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參加美國國慶有感(李彥禎)

(圖二)

説來有點遺憾及心慚,歸化美國籍已四、五十年了,除了在電視上或室外欣賞國慶遊行或放煙火外,我從未有機會親身參與歡慶美國獨立建國的遊行。如今年歲漸高、健康體力日趨衰微,開始有點擔心,何時才能等到機會?

不幸,這個小小的的欲望竟幾乎被可咒的COVID 疫魔破壞殆盡。這疫魔自二丶三年前從中國脫繮而肆虐全球以來,迄今已剝奪人命數百萬人,造成百業蕭條,人心惶惶,遍地哀嚎。人們失去最基本的言行丶人權的自由,被迫居家關「活監」。心中的苦悶丶鬱結快達崩潰的臨界點了,遑論妄想聚大衆遊大街盡歡慶了。

美國對於疫情最初掉以輕心,以致很快就成為全球疫情最嚴重,死亡人數最高的國家。幸好,醒悟得快,各種防疫措施大事改善,疫苗大量製造丶注射,才使疫情緩和回轉。在國慶日𦲷臨前,許多地方對疫情的禁令丶節制都放鬆解放了。我們這個號稱世界規模最大丶 設備最完美的退休村,(LAguna Woods Village,LWV,人口約一萬九千多,佔地約一千九百多英畝)不甘落後,也臨時宣布將在七月四日在村內,舉行別開生面的「高爾夫車」國慶遊行。消息一傳出,「那久那有村」LWV台灣同鄉會會長呂信賢馬上熱烈回應,並號召同鄕踴躍參加。

七月四日上午八點半,七丶八十輛車的高爾夫車出現在集合地點,各輛車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丶嫵媚動人,甚具創意。譬如:有一位窈窕淑女穿著藍色長袍,頭戴冠冕、手高舉「火把」站立車後台上,象徵是自由女神,非常切題丶吸睛;一般高爾夫僅容兩人坐,卻有幾部擠上了五丶六人,簡直像大象壓小驢快壓偏了,似乎對以前人與人至少保持六呎距離做無言嚴重的抗議及諷刺;又有一對不久前因疫情而幾乎同時喪偶的男女,後因同時參加「沮喪解除會」,而相識相愛,不久進而結婚了,以喜劇收場。他倆興高采烈把高爾夫扮成花車,並攜小狗、帶古弦琴、掛長串的爆竹,並以「Ours is a COVID romance」(趣翻為;「 雙沒死」的情史)來共慶佳節,來表達「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豁達心懷;一位九十一歲高齡的男士,與一位四歲活潑丶可愛的小女孩(黃森茂前會長的孫女)不約而同興奮擠上遊行的列車,增加不少喜慶的氣氛。

這次倉促成軍的台灣同鄉會,共有七輛車參加,約佔總數約9%,相較其他亞裔幾乎完全的缺席,算是凸出的。平常,韓國人打高爾夫球的人數比台灣同鄉至少高出三丶四倍。亞裔人對這次國慶的不尋常的疏忽或冷淡,似乎值得警惕及檢討。

我們的高爾夫車有統一的裝飾:前後掛四小一大的美國國旗,兩旁掛Taiwanese Club大字的橫條,裏面坐著兩位永帶甜美笑容,不停向兩旁的觀眾揮手致意。

街道兩旁的觀眾,在疫情期間原都深居簡出,不相交談來往。如今,疫魔暫時被壓制,於是久困的居民紛紛脫下囗罩,全家丶四鄰都扶老攜幼,甚至貓狗,傾巢而出,笑嘻嘻,唧唧喳喳,好像久違重逢的老友,話說不停,和融融地相擠在一起,盡情地歡樂,把一年半來積壓在心中的怨氣霉氣傾吐而空。他們坐著丶站著,對遊行的車隊都熱情地揮旗,或展現四個指頭,親切説「Happy Four」,或伸出大拇指説:Wonderful!讓人感到非常溫暖。

這次遊行,行程雖僅二、三哩的街道,前後費時才一個多小時,但整個過程充滿歡欣的笑容、溫馨的對話、熱情的招手、鼓掌、完全出自自動、自發、自然的發抒。除了,充分表達美國人愛自由不受壓制的本性外,也說明了一年半的「非人生活」實在受夠,再也受不了。不過,在疫魔完全被制控前大家還是小心丶節制為妙,以免疫情死灰復燃,而樂極生悲 。

(圖一)

跋:

一,遊行完畢解散後,我迫不急待趕回家,很興奮地把同鄕會借掛的大幅美國國懸掛在陽光普照、涼風徐徐的西窗外。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懸掛國旗。(圖一)我蹺首仰望艶麗、飄揚的新國旗,不禁回想台灣早年在專制獨裁統治下的辛酸舊史。那時當小丶中學生的我們,常在節慶日時,受命站在無遮蔭的烈陽下,昏頭昏腦、汗流浹背,苦苦地聽訓,並舉臂高喊莫明奇妙的口號:「打倒朱毛、消滅共匪」。那時我們連豬毛是什麼東西,共匪是什麼強盜土匪,搞不清楚哩。如此,過了數十年,這些喝足了奶水,裝滿了錢袋的「狗命黨」的頭頭們竟見風轉舵,向「萬惡的共匪」低聲下氣瞌頭去,真不 知廉恥,沒有骨氣。中共早年常向台灣高唱「我骨肉同胞」道盡無限的相思。如今,手臂粗了,丹田氣足了,講話變傲慢粗暴、行動更橫蠻了。不但處處打壓、阻撓台灣進入國際群體組織,並且百般阻嚇國際的關切及救援,欲置台灣於死地而後已。最近,又更惡從膽邊生,時常派遣軍機、船艇壓境,並囗囗聲聲,為「祖國的統一」而不惜「留島不留人」徹底血洗台灣。在中共建黨百年會議期間,更拋出「滅台三步曲」,更廣植飛彈發射台,以備不時攻美之需,以懲美國救台援台之舉。中共何時擁有、統治過台灣?中共曾高喊:「人不犯我,我決不犯人。」台灣人本性善良、勤儉、愛好和平,台灣從未侵犯過中共,怎會與中共結下不共戴天之仇?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怎能讓人囗服心服?

我熱愛美國,並由衷感到無比的幸福及驕傲,不僅是因為美富強,更重要的是美國尊重民主丶自由丶人權。如中共也能做到這一點,以中國之大,人口之多,相信世界大同不難早日到臨,而不必殺人、放火、鬥爭。請問,中共有沒有膽量及信心下這一大賭???

二,此次遊行,至少有五十位以上同鄉共襄盛,到場加油丶打氣,(圖二)顯示大家有愛國的熱忱。呂信賢會長、潘美弘理事,及錢嘉樟志工的精心設計及通力合作居功厥偉,非常感謝。

三,一位白人男士從頭到尾都徒步伴著車隊前進。當他滿頭大汗經過我身邊時,我大聲向他喊:「Go、Go (加油,加油)。」他轉頭向我,拍拍著他挺凸出的大肚子説:「Thank you,I need it!」我們相視大笑。

我一向非常激賞美國人這種把積鬱抒發為輕鬆,怨恨轉化為喜悅的幽默感。這種幽默感已與構成美國人的特 質:熱忱、豪放、愛自由、尊民主、重人權,不可分離的一部份。我很高興在短短丶平易丶自動丶自發的遊行中得到見証。

這是我在美國建國第245年的國慶日參加遊行得到的最大收穫,是值得紀念、稱讚的。(作者為南加台僑)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