼大的干預力量,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這種模式,也非BNT所獨有,在許多被中國參股的國際大企業裡,中國裔幹部在其中成為中國勢力延伸的一部分,屢屢在執行國家的意志,早就不是單例。但是像德國BNT這種,可以讓一個成熟的決策臨時被中國的代表或眼線推翻,等於是被中國完全掌控,恐怕是罕有的窩囊。

如果當初經台灣修改文字後,德國BNT如期回傳他們的合約簽署,按照當時的交貨期程,BNT必須從今年三月開始對台灣分批供貨,並在六月底完成全數五百萬劑的疫苗供應,而台灣民眾也依序施打,則五月中旬驟然爆發的社區感染,至少可以因防疫力的加強,讓疫情有所減緩,甚至避免,也說不定。

中國在健康領域也搞鬥爭的缺乏人性,台灣的衛福部並非唯一對象,郭董在與BNT打交道的過程中,也遇到了徐姍姍這個角色。上週十八日下午在總統府的會面中,郭董在席間也提到了與徐姍姍此人的交手經驗,可見她的關鍵性。甚至,台灣新聞界也傳出,有國內媒體對BNT疫苗的民間採購攻擊放話,消息來源正是徐姍姍,中國國台辦則是引介者。

這幾天,國台辦一改過去的隱晦態度,公然表示台灣必須透過上海復星醫藥集團洽購疫苗,等於已經把陰謀變成陽謀,那麼徐姍姍這個「暗樁」的背景勢力似乎就更清晰了。自由時報06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