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終於拉下鐵幕(洪博學)

洪博學

代表言論自由的《壹週刊》和《蘋果日報》,6月24日在香港走完旅途,港人上街購買最後一天報紙,作為送別,中共凍結蘋果資金,抓捕黎智英以及報館管理高層,寫「蘋論」的主筆李平,也不能倖免,老共對這些手無寸鐵文人,以重刑侍候,宛如毛澤東在建政初期,先對自由派報紙言論下手,最終所有媒體被迫成為黨的喉舌,極少數不從者,選擇自殺或被自殺。

用粗暴手段逼迫蘋果關門,估計持反共立場的《大紀元時報》,先前印刷廠被暴徒縱火,記者被黑幫毆打,恐怕也無法持續在港生存,還有《立場新聞》,也難逃惡運,中共不顧國際瞻觀,在港人頭上落下重鎖,從上月通過「電影檢查法」,就可以預知,不只是看電影,拍電影,所有影片上映前要政治審查,包含外國進口,未來港片水平必然和國內水平同樣,被老共掐住脖子,實現一國一制,才是中共終極目標。

5月初,港府早已預告鐵幕即將落下,港府嚴格審查出境人口,抓捕曾經叁與「反送中」運動年輕人,迫使愛自由的港人重啟「黃雀行動」,這項行動在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後,協助很多中國異議人士離開中國,香港是自由跳板,現在,新黃雀行動則在拯救港人,台灣扮演跳板,6月中,有五位港青經由海線,搭船來到台灣後,轉往美國接受政治庇護,這五位港青只是反送中運動加入者,還有更多同樣遭遇香港人,等待救援,可惜台灣遲遲無法通過難民法,拯救港人於水火變成口號,徒使口惠多於實際。

老共一不作二不休,既然已經對香港動手,也就不再遮掩醜陋面目,21日,港府驅逐台灣駐港澳辦公室,理由竟然是台灣不願意簽署一中承諾書,如果這個理由成立,剛好證明過去,老共已經接受兩個中國,否則如何解釋過去可以不簽,現在要簽,中台溝通管道早已封閉,中台白手套如同虛設,如今連港澳聯絡站也關門,不免讓人聯想:老共為了與西方國家脫勾,正在作準備。

1946年3月,邱吉爾發表鐵幕演講,指控共產法西斯主義野心,把民主國家和蘇共控制國家,分割出人為界線,接著杜魯門實施圍堵紅色擴張政策,逼迫共產陣營拉下鐵幕,開啟二戰後的冷戰氛圍,今天,中共急著實現一國一制,在香港拉下鐵幕,就如同當年1949毛澤東迫不及待宣告:「中國要關門打掃一樣」,目的不在關門,而在打掃,打掃對象是國民黨以及帝國主義同路人,這些人會使老毛皇帝幹得不安心,後來發生了三反五反運動,百花齊放運動,境內反共人士,全部遭到整肅,現在,習近平正在抄襲老毛走過的路數,關起門來為幹皇帝預作準備。

香港失去亞洲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長期以來扮演傳遞民主自由管道,已經讓習近平感到害怕,美中貿易戰開打,香港受到傷害最大,從亞洲金融中心地位退了下來,但是,實際上掌握香港金融命脈,不是習近平,而是英國和江澤民派系,習近平為了打擊江派,不惜砍斷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命脈,等於向西方宣告:中共不會放棄專政獨裁的道路。

在習近平眼中,香港是實施獨裁最大破口,也是共產專政隱患,更簡單說,世界上不可能有永久的一國兩制,要嘛,中共放棄獨裁,學習民主,要嘛,封鎖香港走向獨裁,習近平選擇後者。

但是,令習近平害怕,還不只是自由香港的文化,輸入中國境內,可能顛覆中共政權,多年來,遭受迫害遠離中國或逃亡者,已經在中緬邊境成立「中國自由軍」,簡稱「V字旅」,這是中國異議人士,走向武裝革命的開始,V字旅有四千多人,以緬北為據點。根據流亡澳洲的中國異議人士袁紅冰的「自由聖火」網站報導,去年9月,中共派出一萬多名武警和八千名解放軍,進入緬北進行掃蕩,甚至用軍機轟炸該區,也因此和緬甸地方勢力爆發衝突,為了消滅中國自由軍,中共更利用大外宣,把V字旅描述為毒販和黑幫,企圖抹黑。

被中共謊言洗腦,暴政迫害的中國人,除了學習不合作躺平運動以外,武裝革命給中共政權更大壓力,這次在香港拉下鐵幕,只是全面與西方國家脫勾,自保的開始,可以預料,中共如果被武漢病毒追源頭行動,逼到絕境,天下圍共自然形成,接下來,外資持續撤離,下崗人口攀高,經濟崩潰,社會混亂,最後,中共拉下鐵幕的日子就近了。民報06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