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登山、開講的好時光 (劉文義)

七月十六日,星期六,是小暑的「三伏天」 (註一)。

如此微熱薄風的夏日早晨,𨑨迌出遊的地點,當然選擇樹蔭下的步道「尚介好」。

當日早晨,原本計劃到南加州柑仔縣(Orange County) 內的 Santiago(註二) Regional Park 內,谷底低窪處,蓋覆著許多 Coast-live-oak 樹蔭之泥土路,步行𨑨迌;然而一行十人,分乘兩部車,八點四十分左右,抵達公園,下車後,驀然發現公園內,曾因野火肆虐,而已封閉好幾年的 Pacific Trail,居然已經全面開放,心中一喜,馬上改弦易轍,決定領著「𨑨迌陣」耆老們,循著這山徑, 登山𨑨迌。

2006 年從 GM 退休後,捨不得離開密西根州的林木、溪流、湖水等等風光、景致,整年大部分的日子,還是住在密州 Novi 樹林內的 Condo 老家,過著遊山玩水的逍遙生活。只在寒冬來臨前,如候鳥一般,「飛來」南加州 Tustin 的另一處 Condo 家,住宿大約三、四個月光景,以避開密西根州嚴冬之寒徹冰雪。

當時在加州過冬的時候,幾乎每天早餐過後,就出門離開這 Condo、冬季 「小窩」,四處遊蕩、𨑨迌,充分享受南加州戶外冬陽的溫煦;而離 Tustin 住家近的 Santiago Regional Park 內的 Pacific Trail, 也是我們夫妻兩人,冬日常遊的「好所在」之一。

Santiago Regional Park 主要的設施及步道,是座落於一開濶的山谷內的乾河畔,此處常綠的 Coast-live-oak,郁郁葱葱;然而 Pacific Trail 、這條通往山頂崚台的爬山小徑,卻是在這公園西南方之開闊、少有大樹的荒丘山坡地。

回憶「火吻」前,在冬日暖陽下,循著 Natural Trail 前行,不久就可抵達 Pacific Trail 的進口處,穿過一些雜木後,視野豁然開朗,而再往前的登山土徑,是一曲曲折折、易滑的羊腸小道,路坡較斜,「中度」難爬,一路多得小心翼翼地慢行,以防一些不可預期的突發狀況,也不時停歇,舒展緊繃的筋骨。

Pacific Trail 路旁附近,多是大片的疏薄荒草,不時也能喜見零零星星矮叢的 sage (鼠尾草);而在離山徑不遠處的斜坡上,有株孤獨的大樹,偶見 Red-tailed Hawk(红尾鵟)、Scrub Jay ( 西叢鴉)等飛禽,憩息於其枝葉間,平添了不少登山𨑨迌的野趣。

登山途中,常常轉首遠眺,映入眼簾𥚃,或是公園谷底,西北方開口處之平地上,綠樹叢𥚃的無數房舍;或是乾河對岸、東南方之土坡高處,綿綿不絕的住宅;或是嵌在山丘半腰上的九十號 Imperial 公路等等,這些不一樣的地景,結合了藍天白雲,提供了幅幅精彩的畫面,成就了登山客的好心情,超棒!

Pacific Trail 擁有如此吸睛的景致,也是我過去三不五時,不辭驚險,走訪此山徑的主因。

十年前,決定「完全」定居於「好天氣」的南加州,而賣掉了密州的 Novi 的住屋,以及加州 Tustin 的小 Condo 後,或是住過 Mission Viejo,或是現居於 Laguna Woods Village , 總覺得開車到 Santiago Regional Park,路遠費時,因而多年來,已經不再有𨑨迌 Pacific Trail 之舉。

如今怦然心動,決意再次登爬 Pacific Trail,只是想讓同行的台灣耆老們,也能有機會享有我夫妻過去𨑨迌、登爬此山路的樂趣罷了。

經過一場野火洗禮後的 Pacific Trail, 入口處的雜木林和沿途不少的 sage 灌木叢多已消失不見,而那株孤獨的大樹,也只剩下一小截焦黑的樹身。

如今重修、改建過的 Pacific Trail,已經改頭換面,不再是往日那般難行的窄徑,取而代之的是一寬敞、好走的黃泥路,在路旁險要處,也架設了圓木護柵,對於登山客的安全保護與方便,著實有相當明顯的改善,也消除了昔日行走 Pacific Trail 時的驚險。

