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緣隨筆 (劉文義)

藍鳥(Western Bluebird)又飛回來了,悄悄地,住進後院大樹上的「舊」鳥屋 ,飛進飛出,十分賞心,該是春天已近的前兆吧?

這鳥屋,原先被安裝在鄰居後院大樹;去年社區修整大樹時,被取下,拋棄在地上,實在可惜;徴得隔壁九十多歲,獨居老太太的同意,我將它掛回在我家溫室外的大樹,低矮枝幹上。

今年飛回的藍鳥,居然也能找到,已被搬動過的鳥屋 ,真是不簡單。

其實,我並不算是「鳥癡」,不如該這麼說,出外賞鳥時,我總愛「東張西望」,觀賞自己喜歡的 nature (自然界)動植物,及山川麗水之人士罷了。

2017年搬進加州 Laguna Woods 定居後不久,我夫婦兩人與「厝邊」黃家夫婦相偕註冊 Saddleback College 提供的耆老課程 (senior courses) , 鳥課,每週一回,連上三小時,開始學習如何「學術性」地賞鳥。

Victor Leipzig 鳥博士是鳥課教師,他是位有年紀(七十歲左右),高瘦 、禿頭的老者;一上課,一一唱名,非常 square (四四方方),無故缺課三次,就被他退學,不過他認真教學,系統介紹鳥學,算是一位相當不錯的鳥老師。

而我這位年紀 七、八十歲的老學生,腦筋已開始鈍化,不僅記不牢課堂上鳥博士傳授的鳥知識,也在賞鳥野外教學中,面對眼熟的鳥雀,常向身旁太座,或是同鄉鳥友 Teresa,請教鳥名;串串ABC二十六字母組成的專有鳥名,實在難記,聽了就忘,奈何?

鳥課在學學忘忘中,已上了兩、三年,我喜歡的,還是 Vic 安排的 field trip、 賞鳥,野外教學。

Vic  現住 Huntington Beach,聽說也曽當過市長,對於柑仔縣地理環境,相當熟練;而他挑選野外賞鳥教學的地方,除了附近林木蔥鬱的公園、海邊、澤地外,還包含上鎖的一些「禁區」,譬如 S18 公路旁的 Silverado Canyon,南加”l州133 與240 Toll Road (收費高速公路)交會處,Audubon Society 在 Dove Canyon 所擁有的牧場(ranch) 等等。

這些被加鎖保䕶的「看鳥」野地,人跡較少,植被豐富,低矮的各種sage,氣味強烈的 Lemonade Berry,  「細」葉 coast live oak、古詩𥚃的 Sycamore (梧桐)、 品種繁雜的仙人掌、還有數不清、不知名的灌木及高樹,或是成叢、成堆、成群,或是傲然獨立,伴着蔓蔓野草,生長於起伏山丘間,黃土沙地上,襯上天高雲薄的視野,悠悠天地之美,何嘗不也是賞景的「好所在」?

最令我期待的,莫過於 Vic 鳥課課程內,或是他另行專為鳥會(Audubon Society ) 安排,多夜外宿的賞鳥遠行; 我們去過加州的 Lake Mammoth,Moro Bay,Salton  Sea 以及Arizona 東南角的National wilderness,  等等荒郊野地。

賞鳥遠行,說真的,我已記不得看過多少「奇鳥異禽」, 但某些「特殊」的記憶點,卻永烙我心:

2020 二月加州 Salton Sea 賞鳥之旅:

2020 二月二日,  清晨五、 六點鐘時,鳥友們早已聚集在野湖(此不知名的野湖,位於Sonny Bono Salton Sea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內 )岸邊的土堤上,觀賞一群為數可觀,夜宿此湖的雪雁(snow goose)。

不久,遠方山丘後,漸露微微的曙光,罕見粉紅色的晨曦, 一瞬間,覆滿了天地。

天空是粉紅色,湖水也是粉紅色的,襯上湖面上,大群或浮或游的雪雁,如此童話般的浪漫,真是太 Kawaii (可愛)了!

