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傳人 自欺欺人 (蘭雨靜)

 

中國人說,龍是中國文化中莫測變化的「世間沒有的神性動物」。封建時代,龍是中國帝王的象徵、至高的權利。現代的生活中,父母對孩子的期望就是望子成龍,沒有文化就沒有文明,我們都是龍的傳人。

筆者住在美國洛城,理髮都到一家廣東人理髮店,固定的由老闆小姐理我髮。有次,她告訴我說,她姓「龍」, 接著笑著說「我是龍的傳人」。我問她,龍傳給妳什麼。 她哦了一聲後,答說「理髮」。因為這就是她家的行業。龍小姐雖姓龍,但是有關「龍」文化,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話題可談,因此我們的龍談,也就此草草結束。

中國史書記載,「莫測變化的,世間沒有的神性動物-龍」的起源,至今約有八千年的歷史。起自原始社會,採拾經濟過渡到生產經濟,神物崇拜普遍產生的新石器時代前期。但是,到八千年後的今天,還沒聽說,有人見過「龍」。可見世間沒有的神性動物,是千真萬確。

中國人常常形容美國是個「紙老虎」。老虎是現實的動物,非常兇猛,包括人類的所有動物都怕它,所以稱其為「萬獸之王之一」。中國人把「萬獸之王」改稱為「紙老虎」,以表示不怕它。把現實動物的老虎說成是紙作的,虎威就盡失,當然,可以不怕紙老虎。

中國龍不是實在的動物。它是圖騰的龍。 所謂圖騰,是美洲原住民語言totem的音譯。就是原始時代的人們把某種動物,植物或非生物當做自己的親屬,祖先或保護神。相信他們有一種超自然力,會保護自己和自己的族群及部落,並且還可以獲得他們的力量和技能。在原始人的眼裡,圖騰是一個被人格化的崇拜對象。

但在人類的思維有了一定發展後,人類便會了解到人類與動物之間有很大差異後,他們不再認為圖騰可以繁殖人類。

古代中國totem龍,是古人對魚、鱷、蛇、豬、馬、牛、鹿等動物,和雲霧、雷電、虹霓、龍捲風等自然天象,模糊集合而產生的一種神物圖騰。它「角似鹿、頭似駝、掌似虎、耳似牛」, 其構想可以說非常雄偉,但是也非常模糊。不知是鱷魚或蛇,馬或鹿。所以世界著名的中國文人林語堂,在他的大作「吾國吾民」裡指出,「中國」是個模糊的概念而己。誠然,是如其所言。

美國像一隻兇猛的老虎,世人都認為是個超大強國。中國國土、人口都不輸美國,然而世人並不認為中國是超大強國,甚至要入列「先進國」都有問題。原因就在於幾千年來,國家概念內含的模糊性,以及原始性。

八千年來的totem崇拜進化,到今天,中國人都以「龍的傳人」為自傲。然而說來也奇怪,龍的傳人,四個字,實際上是到了二十世紀的1983年才出現。

1978年底,台灣作曲家侯德健創作了一首歌,名為《龍的傳人》。1983年,侯德健前往中國。經中共媒體的宣傳,《龍的傳人》開始在中國流行,成為兩岸共唱的流行歌曲。似乎從那時開始,歌曲的宣傳就把中國人變成了「龍的傳人」,把中國說成了「中國龍」。中國人理所當然也接受。

該歌的歌詞唱道是: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江  它的名字就叫長江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河  它的名字就叫黃河
雖不曾看見長江美   夢裡常神遊長江水
雖不曾聽見黃河壯   澎湃洶湧在夢裡

古老的東方有一條龍  她的名字就叫中國
古老的東方有一群人  他們全都是龍的傳人
巨龍腳底下我成長   長成以後是龍的傳人
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  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永永遠遠的擦亮眼

侯德健唱的龍,是從龍的產地中國開始,那是非常遙遠又古老,侯德健本人也說,只能在「夢裡神遊」。 然而,唱到後半時,卻改調成為「巨龍腳底下我成長,長成以後是龍的傳人」。而長相變成「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

「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雖然他是有意地把古人對魚、鱷、蛇、豬、馬、牛、鹿等動物,和雲霧,雷電、虹霓、龍捲風等自然天象模糊集合而產生的一種神物圖騰的中國龍,改編成「黑眼睛、黑頭髮、黃皮 膚」的真人龍。台灣自古未嘗出現過圖騰崇拜。因此,改編是必然的結果。

