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骨頭知識份子 (蔡信德)

台大拒絕重啟遴選提起訴願,行政院訴願會在12月26日作出「不受理」決定,教育部長葉俊榮在25日早一天搶先放行,管中閔仍可上任。

教育部長葉俊榮毫無預警的「勉予同意」管中閔接任台大校長。這個晴天霹靂,震驚了社會各界,也受到一致嚴厲的譴責。想不到他竟然還大言不慚地回嗆,若有人對處理結果有不同的意見,他無所謂,但「我絕對不戀棧,堅持做對的事,讓台灣走向正向」。他這席話,何異火上添油,豈只府院錯愕,社會大眾聽聞這樣目中無人的話,而不起乩的幾希?他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

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以「執意逕辦」、「棄行政倫理於不顧」,來批評教長先斬後奏的荒唐舉措,實在不痛不癢,他在措辭上應該疾言厲色,絕不稍加寬貸才是。這麼一場沒來由的政治風暴,竟然府院都是臨時被以簡訊告知,其膽大妄為,莫此為甚。更不可饒恕的是,執政黨的國會議員也是看了電視記者會才開始跳腳。然而前一天,國民黨立委即已接獲通報,要對管案做出「勇敢的重大決定」。葉俊榮的吃裡扒外,一至於此,且問,這不是通敵,甚麼才叫通敵?

執政黨在九合一選戰大崩盤,已經夠悽慘了,現在屋漏偏逢連夜雨,葉俊榮的一意孤行,恐怕將是2020總統大選,壓垮小英政府的最後一根稻草。外界都匪夷所思,教長竟趁記者會宣布之前,偷偷摸摸將管中閔的聘書,火速送達台大當局,這何異於小偷不可告人的翦綹勾當?我們十分遺憾,一個教育部先前一直認定台大校長遴選,有重大瑕疵,要求台大重啟遴選的管案,卻在現任教長的率爾操觚,私心自用下,做了內疚神明,外慚清譽的大放水。

對這樣一個肆無忌憚,敗壞官箴,卻自命清高的教長,除了痛心疾首,我更要引用被美國外交季刊名列全球100大,高居最具影響力公共知識份子榜首的語言學家諾姆.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的警語。他不假辭色地痛貶被政府豢養,只知養尊處優,趨炎附勢的學界菁英,將之稱為「軟骨頭知識分子。」而心理分析宗師榮格(Carl G Jung)則不屑在諸多需要知識分子挺身而出,捍衛真理的時候,卻不知跑到哪裡去?以此檢驗葉俊榮的失格,一點也不為過。

相較於葉氏的軟骨頭,我要推舉「圍城」一書的著者錢鍾書,他一生辛辣、機智、幽默、豁達傲岸的風骨。錢鍾書被譽為中國30年代在治學和創作上的大才子。他最痛恨那些在名利場打滾和官場上蒙混的知識份子。他痛批過馮友蘭、郭沫若和章士釗等御用文人,不屑他們的獻媚邀寵。文革時期清算「牛鬼蛇神」和「反動學術權威」,別人被鬥得狼狽不堪,他卻頭頂著高帽子,胸前掛著大牌子,從北京貢院前街走回乾麵胡同宿舍,依然高視闊步,不在乎街上頑童的哄鬧取笑,誰也拿他沒辦法。

這樣的風骨,不就是古希臘哲學家戴歐根尼(Diogenes of Sinope﹐ca﹐404-323BC)去見亞歷山大大帝,走進宮殿深長大廳的那股浩然之氣,讓大帝不禁為之震懾讚嘆:「這才是一個漢子」。之前,傳說亞歷山大大帝對戴歐根尼早已景仰卻緣慳一面,直到他成為希臘聯盟盟主,有一天他輕車簡從,帶著幾名貼身衛士去廣場拜訪戴歐根尼。只見他坐在一只大木桶裡打瞌睡曬太陽。亞歷山大敲著木桶說:「我是亞歷山大,馬其頓的國王」,並要他許一個願望。這個乞丐哲學家卻不耐煩地答說:「請別遮住我的陽光」(stand a little less between me and sun)。視富貴如浮雲,不忮不求,此謂之大丈夫!(專欄作家)民報12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