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產買賣實境秀 (歐陽書劍)

文旦、鳳梨、香蕉偶爾傳出價格崩盤的謠言或爭議,誰最會賣農產的競逐,仍在演續集,農民一時成為最受眷顧的對象;但農家收入長期低於非農家,且來自就業薪資、財產所得等非農業收入占比都在八成左右,純農民的辛苦,不是這幾年才發生的事。文旦是否大量傾倒至曾文溪?被打迷糊仗;不過,美國洋蔥確曾不計血本地被丟棄在密西根湖中。

美國沒有洋蔥期貨,但六十幾年前曾經存在過,一九五五年七月廿六日在美國修改商品交易法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將洋蔥正式列入監理名單,這一新金融商品正要蓬勃發展,美國卻在一九五八年八月廿八日就以洋蔥期貨法禁止洋蔥期貨的交易。

在洋蔥期貨短暫存在的歷史中,發生這一事件。一九五五年八月一日五十磅一袋的標準洋蔥期貨價格為二.四美元,後來上漲至二.七五美元,當時現貨僅一美元左右,因農產價格與產季及產量息息相關,洋蔥種植、買賣商人Vincent W. Kosuga及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會員Sam S. Siegel見有利可圖,在一九五五年底至一九五六年初透過期貨與現貨兩邊操作牟利,先是大量買進洋蔥現貨及期貨多頭部位,拉高洋蔥價格,二人一度握有芝加哥冷凍倉庫九十八%的洋蔥數量,後來反向持有一九五六年三月的洋蔥期貨空頭部位,並拋出現貨。

在一九五五年十二月廿七日至一九五六年二月二日間,三月洋蔥期貨的價格幾乎都在一至一.八四美元範圍內,他們二人持有的空頭部位累積至占所有未平倉數量的四十%以上,隨著市面上現貨大量出現,期貨跟著跌價,在三月十五日三月洋蔥期貨最後的交易日,一袋的最低價格為十美分,並以十五美分作收,創下史上最低價紀錄,比包裝袋的價格還低。沒有人要的洋蔥,就這樣被大量傾倒至密西根湖中。

洋蔥並非特例,農產品價格相對其他商品有大波動的特質,若有人為操縱更是可怕。蔬果價格因產量有限且有季節性,「看天吃飯」的特質明顯,雖然價格通常會慢慢回落或上揚,但每年變動的幅度相當大。根據主計總處統計,我國蔬菜平均價格在二○一五年雖上漲十五.六%,二○一六年再漲廿二.四%,但二○一七年下跌十四.五%,二○一八年再跌三.四%;而水果價格二○一六年上漲十八.八%,不過,二○一七年下跌三.二%,二○一八年再跌十.三%;上下幅度遠高於每年波動不到二%的消費者物價。

因為食物及能源價格變動太大,各國在統計一般物價時,有時會將這兩類剔除,編製另一供追蹤物價變動趨勢的核心物價。我國的核心物價就是扣除新鮮蔬果及能源(燃氣、電費、油料費)後的消費者物價總指數(CPI),並與CPI同時被央行用做決定貨幣政策的參考依據。

農產品價格下跌,苦了耕作的農民,而若上漲太多,則讓家庭主婦買不下手。穀賤傷農,貴則傷民;二種畫面在現實中都不少見,買賣雙方都有為生活奔走的庶民。農產跌價,直接受傷的經常是農民,而在價格上漲時,因產銷的不完全競爭,農民不一定是最大獲益者。穩定、合理的利潤,應是最有利於多數人的狀況。

農產品需要的是價格平穩、產銷順暢,農民有合理的收入,大眾有好吃的蔬果;農民需要的是長期關懷,不是一時的鎂光燈,更不要在看天吃飯的供給不穩定下,還要面對需求的千變萬化。從買不到洋蔥,到賣不出洋蔥,不管有沒有洋蔥,其實都令人想要哭了。自由時報04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