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起韓落的蝴蝶效應(自由社論)

高雄市長罷免案,即將於六月六日投票。在此之前,民進黨剛結束的地方主委選舉,凸顯該黨新的派系板塊。小英第二任揭幕,蘇貞昌續任閣揆,防疫表現頗得民心,但焦點逐漸轉移到接班矛盾,此乃權力常情。持盈保泰,長期執政,成了民進黨方面的挑戰。小英號必須過了這一關,確保本土政權行穩致遠,台灣國家正常化有進無退,才是扎扎實實的執政成功。

國民黨方面,二○一八的亢奮,變成今天的低潮。馬規吳隨的總路線,一月十一日再遭民意遺棄。而北京,二○一九年初,習近平冒進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日前兩會報告避談九二共識、和平統一,進一步壓縮國民黨的「各表」論述空間。香港反送中,該黨很被動;港版國安法,該黨仍被動。騎牆於台灣意志與北京意志,江啟臣難以兩邊討好。國民黨路線,需要大翻修,偏偏黨內扯台灣後腿、抱中國大腿者不乏其人,該黨需要的是開創者,但頭面人物只想當平衡者,於是無解。

六月六日,也許是國民黨愛恨交加的一天。眼看著國內國際風景飛快改變,自己卻只能袋鼠跳,雙腳套上布袋,兩手抓著布袋,事倍功半跳得辛苦。這個布袋,不消說便是韓國瑜。更辛苦的是,心裡明白的人也不能道破,還要設法保住這個布袋,這是黨內選舉的顧忌。結果一,繼續套著布袋,在馬拉松落後;決然丟掉這個布袋,又擔心不會跳又不會跑。結果二,國民黨繼續被韓流綁架,表面上為「保韓」義薄雲天,其實是在為「後韓」各懷鬼胎。

罷韓,正反雙方你攻我防,不是說沒有是非對錯,但在此不妨跳脫技術層面,分析其在更高政治層面的蝴蝶效應。一是,罷免通過,補選另闢戰場,或司法訴訟拉長戰線。這樣的政治化學反應,對於目前的正反勢力,可能會發生不可預期的重組作用。民進黨也許志在必得但不同派系各有考量,黨外不同勢力則可能合縱連橫,集結出一股抗衡民進黨的陣容,形成比韓國瑜更難纏的局面。此一政治風險評估,可能是政治人物觀察罷免現場不能忽視的角度。

二是,罷免未過,二○一八的圖像看似維持原狀,是福是禍相關者心裡有數。韓國瑜本質改變的機率多大?從總統大選以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香港反送中風潮、武漢肺炎之亂、北京兩會強推港版國安法,遑論解放軍頻頻耀武揚威。凡此新常態,已令韓國瑜路數更疲態畢露,而這位諸侯想必不會放棄著力兩岸政策的念頭。新北的侯友宜埋頭苦幹,高雄的韓國瑜繼續意識形態,即使過了這一關,過得了二○二二嗎?國民黨二○二二的布局跳不出韓國瑜魔咒,現在呼籲再給韓一次機會的江啟臣,屆時才是頭痛的時候。

韓國瑜並非深謀遠慮者,反倒有某種意識形態執著。所以,不論罷免案結局如何,必須提防一種兩岸操作,那就是,北京持續壓縮模糊空間,而國民黨內的「被統派」背著民意飆車,裡應外合把國民黨改造成新黨、統一黨,從而國民黨能否執政已非懸念,只要跑跑反獨促統的龍套即可。可以說,現在的國民黨,已經走到歧路亡羊的關鍵點,生路一條、死路一條擺在分岔口。走向貼近民意的台灣國民黨,還是沉淪為北京花瓶的紅色國民黨,端看該黨有識之士如何選擇。同樣的,面對韓流去留,同歸於盡或斷尾求生,那是兩種不同命運。

六月六日之後,韓國瑜假使留在高雄,如果市政依舊沒有起色,他卻以高雄市長的角色與資源,在意識形態領域盡情演出,對國民黨可能不是福音。萬一罷免通過,以其團隊的好戰性格,加上韓粉殘部繼續動輒出征,江啟臣的一盤棋,恐怕更難下得好。說實話,這是兩難。而韓國瑜繼續在高雄,民眾黨插旗不易。至於走了韓國瑜,柯文哲市民滿意度墊底更加凸顯。兩個墊底市長,再續「特殊情誼」前緣,能否開創一加一大於二的新局面?多大程度有助於兩者的奇幻之旅?大家且拭目以待。

此時此刻,高雄罷免現場,其政治衝撞產生之後續發展,比起先前罷免蔡正元、黃國昌,可以預料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二○一八選舉以來,韓流由盛而衰,過了六月六日,不論結果如何,他可能很難再超越自己的高峰。儘管如此,以他不起眼的政治資歷,卻能夠召喚一場超級龍捲風,讓台灣的民主之船劇烈搖晃,也足以印證台灣民主仍處於不穩定期。唯其如此,六月六日之後,韓流的餘波盪漾,各方還是不能率爾輕忽其可能性。自由時報05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