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級的《亞洲週刊》(金恒煒)

金恒煒

說《亞洲週刊》超低級,不是因為嘲諷總統蔡英文「民選獨裁」;在沒有言論自由的香港,黎智英被迫割棄壹傳媒,《亞洲週刊》卻當黨的喉舌。低不低級!

《亞洲週刊》在梁振英選特首時,「就成為梁的大本營,糾集一批梁粉,日以繼夜地為梁振英搖旗吶喊」;佔中運動時,總編邱立本、副總編江迅,二○一九年一月《亞洲週刊》把「暴警」列為當年「風雲人物」讚賞,惹怒了出身紅衛兵的老戰友顏純鉤,寫公開信與邱、江「斷交」,上引文字即出於此。另一位又響又亮打臉《亞洲週刊》的是作家、也是中大教師的董啟章,他拒絕作品與「風雲」暴警同一期列「二○一九十大小說」,「刊格全無,淪為宣傳機器」,痛斥「令人噁心」;民運人士王丹呼籲港台人士讓《亞洲週刊》下架。所以嘲弄蔡英文、民進黨,沒啥奇怪,不這樣才有失《亞洲週刊》的本質。

邱立本是政大畢業的香港僑生,幫中共踐踏香港,是不足道的小咖。倒是副總編輯江迅大有來頭,曾被指控為共產黨黨員,且是國安人士當「抓耙仔」,江迅全盤否認。否認不了的是,「中國作家網」對他的介紹:一九九三年進入「中國作家協會」,次年即移居香港,出任《亞洲週刊》資深特派員。有趣罷。

《亞洲週刊》在台灣知名度不高,刊出「民選獨裁」文章後,引來綠營反擊,《亞洲週刊》立刻聲明「不應借『抹紅』來否定台灣主流民意」。兩個關鍵字:「抹紅」、「主流民意」,脫線又脫線。

「抹紅」《亞洲週刊》?先問問顏純鉤、董啟華、王丹及沈婷罷,這回只是再證實而已。《亞洲週刊》一向大捧馬英九,專訪了不知多少次,然而「抹黑」李登輝、陳水扁唯恐不及,此次輪到蔡英文,沒啥奇怪。台灣主流民意是反國共兩黨,民調可知。至於「民選獨裁」,據稱是出於台灣對「民選領袖走向獨裁的憂慮」;與習大大一樣獨裁的是馬英九,以黨國司法追殺前朝政務官,至少蔡英文不敢也沒有。

值得討論的不是《亞洲週刊》,而是像趙少康這樣遊談無根。趙少康拿納粹當例子,說「希特勒也是民選的」。問題是納粹要求國會通過「授權法」,在四年內授予希特勒內閣全部立法權,如同Carl Beck說法:「法西斯理論是要讓專政永存,完全排斥民主理想。」所以拿納粹來批台灣,脫線又脫線。

趙少康舉美國總統還要到國會發表國情咨文及重要的人事需要國會通過等 ,說「台灣毫無制衡」。重點是,美國是總統制,台灣不是;美國國會固可拒絕批准總統的重要任命,但歷史紀錄表明,大多數總統所享有的,遠比憲法規範大得多。

至於「民選皇帝」,則是國民黨李登輝九七年修憲的結果,蔡英文如此,馬英九亦然。更關鍵的是,一旦總統在國會多數,又兼黨主席,則五權一把抓,蔡英文如此,馬英九亦然。

台灣要走上權力制衡的政治體制,捨修憲別無他途。這才是關鍵。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12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