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隊友的效應 (鄒景雯)

鄒景雯

 

找中國共產黨當政治盟友,不管是顯性的,也就是公開標榜,或是隱性的,純粹想借力使力,都得充分認知到一個致命性的風險,總會不擇時地發生;這種最大的「豬隊友」定性,涉及的是本質問題,因此經常是慣性發作,怎麼樣都偽裝不了,也撲滅不了。

  • 高雄市長韓國瑜向「中華民國」收攏,動機很清楚,他要選票,必得服從民意。(記者李容萍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向「中華民國」收攏,動機很清楚,他要選票,必得服從民意。(記者李容萍攝)

這個本質問題,包括意識形態的矛盾,一邊是民主方式、自由生活、人權掛帥,一邊全然要遵從黨國規定,根本處在思想上的平行時空;包括政治體制的差異,一邊是民選政府的治理,一邊是獨裁政權的統治,決策流程不一致,於是時不時就會爆發扞格;包括國家利益的衝突,一邊要保有獨立自主,一邊想要併入疆域之內,基於主權爭端,於是不管誰執政,都得二十四小時武力戒備;因此是一種不管是前面不拉手、或是手牽手,背後都會下毒手的格局,自始就不是正常、穩定的關係。

與這樣的對象拜把換帖,後果可想而知,而且絕對不操之在己。中國國民黨的眾家選將們,現在正面臨這樣的帶衰逆襲;儘管這個黨在去年「九合一」大選時,似乎得到了顯而易見的可觀好處,最具代表性的無非就是韓國瑜。十五日在雲林造勢場上,這位一一二四最大的贏家,回到了反對「一國兩制」的主旋律上,還加強語氣,重複三次「除非」—踏過他的屍體,這個行動當然是一個求生圖存的大轉向,不僅是等同對上任之初走進香港中聯辦的自我掌嘴,恐怕也預示了下一步更大的鋪陳。

像韓國瑜這樣的「百年政治奇才」,不要懷疑他擁有高度敏感的政治嗅覺,看到老共故態復萌,在香港「逃犯條例」修法上採取暫緩、但不撤回、力挺特首林鄭月娥的「豬隊友」行徑,無疑將拉長「反送中」的戰線,成為國民黨七月五日初選前的嚴重外部變數,甚至將延宕於下半年收拾不易,也說不定,在這種情況下,韓總為了保持在藍營的領先地位,未來肯定會一路斷然切割。

韓國瑜的做法很簡單,今後不再提「九二共識」或「一中各表」,這可是他在競選高雄市長時的口號;此後會說什麼呢?萬變不離其宗,正是「中華民國」。這與「台灣」,已經是一體兩面。韓總此舉不只是給前去海峽論壇聽訓汪洋的曾永權一腳,也在與郭董拉開距離,郭台銘是這一波唯一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列的國民黨參選人,可惜後來縮了回去,新近的提法是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換言之還有「一中」,韓則可能進一步與「一中」、「一國」告別,這個趨勢是否能持續內化、鞏固下去,值得密切觀測。

韓國瑜向「中華民國」收攏,動機很清楚,他要選票,必得服從民意,站在台灣利益的角度,既應鼓勵改正,更要監督真偽,同時也樂見其在國民黨內能夠擠壓出爭先恐後的「回歸」。事實上,國民黨也必得這麼做不可,否則即如受縛於框架的朱立倫,只會日益邊緣化下去。

當韓國瑜啟動此一轉向時,民進黨絕不能掉以輕心,所謂的捍衛主權、守護民主,在野黨可以空口白話,執政黨可是要拿出作為與績效的;說句不客氣的,去年底地方選舉假消息肆虐,政府捍衛與守護了什麼?初選終於結束,蔡總統應該花點時間盤點國安系統這些日子都在幹什麼?如果六月已過大半,應變計畫還沒做,更未演練,是否該痛加懲處?總統大選還禁得起再一次紅潮來襲、束手無策嗎?可別忘了,對於「豬隊友」來說,國民黨可以慢慢收拾,民進黨才是共產黨的首要敵人。自由時報061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