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線之爭 美國陷入大內鬥(英夫)

在40多天前已經結束投票的美國總統大選,至今仍然有爭執。尤其在搖擺州,地方或聯邦法院都有與選舉有關的案件待審理。這次大選會競爭非常激烈,連多數的媒體都捲進去了。主要原因是,今日的美國正處於「十字路口」上,呈現不同的路線之爭。在不同理念與主張的爭執當中,爆發一場百年未有的劇烈內鬥。而這場政爭醞釀已久,讓我們回顧歷史。

保守vs開放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9位大法官以5人贊成、4人反對,做出一項具有歷史性的判決:「美國同性伴侶結婚的權利受到美國憲法的保障」。換言之,美國全國各地,同性伴侶都可以合法結婚,享有婚姻配偶的所有權益。這是近年全球同性平權運動史上最重要的一場進展,影響非常深遠。這項判決得到總統歐巴馬高度讚賞,在他發布的聲明中,稱許這是向人類的平等「邁進一大步」。

當時美國有2/3的州,同性婚姻已經合法化,涵蓋約70%人口。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出爐之後,其他1/3(30%人口)尚未合法化的州,短期內就必須跟進。根據當時《華盛頓郵報》與《ABC》的民調,61%美國民眾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離全民共識尚有一段距離。再者,1/3 尚未合法化的州大部分都屬於農業州,社會風氣非常保守,大部分的居民都是基督教徒。因為「同性婚姻」尚未被基督教會接納,這次的判決對基督教帶來相當大的衝擊。而基督教是美國建國的基石,美國人的善良與勤奮,美國社會的和諧與穩定,跟基督教文化有很大的關聯。

當時的基督教會期望下屆總統能改變聯邦最高法院的生態,改變大法官們的比例,從偏「自由派」,改為偏「保守派」。因此,2016年的總統大選,基督教會的支持成為川普最大的助力。很幸運的,如今基督教會的目的已經達成,川普總統任內已經提名3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現在大法官們的比例是6比3偏保守派。

不過,2016年幫助川普越過門檻,而當選總統的另外一股力量,來自於「鐵鏽帶」的藍領階級。鐵鏽帶是指賓州、俄州、密西根州,印第安那州、威斯康辛州等,是美國的重工業區,原來被稱為「鋼鐵帶」。二、三十年前鋼鐵帶經濟繁榮,許多「藍領階級」勞工都能享受相當高程度的生活品質。但是在「全球化」的過程中,却淪爲被犧牲的群體。
反全球化vs全球化

過去二、三十年來,全球化是美國兩黨共同支持的政策。它所依據的理論是:「全球人民分工合作,各地居民生產他們最優勢的產品,然後互相交易產品。如此一來必能提高生產效率,所得利潤全球人民共享」。全球化確實有達到繁榮世界的目標,過去20多年來我們看到全世界各地都蓬勃的發展,呈現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但是繁榮的背後卻產生了難解的問題。

首先,利潤並非全民共享,而是集中在一些跨國大企業,使富者愈富,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對美國而言,最大的受益者是高科技行業與華爾街。再者,全球化並非只有受益者,也有被傷害者。美國的「鋼鐵帶」就是受到嚴重的傷害。在外國廉價的鋼鐵產品源源不斷的湧入美國市場,美國國內與鋼鐵有關的工業(如汽車產業)不是倒閉就是重組。「鋼鐵帶」變成了「鐵鏽帶」。影響所及,失業率快速上升,工資大幅下滑,工人們受到很大的傷害。

傳統上,共和黨是比較照顧資本家,而民主黨比較照顧勞工階級。但是在克林頓與歐巴馬主政期間,在全球化的大環境下,民主黨轉向支持新時代的精英階層:「新科技產業與華爾街」。藍領的工人階級被打成「落伍與低階」,成為被犧牲的群體。

2016總統大選中,「鐵鏽帶」的藍領階級在川普的招呼下,投入共和黨陣營。這是出乎民主黨頭頭們的預料之外,造成希拉蕊意外落選。川普當選後實現了他對鐵鏽帶的承諾,對進口的鋼鐵(大部分來自中國)加上重稅,讓部分工作機會回流。

其實,重工業是軍工產業的根基,失去重工業的支撐,對美國的軍事力量會有很大的影響。再者,這一次的武漢肺炎瘟疫肆虐全球,當醫療用品匱乏時,沒有生產醫療用品的國家就吃了很大的虧。這是全球化的一大缺點。更可怕的是,「中共企圖利用全球化的機會,實現統治全世界的野心」。
共産中國崛起威脅全世界

