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門檻收中生 澳洲大學財務曝險

澳洲智庫報告指出,澳洲大學在收益上過度依賴中國留學生,面臨高度財務風險。圖為澳洲阿得雷德市南澳大學本月爆發支持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留學生,與挺中國留學生的口角衝突。

澳洲智庫「獨立研究中心(CIS)」最近公布報告指出,澳洲大學正進行「數十億元的賭注(multibillion-dollar gamble)」,在收益上過度依賴中國留學生,面臨高度財務風險。此外,澳洲多所頂尖大學也被控採用「後門入學計畫」,降低對海外留學生英文程度的要求標準。

  • 澳洲智庫報告指出,澳洲大學在收益上過度依賴中國留學生,面臨高度財務風險。圖為澳洲阿得雷德市南澳大學本月爆發支持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留學生,與挺中國留學生的口角衝突。(歐新社檔案照)澳洲智庫報告指出,澳洲大學在收益上過度依賴中國留學生,面臨高度財務風險。圖為澳洲阿得雷德市南澳大學本月爆發支持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留學生,與挺中國留學生的口角衝突。

CIS報告作者、雪梨大學社會學者巴布恩斯(Salvatore Babones)發現,澳洲國立大學、墨爾本大學、新南威爾斯大學、雪梨大學、雪梨科技大學、阿德雷得大學、昆士蘭大學等七所「大到不能倒」的學府,對中國留學生束脩的依賴遠超過國際標準,佔其總收益的十三至二十三%之間。

報告顯示,二○一七年,中國留學生佔澳洲所有學生的十一%,美國與英國學生則佔約二%與六%。光是一七年,雪梨大學的中國留學生註冊就產生五億澳幣(約一○八億台幣)收益,佔該校總收入的五分之一;澳洲多所頂尖大學高度依賴中國市場,一旦中國留學生人數減少,恐置納稅人於風險之中。

紐卡索大學校長澤林斯基(Alex Zelinsky)坦言,由於聯邦資金減少,澳洲大學被迫依賴國際學生,「以達到收支平衡」。格拉坦研究所高教計畫主任諾頓(Andrew Norton)則指出,澳洲大學冒著「計算過的風險」,明知中國留學生不可能永遠成長,卻難抵高額利潤的誘惑。

報告也揭露,澳洲多所大學為維持收益,特別為英文測驗「雅思(IELTS)」成績不及格的國際學生大開方便之門,透過昂貴的預備課程,抑或降低入學門檻,保證他們可以順利入學。例如,雪梨大學入學的雅思成績標準是六.五或七級分,但該校先修班泰勒學院(Taylors College)預備課程只要求五級分。

巴布恩斯表示,他的中國學生有時無法理解他給的寫作課業指示。中國留學生普遍在英文口語表達上有困難,經常難以與他們進行個別指導討論。一旦中國在經濟遭遇困難時加緊控管,將對澳洲大學的收入構成重大風險,收益劇減可能迫使政府必須提供緊急援助。自由時報082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