這個改編是成於台灣作曲家的手。可見台灣人和中國人是很不一樣。簡單的一句形容,台灣人是「非常實在」,最適合形容台灣人的天生個性。這種個性跟喜愛說「鬼話」的中國人,是很不一樣。台灣人不喜愛奇奇怪怪的鬼怪圖騰。台灣人喜愛的是,自然的百合花、太陽花等,由此可知其純真的國民個性。

那麼侯德健為何要把中國的圖騰龍,修改為「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真人龍」?非常引人好奇。

侯德健出生台灣岡山眷村,但是原籍四川。他的成名作品,有中文的「龍的傳人」,也有台語的「酒矸倘賣無」。他到大陸去參加過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來又移民到紐西蘭,也由唱歌作曲改行研究易經。可見,他複雜的生長背景,似乎讓他難有固定的中心思想,隨波逐流一輩子。連自己是那裡人,都無法說清楚。在台灣,不少外省第二代,都有類似的自我認定問題。

在1989年5月27日的香港《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上,侯德健把《龍的傳人》歌詞作了兩處修訂:把「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改為「四面楚歌是獨裁的劍」,把「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改為「不管你自己願不願意,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

由這改歌詞的行徑,可以看出,他內心的掙扎苦悶。他既是台灣人也想做中國人,說得容易,實際上很難兩者齊全。最後他棄兩岸移民紐西蘭,由歌唱改易經,相信和兩者齊全的困難,應該有密切的關係。 生長在台灣的侯德健,無論如何是無法接受古代中國的圖騰思想。這是十分可以理解。所以他就把「九不像」的龍,改編為「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真人龍。

台灣自古未曾有過龍的思想崇拜。所以他的歌「龍的傳人」,在台灣人人只當做「流行歌」唱,流行過了就少有人唱。這首歌的真正流行是在中國。不止是個「流行歌」,更是被用來唱「中國魂」。因此在中國的流行,是政治性遠勝過娛樂性,會永永遠遠被唱下去。

這一點 ,對中國欠乏深刻了解的侯德健,大概是始料不及的意外。 後來他慢慢地對中國了解加深後,在1989年5月27日的香港《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上,把歌詞改為「不管你自己願不願意,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 是為了要唱給中國人聽而改。在台灣大概少有人知道有這會事。

今年五月八日,台灣有條引人注目的新聞:「兩岸女發言人比一比!中國網民驚:野蠻與文明的差異…」。

概要是中國網民PO出一段央視新聞影片,內容是華春瑩本月6日主持記者會,她在教訓華盛頓那些人好好思量的一段發言,過程中華春瑩眼露兇光,並不時眨眼,相當不自然。

中國旅美評論家秦鵬也在推特上傳一段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主持記者會的影片 ,歐江安說明台灣啟動第3波人道援助,呼籲WHO中立專業,不要遺漏任何人,包括台灣。秦鵬表示「這也是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是外交部發言人。一邊是溫文爾雅落落大方,一邊是…都是女人,差別怎這麼大?」。

同樣是「漢民族」,為何「差別會這麼大?」。一邊是溫文爾雅落落大方,一邊是眼露兇光,並不時眨眼,相當不自然。 後者,不就是龍的圖騰長相!

台灣作曲家唱的「龍」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真人。中國崇拜了八千年的「龍」是九不像動物的圖騰。兩岸的差別還不夠大嗎?

目前兩岸關係愈離愈遠。全世界都知道原因在那裡。中國是自古喜歡玄理與幻想的結合,不喜歡面對現實的國度。中國是國土龐大,人口超多的國度,龍蛇馬牛羊等等雜居,形成非常複雜的社會, 因此,創造出「九不像」的龍圖騰來作為社會的同一祖先,親族的象徵,就有其必要性。

相反地,台灣地小,人口也小,就沒有那種必要,就如同「麻雀雖小,五臟齊全」,台灣社會安定,人民安居樂業。根本無須靠鬼神來謀求社會的一致性。龍和麻雀,能共同生活在同一個屋頂下嗎?當然是不可能。因為龍是圖騰,麻雀是真動物。

洛城的理髮店,店主雖有堂皇的龍姓,她能幹的事,也只不過是,理理髮而己。 有名的廣東「龍虎餐」的材料是「蛇與貓」,表面與內在完全不一樣,自欺欺人八千年。

如果中共不去了解這個道理看清自己,整天依賴圖騰龍思想,文攻武嚇,要併吞台灣的話,世界的人們,會起而抵抗。圖騰龍,實際上是在從事「不可能的任務」而不自知。

侯德健龍的傳人歌,最後一句是「巨龍巨龍你擦亮眼,永永遠遠的擦亮眼」,其含意,我相信大概就是要中國醒一醒。(作者為南加台僑)051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