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方向的孤雁 (蘭雨靜)

蘭雨靜

莫非是誤飛進入中共統網?

十二月十九日「反小英」的某小報,刊載下記的一文:【專文】請台美鄉親不要和川普一起「打人喊救人」-第十一次「建國正名制憲」國際線上座談會 後記-

文中特地強調「川普和蔡英文的相同點」,作者如此說:

<不少《座談會》的成員,一談到川普,聯想的第一人是拜登。我不同,我聯想到的第一人是蔡英文。成員打臉拜登,我打臉蔡英文。他們的相同點是:

‧ 兩人出生都咬金湯匙。

‧ 兩個人都會講白賊(kong peh-chhat),惡名都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 兩人所僱用的律師都不稱職。

‧ 兩人都是掌握權力的人。照弗林在 Jericho March 的說法,聖經憲法有關「個人自由 individual freedom」,無關「集體自由 collective freedom」。我推想,「個人自由」例如當政即可像蔡英文一樣,靠權勢封存不利個資,或像川普一樣,大選過後,毫無證據,即自稱當選,且誣告拜登「竊選 steal the election」。

‧ 兩人都抹紅對手。蔡英文抹紅自媒體主持人彭文正,川普抹紅競選對手拜登,以及同是共和黨主持 Georgia 州大選選務的州長 Brian Kemp 和州務卿 Brad Raffensperger 。他們因不答應川普的指意幫他努力翻盤,便被川普的律師 Lin Wood 羞辱成帶有五星旗口罩的紅色集團份子。>

作者是一位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永久會員。文章小標題,寫明是「建國正名制憲」國際線上座談會後記。卻專事在鼓勵台灣人反小英。

是個團體嗎,不像。因為他的文開頭就說,「不少《座談會》的成員,一談到川普,聯想的第一人是拜登。我不同,我聯想到的第一人是蔡英文。成員打臉拜登,我打臉蔡英文」。看來,像是隻「孤雁」。

這位教授是「化學博士」,實際工作是在教「台灣歷史」,是有些意外,他也愛好「木雕情趣」。

2014/12他在「台美史料中心」留下一文。『我的木雕情趣:親情、友情、政情 』。裡面有如下的一段:

<2011年小英競選總統,三隻小豬轟動全台,美國俄州辛城(Cincinnati)成立後援會,我也雕刻三隻小豬在感恩節會場上拍賣,獲得林瑞陽同鄉美金一千元捐款,連同作品一併捐獻小英競選總部。>

顯然那時的他和大多台灣人一樣,是個「英粉」。

不到十年後的今天,究竟發生何事,使他由「英粉」急轉為「反英」?

是因為小英咬金湯匙,會講白賊(kong peh-chhat),僱用的律師都不稱職,是掌握權力的人嗎? 不像,因為這些都只不過是大家熟識的「酸性」的言語而己。

他並沒有舉出小英總統對台灣做出的任何錯誤,如果有的話。否則如眾所周知,光說些「酸性話」,是不會有任何說服力。

但是有二件事,值得吾人注意,且思想起:

第一件,他說「蔡英文抹紅自媒體主持人彭文正」,他要杖義執言。一個彭文正,炒「論文門」那麼重要?可以幫助建國正名制憲?堂堂教授不要開這種小兒科玩笑。

第二件,今年一月三日,他在「台灣e新聞」發表【專文】『「論文門」敞開,透露出台灣讀書人不辨真偽,不理是非』。

曹姓,在美中國媒體人,在臉書替他寫推薦評語,如下:

<xxx博士是北美知名台派學者,也是台灣歷史和語音專家,在美國xxx大學 xxx學院主持「台灣歷史」課程。博士是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永久會員。他為人正直,不畏權貴,敢於針砭時弊,批評權力者。他也是一個樂觀,爽朗的性情中人。(中略)。博士還善雕刻,曾給彭明敏,史明等做雕像。他這篇論述(痛批蔡英文假博士)有理有據,值得讀者參考。>

他本人則在文中痛批台灣的讀書人,他說:<不辨真偽,不理是非的讀書人,通常自視甚高,連普世價值都可忽視。這篇文章針對「教育倫理首重誠信正義」的普世價值,指出目前台灣學術界,思想言行「不辨真偽,不理是非」大有人在。他們的談吐重點屢屢失焦,言行往往依附權勢-從里長辦公室到總統府-官民世風日下。>

如果他的想法和其他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永久會員們,相同或類似的話,為何其推薦評語是由在美中國媒體人寫,而不是由同鄉的教授寫?難道他真的是離群的一隻孤雁?

鬧了一段時間的「論文門」,近來有新的真相發現。台灣調查局查出鬧源,如同肺炎起自中國。透過統促黨交由彭文正等人起鬧。

曾經是跟大多數台灣人一樣崇拜彭明敏、史明等先進,支持蔡英文選總統的博士,忽然來了一個大轉彎,變成反台的先鋒。台灣日日在往好的方向進展,他為何要反?

從他近來的寫作內容,吾人可以嗅出濃濃的「中國」腥味。這隻迷失方向的「孤雁」,莫非是因誤飛而進入中共的統戰網? (作者為南加台僑)12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