登山途中,沿路看見了一些正在「努力」成長中的新生小灌木叢,俯瞰谷底,仍然是密密麻麻的 coast-live-oak 樹林,遠眺「對岸」,青天與山色、民屋、Imperial 公路的美麗組合之景色,仍然是如此迷人,Pacific Trail 真不愧為是一條令人「心花開」的山路!

我們這「陣」台灣耆老,終於成功登上山頂稜臺,一起站立在此高地上,童心未泯,先拍張「到此一遊」的照片存證,最重要 ,一笑!

此時,放眼遙望,天高地遼,遠方天幕盡處,雲煙濛濛,彷彿天下人間,「已」盡在腳底,頗有宛如飛禽高翔,鳥瞰四方,天蒼地茫的感覺,超酷!

在此360度,視野極為開濶的山頂台地,停留好一會後,就循著山徑的「loop」設計,繼續前行下山。

Pacific Trail 因無樹蔭遮擋夏日暑氣,所以沿途並未太多的耽擱,上、下山大概也只花了一個半小時左右而已。

下山後,耆老們走到公園乾河畔的野餐區,圍坐樹蔭下的野餐桌,享受多汁的西瓜,稍稍消降些暑氣。

原本講好再走一程乾溪畔之林蔭步道,但是眾人一坐下來,吃了西瓜,又經樹蔭下的輕風拂面,愜意慵懶,油然而生,這群「 𨑨迌人」多不想再動啦。

雖然還不到早上十一點,還是決意提早食用自帶的午餐,同時也打開了話匣子,「開講」的餘興節目,就此開鑼。

話題除了環繞著萬一有事,如何能「及時」通知、聯絡兒女,應有的事前安排外,也談及如果得了老人痴呆症,又如何選擇居所?或是搬去與兒女比鄰而居?或是雇人照顧,終老此村(Laguna Woods Village)?或是回台,進住安養院?等等,不一而足,甚至也論及墓地以及土葬、火葬、海葬、樹葬、天葬等身後事的優劣想法,可惜的這些疑問,多有「現時」找不到標準答案的難處。

當觸及到這些問題時,同鄉們居然是人人能談笑生風,毫無禁忌,如此豁達,真是不簡單。

好罷,對於這些林林總總的「大哉問」 ,還沒有答案的問題,放在心頭就好;人生走到那「坎站」時,很多事情,常常已經無法自理,而妻子、女兒、自會有她們的想法,替我安排妥當,我總得坦然接受,奈何?

不如珍惜現在,好好地把握著每一天,快樂度過,才是最重要的,不是麼?

悄悄地告訴你,那天我們這群耆老者,又享有一次快樂的登山、開講好時光,真好!(加州 Laguna Woods 台美人)

註一 :https://baike.baidu.com/item/三伏天/6224705

註二:Santiago 這個地名,西班牙人喜歡取用,台灣也有一處地方,被西班牙人命名為 Santiago

1626年5月5日,來自菲律賓的西班牙船艦,航抵台灣東北角海域,準備進佔北台灣,而西班牙人就將此地原住民村落 Caquiunauan 稱為 「Santiago」,然而當初漢人先民,卻五音不全地將 Santiago 音譯成「三貂嶺」,所以今日台灣才有如此的漢文地名。

而今這鄰近我台灣故鄉台北縣九份的 「三貂嶺」英文地名, 卻又捨棄原有 Santiago 而不用,而使用「中翻英」的音譯手法,譯成為 Sandiaolin,如此英翻中,中翻英,反覆兩次來回的音譯結果,把往昔的 Santiago 變成了今日的 Sandiaolin,完全走了樣了,喪失了西班牙人曾進駐北台灣之歷史痕跡,實在令人可笑、惋惜。

(南加州 Laguna Woods 台美人)07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