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一座心神不寧的城市 (林文彬)

自從韓市長說「是的,我願意(選總統)」之後,高雄已然變成了一座心神不寧的城市。

高雄換新市長後確實火紅,快人快語,不管是梅毒說、妖怪說、傻瓜說,還是豬八戒說,政治百分百地愛分藍綠,亂誣別人等不堪入目、不倫不類的語詞都紛紛出籠,讓人驚覺這個城市在市長頻頻「代言」之下,突然消失了質樸、突然污衊了禮節。某種形式狂言妄語看似提高了聲量,其實卻削減了這座城市的陽光和以往因人保有最美麗的風景。恍如這個城市已然變成一座心神不寧的城市,令人迷惘。

其實,城市治理的本質,終究要回歸市民日常生活的打理,一個有主軸的城市不是天天打著陸客觀光、攤販經濟、農產訂單、口出狂言,把城市市儈化、江湖化、粗暴化,而忽視了庶民生活的日常。一個建立在沒有心神所在之處的城市,當然看不見城市的美好,只能找人代言,而不是用自己散發城市的魅力說話;只能幻想濃妝豔抹,招蜂引蝶,鉛華老逝,終而城市還是不被看見。

一八六五年,英國領事史溫侯「用心看高雄」,現打狗領事館保留的遺址,加上西子灣對岸旗津日本設立的燈塔,以及清政府旗后砲台等等,當這些名字、想像、欲望、記憶、死亡(如二十五淑女墓)和記號的浪潮湧入,城市就像海綿一般將它吸收,然後放大這座城市的含量。

回想二○○三年,筆者擔任里長策畫五間厝「白鶴陣」出遊墾丁二天一夜,但館主改選高雄,因為團員認為,高雄已變好玩了。不只如此,新建高級淨水場,二○○八年高捷開通,二○○九年舉辦世界運動會,後續高圖總館、流行音樂中心、會展中心、遊輪碼頭,帶給城市發展的轉變,讓高雄看見未來。

但現在的高雄,好像鬼頭鬼腦似地要不就是學中共以經逼政,要一紙銷售備忘錄就不惜拋棄主權,還要脅中央妥協;要不就是向中央回嗆為中國說話,為一國兩制鋪路,為中共代言,反對台灣獨立。

城市的變化,把原先看得見的城市反而變成看不見,把人文關懷的城市變成冷酷踐踏的叫囂,只看見城市又老又窮的陰暗面,但現在被隱藏的並不是他們刻意避開的眼睛,也不是目光之所不能及,而已是心神不在之處。

(作者為雲林縣議員,曾任虎尾鎮西安里里長)自由時報053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