中共在全球化的過程中佔盡的便宜,中國的經濟快速增長,已經躍升至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中共並沒把全球化的紅利分給人民,相反的,中共視貧民為統治世界的工具。巨額的紅利除了被共產黨官員貪走一部分外,其餘用於買通世界及發展軍備。如中共已經買通非洲國家,控制了聯合國以及其他國際組織。軍力已經躍居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紅色的共產中國正一步步的邁向統治全世界。

幸運的是,川普總統看破了中共的野心,開始對中國打貿易戰,並從多方面制裁中共。近年來武漢肺炎瘟疫肆虐全球,加上香港事件,終於讓美國人民看清中共的邪惡與野心。如今民調顯示,已有70%以上的美國人對中國沒有好感。

2020大選:反川普陣營聲勢浩大

但是,川普在以「減少經貿往來」的手段制裁中國時,讓很多「高科技產業」及「華爾街」富豪們蒙受損失巨大的經濟利益,於是他們加入了反川普陣營。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反川普陣營組成浩大的聯合陣線。除了傳統上的民主黨陣營,包括自由派與左派勢力外,高科技產業、華爾街,甚至連主流媒體都加入反川普陣營。

媒體有自己的立場,在每次大選時都會表明支持的對象,但是在新聞處理上必須「公平報導」,這是人民對媒體的「瞭解與期待」。但是這次大選的競選過程中,就顯出很特殊的狀況,幾乎全國的大媒體都一面倒的支持拜登,甚至在新聞報導上,根本談不上「公平對待」,偏頗之極令人不齒,這些媒體已經失去媒體人應有的「理性與自尊」。在美國的近代史上,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

誰贏得2020年美國大選,民主黨或共和黨?

誰贏得2020年美國大選,民主黨或共和黨?讓我們看親身參與選戰,主流媒體之一的《紐約時報》如何說。以下是紐時報導的內容:

「民主黨人原本期望在這次大選中,在國會和各州的州議會都占領更多席位,為此砸入了數億美元的競選經費,但結果卻是遭受血洗(blood bath)。

國會眾議院:民主黨至少輸掉了13席。

州議會:民主黨沒能在任何一個州從共和黨手中奪得州議會控制權。

州長:民主黨輸掉一席,目前27個州的州長是共和黨人,23個是民主黨。」

為什麼有那麼大的聯合陣線支持下,砸入了數億美元的競選經費,但結果卻是遭受血洗?一個很重要原因是「有更多人離開民主黨陣營」。

今年5月民主黨支持的「黑命貴運動」(BLM)示威在美國全境蔓延,伴隨而來的破壞、搶劫、縱火,引起很多民眾的不滿,選擇離開民主黨。再者,黑命貴運動竟然提出:「美國政府應當為當年的奴隸制賠償黑人族群14兆美元」,平均每個黑人可得35萬美元。這種獅子大開口的訴求,大家都當作笑話看待,沒有想到加州議會竟然通過法案研究如何賠償。

資本主義vs社會主義

8月31日,加州正式通過向美國非裔賠償法案《African American Reparation Bill》,該法案曾於今年6月和8月分別被加州衆議院和參議院以 56比5 和 33比3 的高票通過。由於該法案涉及賠償金額達14萬億美元,引起了民眾高度疑慮:「美國將走入社會主義」。

歷史已經證明,社會主義帶來的是「貧窮」。而極端的社會主義就是共產主義,更帶來了「暴政」。可是美國東西兩岸所謂進步的力量卻一直往左邁進,尤其是加州,左傾的社會主義一直是學術敎育界的最愛。在數十年左派的敎育體系影響之下,加州人一直往左傾斜,一代更甚一代。很多住在加州的台美人,都有相同的感觸:「很難在政治理念上,與兒女溝通」。社會主義化在美國的一些地區是現在進行式。

另一個問題讓大家思考:這次大選民主黨慘敗,為什麼拜登能勝選?

結論

美國正陷入百年未見的內鬥,兩陣營堅持自己的理念與路線,引起劇烈的鬥爭。民主黨陣營代表的是「開放」、「全球化」與「左派的社會主義」:共和黨代表的是「保守」、「有限度的貿易」與「右派的資本主義」。兩黨的劇烈鬥爭將持續一段時間,總統大選只是其中的一次戰役,一直到勝敗分明才有可能停止。鬥爭的結果將影響美國,甚至全人類的前途。121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