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黨怎麼爛成這樣 (金恒煒)

金恒煒

民主政治是藝術而不止於技術,藝術的定義很難下,但以反證來檢視,獨裁政治則是技術性十足,用拳頭決勝負。那麼,民進黨四月十日討論總統候選人的中執會,到底屬藝術性的民主方式或技術性的獨裁方式?

先看看民進黨事前的官方網頁。網頁中有黨主席卓榮泰信誓旦旦的格言:「黨主席既因制度保障而來,就為保障制度而生!」一副壯烈的口吻,好佳在。另一個預告是中執會會後的記者會訂在四時開始,也掛上黨主席的玉照。預定在四時,可以推知是按表操課,一時半開議,二個小時結束,有半小時迂迴時間,然後黨主席記者會。

最後決議的結果,明顯違背「保障制度而生」的誓言。其實中執會還沒有開已有先兆,原定一時半開會突延到三時,這就是「壞的開始」,會前之詭譎多變,已嗅得出不好的味道。會議開畢,重大到可以震動國際視聽的記者會竟然黨主席神隱,不敢現身,「天崩地裂跑出一隻小老鼠」,秘書長羅文嘉一臉倉皇的站在記者會的發言台上,一再強調「初選機制不改變、流程不改變」,不過是把初選硬延到五月廿二日的搪塞話,這是一變;要立委初選完成後再進行總統的初選,這是二變。民進黨中執會玩的是把「量變」變成「質變」的伎倆。七尺之童都騙不了要騙誰!

從民進黨中執會決議的結果來看,一方面當然是挺英派贏了,但也沒有「全贏」,至少但聞樓梯響的「霸王條款」不敢祭出了,這表示清議還是有力量制衡的。他/她們的新策略是「以時間換空間」,利用手上資源製造「英粉」網軍,拉抬蔡英文,但從另一方面看,蔡英文掌黨機器十年、當總統三年,挾豐沛的行政資源及人事大權,不過兩年半就被看破手腳;中執會挺英派超過九成九以上(?),民進黨竟不敢依正義原則及程序公平辦初選。黨中央一邊呼籲不要造成「對立」,殊不知拖延愈久,「對立」愈厲害,見血見骨的傷害一定會拖延到大選還停不了。原本靠初選讓有勝算的候選人出線,現在恐怕連黨都要陪葬下去。

這次民進黨中執會的運作,我們看到蔡英文政治操作的影子:一個是「當斷不斷」、「以拖待變」的一貫作風,這在蔡英文三年執政已表現無遺了;另一個是「交換」,正義原則擺一邊。二○一一年現任立委王定宇參加黨內立委初選勝出,結果被做掉,有社團去見當時的黨主席小英要求主持公道,她表示自己沒有籌碼去「交換」。黨中央把總統初選放在立委初選提名之後,叫人質疑是不是又玩「利益交換」的老把戲?不要忘記府院有龐大的資本,可以示惠所有立委候選人。中執會前夕英派已沙盤推演,難怪會後蔡英文說了然於胸的話:「國家大於政黨」,反觀賴清德,只無奈表示沒接獲徵詢云云。黨中央背後果然有一隻手在操作?

中執會的決議,受傷最大的不是別人而是黨主席卓榮泰,更是民進黨。無論從合法性、合理性、正當性的角度檢視,卓榮泰都不能自圓其說,民進黨都不能取信於人。我們要問的是,民進黨真的輸不怕?「九合一」後已進加護病房,現在要拔呼吸器?為蔡英文一人而毀掉整個黨;「厲害了,我的黨」。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041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