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中共代理人」 (鄒景雯)

鄒景雯

 

昨天,全球有六十多個城市同步針對香港發起聲援活動,除了香港主場,台灣是最具指標性意義的國家之一,就因為如此,藝人何韻詩在這裡被鎖定,遭到中國的尾巴勢力、統促黨給潑上了紅漆。這個預謀性的犯罪,具有多面向的目的,其犖犖大者,正在挑釁民主的脆弱。而我們的因應又是什麼?

  • 「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29日下午在台北登場,香港歌手何韻詩遭潑紅漆。(記者羅沛德攝) 「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29日下午在台北登場,香港歌手何韻詩遭潑紅漆。(記者羅沛德攝)

毫無疑問,統促黨在台灣當然是「中共代理人」,這個組織利用民主國家的法治,依據政黨法成立,再挾持言論自由的寬疏,公然主張國家可以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進而趁隙於社會的對立分歧。二○○五年正式成立以來,持續採取各種實際行動為敵國鼓吹,包括遊行示威、以人力物力介入選舉,甚至全面發展「組織」以壯大力量、收攏人心。這些眼睜睜的事實,這麼多年不都與大家「和諧」存在於同一個生活空間,歷任擁有公權力者有誰有效地監控並壓制他們的異質性?

這種顯性的「中共代理人」在台灣橫行,令國人或外來旅客敢怒不敢言,早就不始於今日。這次朝著何韻詩行兇的現行犯,有人即是累犯,去年三月曾以生髮劑突襲蔡丁貴,事後又如何?換言之,這群人深諳國內相關法條,並且逐步建立了如何以最小代價、順利侵害關鍵人、達成最大震懾、以對北京表忠的標準作業模式,這次以升級版改到香港人身上演練,已經當場讓地主國顏面盡掃落地。

這件意外事件的發生,可以當作是兩岸政治鬥爭的牛刀小試,一邊的民間想藉九二九活動向中國釋出反對訊號,為香港的抗爭撐出空間,執政黨看準親中在野黨的左支右絀,也順勢做為有利大選脈絡的造勢議題;另一邊的中國處於防守,則擺明落於被動,在這種態勢下,對岸從我們的內部發動,以逸待勞捅了一個「破口」。台灣沒有做好「危機預防」,顯然是情蒐掌握未能到位,各相關系統的統整也不夠,以致讓中國藉由統派份子、第五縱隊遂了鳥願,這個問題定性,絕對可受公評。因此,這紅漆,何止只灑在了何韻詩的身上?國內不講,兩週前邀請何韻詩等人出席聽證會的美國國會,不也一起成為中國勢力「教訓」的對象?這個效應的擴散,當然是北京要的。

昨天,許多台灣人真的都生氣了。蔡總統特別出面警告:「不要挑戰台灣的民主法治」,絕對是體察到了箇中的嚴重性,那麼在接續的善後處理上,執政黨必須扳回一城,尤其這是一個標榜能捍衛民主的政府。

眼前最起碼要交代的是,這兩個統促黨的幹部能怎麼法辦?整個統促黨會因此付出多大的政治代價?鑒於「中共代理人」過去多番試法行動都魔高一丈的現實限制,這事不能推卸給執行層次的警方了事,國安單位要拿出辦法、負責擔綱,向全民具體詮釋何謂「嚴辦」,否則今後如何能從反送中、反專制浪潮中,繼續撿槍、撿砲?自由時報09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