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嬷的理髮店(林壽英)

孫兒 Yonah繪製的《阿嬷的理髪店》招牌。

一九六七年的夏天,我從台灣來到美國伊立諾州支加哥北郊的西北大學就讀。那時在西北大學 Graduate School 的台灣留學生大部分是單身,結婚的佔非常少數。共同租屋 (rooming house)一起居住的節儉台灣單身留學生之間都互相理髮,以節省開支。因在理髪店理髪,除了要付手續費外,還得加付小費,對窮留學生來說,的確是一筆不小的費用。這個現像我想其他學校也差不了多少,所以,早期在美國的台灣留學生們都多少練了一些理髪的手藝,當然我也不例外。

當年九月,外子與我在校園的教堂結婚後,我們搬進學校提供的結婚學生宿舍 ( Dryden Hall)。我們買了一套理髪的用具,我就變成了我們家的專任理髪師。除了給外子理髪外,我也自己修剪自己的頭髮,偶而也自己燙髪。畢業離校開始就業後,雖然不再是窮學生,但自己在家理髪習慣了,我仍継續當我家的專任理髪師。

我們的兩個兒女年糼時,也都是我給他們理髪。一直到他們上高中時,他們嫌媽媽理的髪型不夠時髦而開始上理髪店。因此,我的理髪客顧又回到只有外子及我自己兩人了。直到今年(2021年) 年初,很意外地增加了兩位新的顧客。

當了幾十年的家庭理髪師,我的理髪技術,雖不能算是精堪,但卻是隨心如意。給外子理髪,十分鐘就大功告成。今年初,COVID-19因有新的變種 (Delta)出現,而疫情日趨嚴重。住在附近的兒子有一天打電話來說,因為疫情,不想帶他的兒子 ( Yonah八歳) 及女兒 (Mikah六歳) 上理髮店理髪,希望作阿嬷的我能幫孫兒女理髪。我一口答應下來,於是《阿嬷的理髪店》便開張了!

從此,兒媳每兩個月,便帶孫兒女來《阿嬷的理髪店》理髪。不但免費,還有點心招待,孫兒女都很開心。上禮拜來理髪時,孫兒女為《阿嬷的理髮店》繪製了招牌,招牌上都稱讃說是五星級的理髪店!孫兒 Yonah還要我把他繪製的招牌貼在我家的門上,以招來更多的顧客。

我很高興在西北大學就讀時,不但拿了學位,也練了一手理髪的手藝!(寫於北加東灣,10/25/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