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板價的台灣 (外國倫 )

以前我每年去台灣渡假,回美國的時候,行李箱裡裝的除了在台南林百貨買的紀念品,最珍貴的大概就是從台灣帶回美國的「磅米芳」。回到美國上班,我在辦公室吃磅米芳,一天大概吃三片,怕吃太快吃完就沒了,吃太慢又怕不脆了。

我在美國住那麼久,當然吃過好的牛排,可是我最懷念的還是在台南旅遊才能品嚐的台南牛肉湯。對我們這些住在海外的僑胞來說,台灣的美食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只有回台灣渡假的時候才吃的到。

我第一次寫跟台灣美食相關的文章卻是在講台灣的一些路邊攤和餐廳的衛生讓人不敢恭維,結果一位網友留言:「你沒有在台灣做過餐飲業就沒資格批評,一碗麵才收你多少錢? 利潤這麼低,怎麼可能還要兼顧衛生。」

看了那個人的留言,我深感不可思議,原來老闆上菜的時候手指插到湯裡是因為消費者的錢付的不夠?找錢不洗手,然後在看起來很髒的抹布上抹一下就繼續做食物才能降低成本?

昨天看到PTT的一則消息是,日本要做台灣風味的夜市。台灣人在這個PTT貼文下面的留言:

「地板要坑坑巴巴,到處都有亂吐檳榔渣,然後永遠沒有乾燥的時候;桌子要微黏,最好用一塊抹布整天不洗重複擦拭,擦拭只是動作不為清潔,視覺上桌面沒有掉落的食材配料就可以。」

「太乾淨了不像+1 地板不夠黏 失敗」

「老闆娘端碗的手指有插在湯裡面嗎?沒有的話不要跟我說台灣味。」

可見大部分的台灣人也知道台灣餐飲業衛生不好的問題。

我有一次去日本旅遊,體驗了日本的精緻和高品質,我讚嘆不已。在日本吃飯,一般價位當然比台灣高,但是物超所值。我心想:日本這麼乾淨,水準這麼高,我對日本的食品有高度信心,如果可以選擇我一定會買日本製的食品。

我一直記得我表弟對我說:「台灣還有人週末搭飛機去日本買米耶!」我表弟的這句話就很清楚的說明了:提升衛生,提升品質是有價值的!

日本人只是保持街道整潔,確保食品衛生安全,把自己的古蹟文化維護完善,就已經是一流的觀光勝地了。

所以那位台灣人在臉書上回我:「一碗麵才收你多少錢,你還能要求什麼衛生?」我覺得他搞錯問題根源,台灣的許多餐廳仍是銅板價是因為品質沒有提升,而不是價錢低所以無法提高衛生品質。

新聞提到台灣夜市,餐廳營業額是30年來最慘,我認為台灣政府應該在這段時間輔導所有餐飲業者轉型,把餐廳衛生評分制度上線,趁機讓所有攤商註冊營業登記,輔導餐廳攤販全體升級刷卡手機結帳系統,輔導推廣中英雙語菜單,從頭到尾設計一套全面無接觸式的用餐體驗,讓台灣不止是抗疫模範生,也提升台灣的餐飲產業競爭力。

不幸的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似乎喜歡用「做建設」的方式來改善很多問題,最好的例子就是韓國瑜說要做個愛情摩天輪來吸引觀光客。

我認為台灣進步緩慢的原因是政府沒做好管理,因為制定規範,懲罰衛生沒有達到標準的餐廳,會惹來民怨,所以政府不敢管制,可是大多數的人不會反對政府做建設。所以台灣變成這樣的國家:黑黑的指甲垢插在湯裡,夜市和菜市場有摩托車穿越,有野狗穿梭,再加上二手煙,已經習慣了,沒關係。然後大家期待下一個水泥工程可以吸引觀光客,帶來人潮。

韓國瑜的愛情摩天輪願景其實反應了: 有太多台灣人沒有決心面對問題根源,不願意用行動要求立委制定規範,不關心傳統市場和夜市的衛生,卻只希望政府花錢做建設吸引觀光客。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台灣人持續這種「大建設思維」,而不思考如何提高自身的價值,台灣的夜市攤販,許多餐飲業,就會一直是銅板價,台灣就只能是銅板價的台灣。
(作者小時候隨全家移民美國,曾在美國政府內任系統分析師14年,回台後曾任職於台灣政府部門,作品常見於台灣媒體,深受年輕人喜愛。)091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