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現實「中華民國台灣萬歳」(蘭雨靜)

在中國,曾經有個朝代(政權)名為「中華民國」,創立於1911年,於1949年,被中共滅亡,是個非常短命的朝代。中華民國被中共逐出中國後,流亡到台灣。在蔣介石領導下,誓言「反攻大陸、消滅中共」,那己是七十餘年前的事。

蔣介石己去世五十五年,但是中華民國還存在。中華民國雖還存在,但是它早己放棄反攻大陸。不但不想消滅中共,甚至變成親共。所以1911年創立的中華民國,實際上已不復存在。

一月二十二日,聯合報報導說,準副總統賴清德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表示1911年創立的那個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經過一百多年的歷史,中華民國已經在台灣新生。賴清德說的完全是事實。然而有超過一千數百個讀者,投書漫罵賴清德,說賴清德要消滅中華民國。聯合報報導得非常清楚,賴清德說老中華民國在台灣新生。為什麼他們要誣賴賴清德?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意識形態現象。

首先,大家都知道,目前在台灣熱中於「中華民國」的,大多是老年代的人,尤其是「外省第一代」。他們熱中的中華民國是原產大陸的「老中華民國」,而不是在台灣新生的「現代中華民國」。因為新生的中華民國是可以和台灣結合在一起的,所以他們不要。馬英九最近不是公開說了嗎,「台灣的國名是中華民國,而不是中華民國台灣」。

去年四月,劉家昌控馬英九八大罪,認為都是他消滅了中華民國。事實上,「中華民國」還依然存在。大選前電視辯論會,韓國瑜不談政見而高喊「中華民國萬歳」等等,都顯示他們的中華民國情懐有多深。

這種情懐看似在表示愛國情操,其實不然。台灣,這個國家,國號雖為中華民國,但是不分國内或外國,通常都說是「台灣」,好比說「美國」而不說「美洲合衆國」一様。現在台灣最大公約的國名全文是「中華民國台灣」。把招牌和土地結合在起,符合客觀的現況。

「外省第一代」的故鄉是在大陸,他們的來台並非出於自願,而是,身不由己隨著國民黨的流亡到台灣來。懐鄉情之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反攻大陸」時代早己過去,他們隨時可以返鄉,却不返鄉留在台灣。可見他們認為,寶島台灣是「安居樂業」理想之地。然而,他們還是不認同台灣,說「我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甚至,有人聴到「台灣」二字都會感冒發燒。

媒体人趙少康屬於「會感冒發燒」的外省人。最近他公開說,他兒子都自稱「台灣人」,說時語氣帶有些哀愁。這種狀況當然不止趙家。自從總統大選後,台灣非常流行一句話叫「世代交代」或「世代隔絶」。主要指的是,外省一家小家庭裡,既有中國人,也有台灣人,如同,小小的聯合國。

同時,近來常聽外省二、三代談說,雖然祖父、父親輩說他們是「中國人」,但是我生長在台灣,大陸的故鄉是圓或扁的都完全不知道,因此我自認自己是屬於「台灣人」。顯然,世代之間的「意識」是有蠻大的隔絶。

所謂「外省」,包括的省份非常多。北方人和南方人不一定合得來,上海人和四川人不一定合得來。但是以「中華民國」為濳意識的「故鄉」。他們皆有同感,可以結合在一起。因此,無論是那一省的老一代人,都喚「中華民國」來舒解懐鄉情。

中華民國在原產地的中國早己不存在。中共把它清除得一乾二淨,即使是「民國」二字都不讓你說。所以,中華民國的故鄉,等於己經消失無踪跡。所以,中華民國的現實,是個無家可歸的「國」,是個有名而無實的「國」,只是一塊招牌而己。 唯有它跟台灣結合在一起時,它才會俱有「國」的意義。國家的構成三要素是,土地、人民、和政府。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如果不跟台灣這塊土地結合在一起,它不俱「國」的要素。唯有結合在一起,才會俱有「國」的身分。因此馬英九說「台灣的國名是中華民國,而不是中華民國台灣」,是胡說之言。

外省老一代的懐鄉情轉化為高喚「中華民國萬歳」,以滿足自我感覺良好。但是,這個遥遠的故鄉早己經消失,它的新家鄉是在台灣。隨著時代的變遷,應該讓幻想走入歴史,開始面對現實,高喚「中華民國台灣萬歳」才是,不是嗎 ! (作者為南加台僑) 021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