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之道如下棋 一歩錯全盤輸 (李彥禎)

一,前幾天,一群熱愛健康運動的退休男女,照常在一處寬敞丶舒適丶空氣流通的室外,認真隨太極氣功師,及其助教A夫人的帶領下,正當聚精會神做例行的動作。忽然間A跌地而不起。大家見狀非常驚慌,立即打九一一。救護車也很快就到,並立即送到醫院。沒多久,消息傳來,那位不久前仍在眾人間如蝴蝶輕盈周旋的健美丶端莊丶活力十足,令人喜愛的A,竟然出乎預料之外香消玉殞,一去不復返,讓人聞訊,無不錯愕,啜泣哀傷不止。她還不到65歲,看起來還那麼年輕丶漂亮丶強健呀!怎麼説走就走呢?

A出身書香門第,父親是名醫。自小即出類拔萃,不但品學兼優,多才多藝,又是令人艶羡的北一 女的儀仗隊成員,及台大畢業生。她在「那久那有村」(Laguna Woods Village)是以舞藝超群丶高雅而聞名遐邇,尤其她佼美的面貌,迷人的笑容,健美修長的體裁,每場表演都吸引無數掌聲及讚賞。她有如此傑出的成就,可說得自她「擇善固執」丶「精益求精」的信念及精神。譬如,為求「國標舞」完美的演出,她不辭辛勞,遠道求教俄人名師教練,勤記筆記丶勤練。

二,這也是另一太極氣功助教的一個真實故事。我們現在的太極氣功師極其偉大,不但每週的課程幾乎排滿,還每週兩三處跑,而且從來準時上課,十數年如一日,很少缺席。當他有私事或渡假時,他總事先安排高徒代課,B女士是其中之一。約一年前,他想請B代一下課,不巧B的小孩來訪,祝賀她的六十X生日,不過,她答應小孩一走即來。但他等了幾天仍未有回音。於是,他打電話去查。不料,她老公僅回答說:「她已回去了。」他不解再問,才清楚原來她剛去世,回「老家」了。當惡耗傳出,幾乎所有的人都難以置信。B長得矮矮壯壯,沈默謙遜,隨和極易相處,因此成為代課的理想人選。她來不久,英文尚不太靈光,是否因此有疾諱醫?

三,我有一至親C,剛過「七十而不逾矩」之齡,她一生一路走來, 除早年承受家貧窮苦外,一向健康歡樂少病痛,生活極規律正常。約半年前,她去看牙醫做例行的洗牙。這位新到任的牙醫很驚訝地發現她喉嚨部位有一個不尋常的腫塊, 建議她立即做進一步的檢查。她對牙醫的建議覺得有點大驚小怪,因為它已隨身約十年了,既不痛也不癢也從來沒有感到任何不適或不妥,一直沒關心、注意它。但因牙醫慎重的建議,她就輕輕鬆鬆去檢査,應付應付, 再等侍檢查的報告。她千萬沒想到聽報告的那天,竟成一生從未有遭受過最可怕的夢魘。醫生說:「根據報告,妳的種種跡象,顯示妳可能㦬患甲狀腺癌最嚴重的末期,必須馬上動手術把感染部分所有的癌細胞割除乾淨,否則,一旦擴散到別的部位,則非常困難棘手,存活率短則一年半載⋯」她聽了混身感到虛脫幾乎昏倒,一時感前途茫茫,不知所措。經過咨詢幾位名醫後,似乎沒有選擇,衹好立即入院開刀。經長時間的手術,再複檢後,醫生覺得手術很成功。但為確保萬無一失,建議再做密集的電療, 即一天兩次,一週四天,連續五週。頭一丶二週情況還可以忍受,但此後,則簡直非普通人體可以承擔的:喉嚨疼痛丶聲音沙啞丶嘔吐腹瀉丶頭痛失眠丶精神萎靡丶情緒低落丶混身乏力丶食慾不振丶排便不順⋯到最後兩週更令人痛不欲生,幾乎要放棄要電療了。醫生曾告訴她如電療未能完全清除癌細胞,接著便需要化療,而化療比電療十倍難受。她聞言立即嚴辭表示拒絕這種生不如死的治療。

經一個月的靜飬後,二天前,她戰戰兢兢前往見醫生聆聽複檢後的 「生丶死」判決。「感謝上帝,癌細胞終於消失殆盡了。」她在電話的另一端,以仍帶沙啞聲音大聲叫 :「我從地獄回來了,我復活了。」

四,有一對老夫妻開車到數百哩外,去與兩個尚獨身的兒子歡渡感恩節。在最後睌餐時,42歲的兒子D説,他感到很不舒服,沒有胃口而早點離開。這對夫妻擔心會打擾兒子的休息,第二天早上便不告而回家了。才剛回到家,他們便晴天霹靂接到兒子D不幸病逝的消息,讓這對老夫妻痛不欲生,傷心透了。

D對自小乖順丶內向,凡事逆來順受,有苦常往肚裡吞。特別長大後未能達父母的期待去學醫而感到自卑丶內疚。後來,總算自己拚出一條路,在家做起網路的事業來。父母也很慷慨贈送每個兒子一幢房子。生活也過得蠻恰意的。但不知為何,竟然沒有健康保險, 平時也沒有太在意身體的保健,以致病發而不治,何等令人惋惜呀!

