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院裡械鬥(鄒景雯)

鄒景雯

注意社會現象的人,不難發現,養老院裡如果發生鬥毆事件,不論原因為何,是為財、為情,或只是互瞄不順眼,兇殺起來都格外慘重,遠遠超過外界對老年人封閉式群聚行為的想像。這種衝突升級的人際互動,與彼此去日無多,我倆沒有明天,有很大的關係,使得法律的約制對於他們來說,有別於一般人來得更加薄弱。

如果對如此情況缺乏認識,搜尋一下資料,一定可以立即獲致印證,而且年紀愈大的,手段愈為決絕,而且不乏國際案例,可見是人類共通的問題。換言之,隨著年華老去,倘若無法打開交遊網絡,與時俱進,開拓視野,很容易就會鑽進牛角尖,稍有碰撞,肯定要殺得你死我活、拚出個輸贏。

最近看到國民黨為了競選黨主席,相殘出現的械鬥場面,讓人想起不少養老院裡的不幸,包括將張亞中送考紀會,不排除剝奪其參選資格即是。明明就只是茶壺裡的晃動,外界關心的人不多,也能關起門來砍到刀刀見骨、處處噴血;莫非是目睹國民黨夕陽西下、黑夜將至,搞得這些老人們,台上的與台下的,驚恐於窮途末路,非個個都成了亡命之徒不可?

國民黨人在這個時刻搶奪黨權,無人為全黨謀,連假裝一下都不必,這是一個強調菁英政黨者,最意外的。因為,這些主席參選人,明顯與各地國民黨諸侯,不僅是兩個分立的群體,而且在實力或倫理上,也不存在從屬地位。然國民黨的列寧體制並未稍改,現實上,弱中央卻無法領導強地方,未來任何一個人出線都一樣;那麼國民黨在權力結構上正在扭曲變形,無疑已是進行式。

這樣的黨主席改選,已經成為國民黨二○二二年縣市長選舉的負債,雙方的矛盾與互斥,將遠大於指揮與合作。我們看到擁有治理版圖的國民黨諸侯,現在普遍冷眼旁觀這些政治街友在捉對廝殺,沒有一個人意圖搭理沾邊,不難想像他們嫌惡的心情。這絕對是一個分別經過精算的集體結果,也可預見雙方的惡性循環,短時間將看不到盡頭。

如此的國民黨,非但無法做為發動引擎,今後還會成為國民黨新生成的包袱,若不信,去問問侯友宜、盧秀燕有沒有正面表述,就一切瞭然。自由時報091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