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巨獸蠢動 Fed恐提前升息

圖為紐約證交所外觀。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5月4日語出驚人地表示,如果4兆美元財政計畫啟動,聯準會(Fed)恐怕不得不升息。但不到12小時,葉倫立即改口說近期任何通膨上升都只是「暫時的」。隨後美國公布4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創金融危機以來最高,引發市場恐慌、美股急挫。雖然Fed堅稱2023年才會調整政策,但Fed有沒有可能「看錯」?市場擔心,接下來若通膨持續放大,是否會提早升息?

葉倫在5月初的「無心之語」,道盡了市場的疑惑。葉倫說,「儘管政府的額外支出計劃相對於整個經濟規模來說較小,但Fed有可能不得不升息,以確保美國經濟不會過熱」。這雖然只是葉倫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攪動整個市場的情緒,也顯示利率問題,就是決定目前股市熱度的關鍵。

應該怎麼看待葉倫的這番話呢?由於葉倫是十分清楚Fed和財政部之間分界的人,因此外界普遍認為,葉倫的言論似乎是在暗示,拜登政府並沒有向Fed施壓,要求Fed壓低利率。

接著,美國公布最新4月CPI年增4.2%,遠高於市場預期,且創下12年來最大漲幅。4月CPI大增主要動力,來自於能源和交通運輸,這兩類的通膨上升,主要和3個因素有關,分別是去年基期較低、經濟復甦加速,以及汽車晶片短缺。在此之前,全球已經經歷數個月的大宗商品上漲,通膨擔憂也迅速蔓延。

通膨數據引起市場軒然大波,但Fed官員態度未變。Fed主席鮑爾認為,高通膨是暫時的,美國經濟復甦雖取得進展,但並不平均,包括低收入和少數族群等的復甦相對較慢;Fed副主席也出面淡化通膨上升的影響,並表示這很大程度是由暫時性的因素造成的。

事實上,在Fed導入「平均通膨目標」,允許通膨在一段時間內超過2%目標之後,緊縮貨幣政策的門檻已經有所提升。從產出缺口、薪資收入等決定通膨的核心因素來看,目前的通膨確實還不至於讓Fed動手縮表、升息。而且美國目前經濟復甦的狀況不錯,這點觀察PMI數據跟高漲的原油價格就可以知道。

Fed緊縮貨幣 須有2要件

只不過,Fed要開始緊縮貨幣政策,至少要滿足2個條件,一段時間通膨平均值到達一定水準,還有就是「充分就業」。但5月7日公布的美國非農數據不如預期,主要可能因高額的補貼政策,導致就業供給不足,大家不願意出來工作,除非薪資漲過補貼的程度。現在,通膨遠遠跑在就業前面,如果Fed堅持兩項指標都要達標,那麼恐怕下場就是太晚升息。

而在美元超額供給的情況下,估計接下來美國通膨的壓力只會更大。甚至有人預估,5月美國CPI可能會衝高到6-7%。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教授西格爾(Jeremy Siegel)在接受CNBC訪問時甚至表示,由於前所未有的財政刺激和美元貨幣供給,未來2-3年通膨恐衝至20%。

那麼,問題來了,Fed雖然在看到4月數據後,強調高通膨只是「暫時的」,但如果真的誤判情勢,Fed會放任通膨無止盡地擴張嗎?

美國完全重啟經濟  通膨將大爆發

全球經濟從疫情後的復甦走向過熱,Fed的決策也迫在眉睫。而且通膨如果沒有如預期的消退,也將阻礙美國的經濟復甦計畫。比起高通膨到底會持續多久,市場更擔心的是,Fed或許不得不急轉彎,在計畫前提前升息。

西格爾也批評鮑爾對平抑近期的通膨無作為,稱鮑爾是他看過「最鴿派的主席」。西格爾認為,超額的貨幣供給將首先流向股市,等到美國完全重啟經濟,通膨將會大爆發,屆時Fed將被迫出手,以免物價成本持續升高,傷害到一般的美國民眾。

如果一直到2021下半年,通膨還是居高不下,無法回到先前水準,Fed恐怕必須重新評估通膨的風險,並緊急收緊貨幣政策來因應市場過熱,在幾個月內啟動包括縮減QE等政策,升息的節奏也很有可能提前到2022的上半年。

至於要到什麼程度,Fed才會放棄超寬鬆的立場,開始考慮緊縮?華爾街日報分析,目前看來Fed能容忍通膨上升的程度,遠比消費者還要高,即使通膨很可能飆破5%,只要Fed預期通膨會降,投資人和勞工也對此有信心,Fed就沒有壓力要採取行動,就看通膨高到什麼程度,會動搖市場的信任。

2021年下半年通膨若仍高 恐迫Fed轉向

過去40年來,全球央行一直把打擊通膨列為首要任務,不過金融市場現在正處於政策轉向,包括政治、經濟、國際關係、人口結構和勞動力狀況都轉向「支持通膨」。這個現象是很明顯的,從哪些地方可以看出?

首先,以Fed為首的全球央行不再那麼擔心通膨;第2,在政治上轉為現在多花、以後少還,各國政府更偏好擴大支出帶來的好處;第3,過去自由貿易帶來競爭、壓低物價,但貿易保護主義崛起,使得全球化腳步放緩;第4,人口結構改變,勞工面臨的競爭減少,可以要求更高的薪資;最後,工會將獲得更多力量,也為薪資和物價帶來上行壓力。

在上一次通膨政策轉向時,Fed前主席沃克以經濟衰退為代價,抑制了1980年代嚴重的通貨膨漲。10年後,換算成年率的物價漲幅再次超過了6%。當時也很少人相信,通膨將會低迷一整個世代,但確實是發生了。不過,一旦判斷錯誤,將會付出龐大的代價。

華爾街日報指出,首先,10年期美國國債的投資人將因更高的通膨而損失慘重。接著,就算只是達到Fed 2%的目標,也代表整體消費力減弱。如果通膨回升到1990年代平均的3%水準,將帶來令人痛苦不堪的後果。更可怕的是,人們也擔心,通膨率若上升至1980年代的的平均水準,也就是5%以上,美國公債將血流成河。

至於在美股方面,根據美國銀行的調查,過去2個月,疫情不再是股市投資人最擔心的問題,取而代之的是債市恐慌和通膨激增的可能性。雖然投資人普遍信任鮑爾的說法,但仍謹慎看待,且目前美股估值偏高,一旦Fed出現任何改變政策的暗示,都將成為動搖股市信心的最大風險。自由時報051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