五,談論幾個别人的例子,現在也該談談自己。

今年四月,我與二十名台美人筆會的成員連袂到台灣參觀 丶 訪問丶 並與當地的學者作家交流。四月十七日晚上,臨時參加旅館安排的夜間,到山林內秉「燭」觀賞螢火蟲。回程時因上坡隊伍拉曳零散,我僅與小妹雪芬及妹婿蕭慶和同行。不久,他們因內急匆匆疾步前走剩下我一人在黑暗中獨行。我不願離隊太遠,而快步直追,追得氣喘如牛。突然間,我便不省人事,倒在血泊中。約十幾分鐘後,(别人告訴我的)才悠悠醒來。當我醒過來時,發覺一群人圍在我周圍,其中有救命恩人姜西淋博士,丶陳美麗夫婦(他們原走我前面數十呎,因突聞有人突跌倒的撞地聲而特地回頭來探視。試想如單獨昏迷在寒冷的山裏的後果,至今仍感到不寒而憟真令人揑一 把冷汗哩。)以及賴寅雄醫生丶團長(其他人多又黑暗,看不清楚也𣎴記得。)救護車的人員急忙把沾不少血液的夾克脫掉,並把我抬上擔架上了車,由頼醫生隨車看護直駛埔里基督教醫院急救。經全身檢查後, 發現我的鼻骨撞斷丶上下內唇肉咬碎出血,各縫三針,並問我要不要留院醫治。我說我隨團而來,實在不願脫隊,何況我手足安好無傷丶神志清醒。醫生一再吩咐回美後,必須再度仔細檢查,因為我昏迷的原因仍不太清楚(我的右姆趾顯然有碰撞而烏青瘀血,但受傷的情況似乎與跌倒的自然反應不太符。)於是,半夜一點多,放我由旅舘派遣的專車接送回旅館。此後,直到我回美,我都一直戴著口罩(幸好,不是在香港,否則,恐怕還得去坐牢哩?一笑!)

回美後我便遵囑追踪檢查,從台灣來,47歲心臟專家,陳正漢博士醫生發現我有一條極細的左心血管100%堵塞(陳醫生說它不礙事不用睬它),另較粗的一條90%堵塞,其他四條都OK,建議立即裝一支架(stent)以策安全。我一生從未住過院,有點緊張,陳醫生見狀立刻耐心解釋最新裝支架手術很簡單,除了如抽血時挨一針外,幾乎無痛,也不必麻醉,可清醒閞眼觀看,導管從腕部穿進而不必遠道繞從腳踝。如一切沒意外的話,整個手術不到二小時便可完成。我相信陳醫生的話,便安心躺在床看著陳醫生及他五丶六人團隊團團轉。因儀器擋住部分的視線,但我僅部分看見導管在我的心臟血管裏穿梭,也聽到我的心臓不停的大聲澎澎跳,實在有趣,一點也不害怕。果然手術不到二個小時便大功告成,把我送恢復室休息。可能太興奮,完全沒有睡意,而拿起手機頻頻打電話給幾個親友報告我的「手術歷險記」。幾乎沒有人相信這是真實。我在恢復室躺約二小時,等針孔不虞出血便准我出院回家了。過幾天,幾位同鄕來會晤,確定我的「奇蹟」,因為他們一直有血管堵塞的問題,但怕手術而一直拖延。聽我講述後,馬上約見陳醫生。沒想到我竟然無形中扮演傳福音的角色。

六,結論:

養生之道,在於勻衡丶面面俱到。我們要健康丶長壽,我們就不該暴食暴飲 ,也不能偏食;我們應有適當恆常的運動丶娛樂及交誼以益於身心的健康;對體內丶外不尋常的狀況如長久的腹瀉丶咳嗽丶腰酸背痛丶胸悶丶頭暈丶腫瘤丶憂鬱丶失眠丶疲困丶⋯⋯要警惕,要確定原由,並必要時及時治療。上述所舉猝卒的例子就是平時疏於對特殊狀況的關照的結果。

上帝創造萬物非常奇妙丶精巧,在敗壞之前都會出現警訊,如仍處變不驚丶頑固不化,不及時改善,則必將自食惡果。 除了人體外,今日地球發生的種種現象如天災地變丶河海空氣污染丶氣候惡劣⋯也是上帝給予我們世人的警訊,難道我們還不警覺丶改善嗎?(南加台僑)121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