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的戰鬥藍(鄒景雯)

鄒景雯

 

國民黨最近有人在號召「戰鬥藍」,乍聽之下,真是活力十足,定睛一看,其主事者已經七十一歲,並不是一十七歲。

提到十七歲,讓人想到國民黨神主牌之一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按照記載,一九一一年中國的這次起義失敗,殉難者中最年輕的正是十七歲,平均年齡則是二十九歲,可見當時國民黨先輩同盟會人如何站在時代與思想的尖峰上,才能鼓動青年熱血行動慷慨赴義,成就了後來的辛亥革命,乃至民國成立。

二○二一年的今天,時隔一百一十年,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突然興起「戰鬥藍」之議,據稱是七十一歲的結合北北桃與高雄議員組成,還有一位七十歲的國民黨立委出面證實他已招募逾二十七位成員加入,雖然一干人等尚未一字排開、當眾亮相,但是光看到這兩位的組成,不知道該說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還是要說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七十餘歲的國民黨人在組裝「戰鬥藍」,至少給外界帶來了兩大疑惑。首先,對於正在激烈競爭的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朱立倫、江啟臣來說,其實是個對照性的尷尬。這兩位,一個六十,一個不到五十,明明打得認真,怎麼還會讓超過七十的同志群起在場外大聲疾呼,深恐國民黨失去戰鬥力?

其次是,國民黨裡,十七歲的人在哪裡?二十九歲的人又在哪裡?如果在一個以「戰鬥」為標榜的政治行動中,失去了年輕族群的積極參與及主要構成,其如何能呈現國民黨的未來性與進步性,而不是日薄西山前的迴光返照?

講起七十一歲的這位先生,今年初一度為了是否出馬角逐黨主席鬧過一陣鋒頭,後來突然鳴金收兵,大家普遍認為,NCC「黨媒兩棲」的警告,似乎起了相當作用。比較有趣的是,如今其雖無黨職之名,但是卻以媒體經營者與電視主持人的雙重身分,公然在大行一黨內部的權力之事,這中間的分際何在?取捨何在?必須接受公眾的公評。

孔老夫子針對老年人的通病,講得非常透徹,所謂「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腳踏兩條船,什麼都想要的貪念,若是「戰鬥藍」不忌對社會展示的初心,那麼國民黨這條老命恐怕會先被其休矣。自由時報08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