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人…(王國論)

電影神鬼戰士,羅素.克洛演的主角就被圍起來「放血」再給戰。

國民黨吳敦義主席,到底自己選不選,十日終於被逼出答案,但說話卻是吞吞吐吐,連「萬分之一」亦不可得,真是好生不願意,到底該不該去香港砸「鐵板神算」的招牌,吳主席該考慮。

另一個黨中央,遊戲規則亦如兒戲,幹嘛如此費事?小英不是不畏戰!全台灣人都快吐血,中執委卻可全部無異議通過。這得票率,比習大大的九十九%還漂亮;跟早年老K黨的「全部起立鼓掌」通過相同。

其實可以更簡單,你看電影神鬼戰士,羅素.克洛演的主角就被圍起來「放血」再給戰,何須縛手縛腳,小英亦不用畏戰。而這樣搞,會不會丟人現眼?倒是無足掛慮,神鬼戰士不就是光天化日,在眾目睽睽下搬演!

除非背後真的有隻手在操弄,否則這個幫派,真的有個「尚黑中央」。一再放任修改有利於己的規則、時程,卻恥言「尊重」,是嫌對手被「放血」還不夠嗎?

這兩個幫派的要人,搞成今天的醜態百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因看到自己民調低,一一二四選贏的,跟選輸的民調都低,這倒奇怪,足證醜態源自心態—都想做大官!

兩個人都想做大官,都肖想選總統,包裝的口號是為台灣二三○○萬人,但台灣人卻不甩,民調低是答案。

尚黑中央的這一群幫閒,只顧著一己利益,迴護這盆溫室的花朵,不給戰,這不正落入先前「空心菜」之譏嗎?「特首」或許可用協調的,可用喬的,但台灣的總統除了選戰,還是選戰!

好似台灣民間的野台戲,鋼管女郎在上邊賣力的耍舞,主持人亦喊得漫天價響,但台下觀眾沒一隻。這時,如果還耍嘴皮「民調是死的」,那這戲就是農曆七月墓仔埔普渡—見鬼。

初選的大戲鑼鼓正喧天,既然要參加初選,怎可能退選?協調甚麼?就拿黨來陪葬吧,期程也許可以延到年底,反正要陪葬鮮貨好些。

至於無法起死回生的民調,就有請茅山道士來超渡了!(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