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史上最糟的一年(曾泰元)

 

享譽全球的美國《時代雜誌》(Time),在最新一期的封面出了個設計的奇招。雜誌以純白色為底,又粗又黑的「二○二○」橫亙其中,一個血紅色的大叉(╳),無情地刺穿劃過,衝擊了讀者的視覺。在淒寒悚然的封面下方,「THE WORST YEAR EVER」(史上最糟的一年)排成三行小字,全部大寫,分段強調,彷彿是年底發出的微弱之聲,字字怦然,節奏震撼。

二○二○年就要結束了。回顧這一年,相信許多人也都深有同感,唉,實乃多事之秋也。在過去一年裡,這個世界真的是動盪不安,災難不斷,疫情為最。

我在東吳大學英文系任教,教授一門「英語構詞法」的選修課,二○○○年秋季首度開設,剛剛屆滿二十年。這門課從不同的構詞法切入,系統性地介紹英文單字,外來語所佔的比重很高,來自拉丁文的借詞更是佔據半壁江山。其中固定會介紹的拉丁文詞語,有個「annus horribilis」(多災多難的一年,字面意義「可怕的一年」),放在二○二○年,格外恰當。

兩百年前的英國浪漫主義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在其名詩《西風頌》(Ode to the West Wind)裡寫道:「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全世界都還處在疫情的冬天,雖然寒冷漫長,但隨著疫苗的問世,終將迎來疫情遠颺的春天。

對於全世界而言,今年二○二○年毫無疑問的,是個「annus horribilis」(多災多難的一年)。展望未來,明年的二○二一年,必將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否極泰來,成為「annus mirabilis」(精彩非凡的一年,拉丁文,字面意義「奇蹟般的一年」)。且讓我們雙手合十(namaste),衷心企盼,天佑蒼生。

(作者是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自由時報120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