太陽露臉後,暮然間,聲聲呱呱雁鳴,此起彼落,不久,全數的雪雁陸陸續續,振翼飛離野湖!

這醉人的野景,歷經半小時後,迅速消失得無影無縱,天地又恢復了原貌:依然是晴空萬里,棕綠的遠山近樹,平靜無波的湖面。

雪雁、水天一色的粉紅色晨景,何時能再相見?

2018年的六月,Lake Mammoth  賞鳥之旅:

這回賞鳥行程中的某天,我們沿著一條「路不成路」的泥巴路,勉強開車上行約一小時後,再下車歩行約半小時,終於抵達「高海拔」某處,一小溪的源頭。

從下上望,對岸懸崖山頂上,白雪皚皚,融化的冰水,沿着山壁數處裂縫間隙潺潺流下,經過水灘,𣾀成了纖細的小溪,這小溪流,也許是下游某一「大」河,「積涓成河」的一處源頭?

水灘邊,一位面目姣好,穿着平常的年輕女生,坐在 Lawn chair上,輕啜飲料,遮陽傘下,悠然閱讀手中書藉,身旁是一輕巧的個人過夜蓬悵。

高聳的崖壁,低鳴的水聲,水面上,無數跳動的磷磷光點,水灘邊,有位佳人,自自然然地「嵌入」此洪荒野地,毫無扦格,生動地勾畫出人與天地,和諧共處的溫馨畫面,久久難忘。

2018年的七月,Arizona 東南角的 National wilderness 賞鳥:

賞鳥行程的第一天,我夫婦跟「厝邊」同鄉黃家夫婦 car pool, 「透早就出門」,開車八、九個小時,抵達 Arizona Portal 小鎮的旅舍時,已近黃昏。

我們住宿的旅舍,是路旁樹林中,唯一的建物,一排老舊的客房,加上一間賣漢堡,飲料及一些「𥚃𥚃磕磕」的小雜貨店;而附近半小時車程內,沒有任何商家、加油站、餐廳,此處「野」得,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毫無選擇,也只能在這旅舍的雜貨店吃漢堡,當晚餐。

隔天, Vic 帶領鳥同學,來到好幾哩外 Mary 的家,野外教學,賞鳥。

Mary 跟她的先生,早年定居加州柑仔縣,是 Vic 相識多年的鳥友,她跟她過世的先生,退休後,搬來此荒郊野地,賞鳥過日子,他們夫婦,該算是「鳥癡」級的人物。

Mary 家坐落在無鄰的野樹林內,房子寬大,有些老舊,古色古香,進門後的玄關長廊,是磁磚貼湊成的鳥形地面,而寬敞後院的周圍,也掛着許許多多高低不一的 bird feeders,  因而成天絡繹不絕的鳥雀,飛到她家後院「覓」食。

當天早上,我們這班鳥學生,盡情觀賞她家後院,飛進飛出,五顏六色的鳥雀,Vic 和 Mary 也娓娓講解,讓我更清楚眼前各別鳥雀的「來龍去脈」,真是一堂相當棒的鳥課!

隔年(2019)Vic 在課堂上提起, Mary 過世了,她的房舍也捐給 Audubon  Society。

淡淡的哀傷,湧上心頭,一面之緣的 Mary,安息罷!妳已快樂地走完了妳「看鳥」的晚年人生。

走筆至此,又聽到,屋外空中飛翔赤肩鵟(Red-shoulder Hawk)高昂、刺耳的鳴叫聲。

搬到 Laguna Woods 此屋退休,是搬對了,不僅經常在近隣的斜坡、野湖、樹林間,見到許許多多、進進出出的飛禽走獸*,如今連留居附近某處的赤肩鵟,也三不五時在此處高樹停駐,或是盤空鳴叫,真好!   (南加州/Laguna  Woods 台僑)

* 譬如 California Quail, Western Barn Owl, Coyote, Snake 以及繁多的鳥雀等等。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