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人員的辛酸 (陳茂雄)

陳茂雄

 

台灣人缺乏保險觀念,全民健保註定要失敗,可是目前卻成為傲人的制度,其原因是壓榨醫療人員,尤其是護理人員

據媒體報導,日前一名年輕爸爸凌晨帶著發高燒的三歲女兒至新北市新店耕莘醫院急診室就醫,當時在急診室負責檢傷的一名護理師正在替其他病人檢傷,因而請對方稍待,不料等待期間,女兒就在爸爸身上吐了。見女兒發燒嘔吐在自己身上,該年輕人乃爆罵「我小孩吐了你們不用負責任嗎?你們到底在幹嘛!」不只不理他人勸解,還變本加厲謾罵,「我要打電話叫人!醫生呢,你們都不用處理的嗎。」護理師遭對方狂罵,在按順序替他女兒檢傷後,仍嚇得「手在抖,心跳很快」,待對方離去,終於按耐不住情緒,在同事面前大哭。

上述場景在醫院常出現,甚至於發生傷害事件。以前醫療人員備受尊重,一般人花錢看病,卻認為承受醫療人員的照顧,因而對醫療人員感恩,若因病去世,也認定是自己的命運,很少發生醫療糾紛。自從實施全民健保之後,醫病關係全面改觀,變成商業行為,醫療人員不受尊重。實施全民健保之後,不只醫病關係變差,更重要的問題是台灣人缺乏保險觀念,不覺得繳了保費不必看病是幸運的,剛開始投保人作弊,後來醫師也跟進,最後大醫院出現嚴重的弊端,訛詐全民健保。大家覺得醫療機構是弊端大戶,連帶促使醫療人員不受尊重。

多數台灣人喜歡賭博,卻排斥保險。兩者的差別是前者在幸運時獲得一筆財富,保險則是在不幸時獲得補償。台灣人的習慣只思考幸運,不會留意不幸。以前的愛國獎券是政府一筆重要收入,後來有太多人利用愛國獎券賭「大家樂」,幾乎全民皆賭,有人向蔣經國陳述,「全國只剩下我們兩人沒有賭『大家樂』」,愛國獎券因而停止發行,不過還是有一大票人轉向六合彩。

白種人雖然也有大規模的合法賭場,但其賭博人口密度遠低於台灣,他們倒是相當重視保險,時常會投意外險,也就是他們會思考發生不幸時的場景。台灣人則將注意力集中在幸運,對意外險不感興趣,有回收的壽險還有人問津,至於意外險,只有主辦活動的團體會辦,很少個人投意外險。依保險觀念,投了保不必看病就是幸運,反而那些天天看病者才是不幸,問題是台灣人只喜歡投資,缺乏保險的概念。

開設全民健保初期,每月都有盈餘,後來轉為虧損,且漏洞越來越大。剛開始實施全民健保時,大家不知道作弊,因而有盈餘,幾個月過去,投保人並不認為不看病是一種幸運,因而有人想將保費回收,所以出現弊端。後來有些醫師與投保人合作共同作弊,最後是大醫院施展各種招數挖全民健保的錢,最普遍的是不需要的檢查。因應收支不平衡,健保局只好對各種給付打折,醫院則以壓榨醫療人員來降低成本。

依台灣醫院的風氣,全民健保是撐不下去,醫院轉而壓榨醫療人員,尤其是護理人員,最重要的是醫療人員不能罷工,被壓榨只能自認倒楣。護理人員上班時,接班的半小時不算上班,下班者當然也被壓榨半小時,每天就被雇主壓榨了一小時。相對的,華航員工由公司提供交通車,且上了交通車就算上班。護理人員被雇主壓榨,又要面對病患的欺負,誰關心他們?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