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巴西北疆 探紅髮小戰士 (歐李國慶)

0
427
Soldadinho瀕臨絕種的雀烏種類,全球只有約800隻。歐李國慶/攝

依每年的例行的規劃,我們在年底或次年初,總要到巴西聖保羅市的老家,去與家屬相聚一段時日。在未去巴西之前,曾閱讀了一本由康奈爾大學鳥類實驗室出版的雜誌,書名為“LIVING BIRD“ (2018年春季刊,三十七卷)。該書中詳细介紹了巴西北方有一種鳥,巴西名稱為Soldadinho(小戰士,阿拉里皮嬌鶲)。是一種頭頂有红色冠蓋,並延及其背頂,全身上部呈鮮紅色,而腹部則現雪白色,主冀邊沿至尾端則呈細條狀的黑色,是相當漂亮、美麗的鳥。其體形大小有若普通的麻雀。據稱全世界僅該處有這種鳥,且為瀕臨絕種的雀烏種類,全球只有約800隻。是以,特引起了筆者相當的興趣,而我們亦正有赴巴西之計劃,乃決心於赴巴西後專程到該北方領域,一探盧山真面目。

2018年9月26日,我們夫婦倆人搭了美籍航空DELTA AIRLINE自LA返巴西聖保羅市,先由LA飛往ATLANTA,在此換了由此城直飛聖保羅的班機,於次日中午時分到達了聖保羅市. 雖是如以往的例行性探望大兒子崇謙一家人,但亦兼了一向所期待的巴西遊歷。巴西彊域廣闊,任你再會遊歷,亦不易走遍全其土。

到了聖保羅家休息一段時日之後,於十月四日再度束裝,搭國内航缐GOL班機,由聖保羅市直飛向北方,至CEARA州的一個城,稱JUAZEIRO DO NORTE的地方。大約飛行了三個小時餘。落地之後,即租了一部車,開往我們的頭一個目的地-CRATO,是一處名不見經傳的鄉下小城市,找上旅舍落脚之後,即透該旅舍之推介,雇了一位嚮導,作為帶領我們去參觀的領頭羊。在旅舍休息一夜後,次日我們先去了在該城附近山裡的一處林區,觀賞了主要目標-Soldadinho鳥。因有詳細的旅遊指南,復以城市甚小,該鳥棲息之山區,即位於該城外不遠之處,所以,未找上那嚮導,而直接拜訪了管理那山區辦公室的一位職員,請他帶領我們進入有鳥的山徑。其實該山路並不長,總加起來不出2哩,成L形倒橫過來的路狀,沿著該山路,鋪設有簡易的水泥路面,路寬比我們台灣的牛車路,還略大一些。

在沿著靠山坡的路沿,有一條水色清澈透明的小山水溝,直流到山下面的村落。山溝之水係源自於上遊的一處水泉,村民的生活,靠此水维生。而Soldadinho即棲息於此水溝兩傍的欉林中。當你看到那红頂白肚的鳥,真是興奮莫明,實物比照片所見者更美。該鳥亦非靜靜停留在樹枝間等你拍照。在樹枝間跳躍,飛來飛去,追逐它們已費一大半天,還汗流夾背,跟著牠們流竄。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拍到數張令人滿意的鳥照。折騰了半天,總有了代價,於是就此收工,返回了休息廳點了中餐用飯。有趣的是,在飯桌上引來了一群小獮猴向你要食物,矯小玲寵,其模樣甚可愛,惹人喜歡。飯間牠們直來到你的飯桌上要東西,給予一點食物,兩手一捧就跑得遠遠去享受牠們的食物了。

小獮猴矯小玲寵,模樣甚可愛。歐李國慶/攝

次日,繼續按我們的行程計劃,到另一處稱Juazeiro do Norte地方,目的是參觀一處從前巴西印帝安土著留下的遺址。不知是那一年代前留下的岩洞區,位於廣大平原中,坐立在山丘上,四周仍呈現了稀疏的欉林、草原及沙漠。當時仍屬石器時代,這些先民就在山腰處,挖了洞或利用現有的自然岩洞,能避風雨及野獸,即成為他們的家。居其間還可看到他們燒火取煖的痕跡。在洞壁上還可見到清淅的壁畫,有狗、鹿、蛇。還有人物活動等之畫,呈現了人類自古即有畫作的天分。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當時的人類没有交通工具,何以能到此內陸的荒郊野外落户?此與我們在北美Arizona卅Petrify Forest地區所見原住民的廢墟頗為類似。據此,亦可令吾人聯想到人類先民的生活進化,粗獷,簡陋,大都相似,相差無幾矣。

數日來的奔波,體能的消耗,疲憊是理所當然之事,惟對自然有興趣的我,依舊樂於奔命、增進見識,滿足好奇,人生有何樂可與此相比的?

巴西幅員廣闊,所涵事物,就是我們曾在該國居住了十餘年,仍無法窺其全貌,尤以因地域的差異,其生態、動植相,迥然相異,大大不相同。地廣人稀,很多地方仍保持了原始風貌。亦為筆者最感興趣之處。盼今後仍有機會多方走動,多認識這陌生的國土。(作者為南加鄉親)0213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