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體制是監察院毫無作用的主因(鄭睦群)

圖為監察院。

 

現行憲法中考試與監察權的設計雖然特殊,但確實有其歷史脈絡。儘管今日科舉給人的印象是八股,甚至誤國,但該制度確實是人類歷史上最悠久,也最完整的官員選拔制度。因此儘管科舉遭廢除,但對一個千餘年來廣行考試選官的龐大地域,在憲法上設計獨立的考試權並不是突兀之舉,而監察權亦是承襲過往的御史諫官制度,並擴大職權與提升位階,制衡國會的可能濫權。

一般來說,制度的設計多半有其正面價值與積極作用,但前提必須是展開有效的運作,現在的監察院顯然沒有。

事實上,在長達數十載的黨國時代中,五權分立也只是個笑話。行政權被壟斷,監察院也沒有實質功能,而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籠罩下,立法院只是橡皮圖章,司法累積的沉痾同樣不在話下。制定與長時間執行「全國」省分比例錄取公務員的考試院,也不存在當初所預想的公正性。因此目前台灣的行政、立法、司法與考試權的功能與現況,其實就是台灣民主化的成果,以血汗衝撞威權體制的見證。監察院的存廢,其問題的根本不在制度上的設計,而是過去在威權時代根本沒有任何積極作用。耗費鉅額公帑,但數十年不曾發揮作用的單位,在今日的民主台灣當然也不需要。簡言之,在符合民主程序的原則下,轉型或修憲直接撤裁都是執政當局應該負起的責任。

但這過程中最悲涼的是,當國民黨黨團總召林為洲喊出「廢考監」此等口號的同時,再次顯示現在的國民黨幾乎不存在任何核心價值,因為獨立的考試與監察權不就是其黨國圖騰孫文的理念嗎?國民黨不是應該站出來捍衛中華民國五權憲法的完整性嗎?其贊成廢除的原因,或許是觀察到社會普遍認為監察院不需要存在,但其根本病因就是過去黨國威權時代的遺毒,國民黨或許要先為此替監察院向社會大眾道歉。此外,國民黨喊出廢除考監兩院的原因是因為提名陳菊,表面上講了很多冠冕堂皇卻與事實不符的理由(酬庸、東廠等),但實際上就是得不到這個位子,那就整個機關連帶一起毀掉。比起監察院的存廢,或許這才是更令台灣人擔心的地方。

(作者為台灣北社人文組副召集人、淡江大學歷史系兼任助理教授)自由時報070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