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它在野久一點 (鄒景雯)

鄒景雯

 

這次大選的「亡國感」特別厲害,蔡總統昨天分析原因可能來自中國的步步進逼、部分政黨的政策曖昧,以及香港情勢所致。其實這三者中,前者與後者都無法操之於己,並不是最可懼的,唯有台灣內部陰魂不散的傾中勢力,根深柢固,進化太慢,才是最核心的要害。

  •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與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會面,宣布不訪美。(資料照)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與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會面,宣布不訪美。(資料照)

「傾中」意識的構成,可能來自政治上的認同問題,可能來自經濟上的利益計算,可能來自現實上的大小懸殊,但是把社會上林林總總的原因統合起來、集其大成者,當屬國民黨的政黨動員與執政貫徹使然。國民黨在台七十年,也並非自始即如此,事實上,二○○○年之前,這個黨基本上是「反共」的,不幸二○○五年領導國會多數黨的連戰赴京去發表了連胡公報,整個航向自此倒轉;再經馬英九八年執政的路線固定,最終以馬習會劃下句點,這個黨至此業已積重難返。

這個時刻的國民黨,不但在歷史脈絡中,昨是今非、自我否定,放在國際的大架構中審視,更是格外的突兀。例如,自蔣介石政權以來基於協防需要的美國關係,幾乎以國民黨為正統,而今國民黨的總統提名人在選前竟被顧問團勸告取消訪美之行;「美台關係四十年最好」竟由民進黨所取代。又如,前不久川普總統嘲笑NBA勇士隊教頭柯爾卑躬屈膝:只會批評美國,不敢批評中國,就像個小男孩;其所描繪的臉譜,如果拿到台灣來,居然與許多政治人物的面部掃描完全合拍,其中以國民黨為最大宗。這豈不荒謬?

柯爾者,只是教練,不追逐政治權力,但是國民黨倘若在面對中國時,個個都像不知所措的小男孩,卻又要訴諸重返執政、國會過半,則未來這個國家會是什麼樣的圖像?這才是許多台灣國民感到不寒而慄之處,芒果乾因此大賣。換句話說,如果台灣的政黨競爭,類似美國的共和與民主兩黨,建立了一致對外的政治文化,那麼爭吵得再激烈,都不致越過底線,哪個黨勝選執政,也都在選民的預期之內,則外敵再強大,區域再變動,都會成為次要問題。

類似的乖離,近日在港嫌陳同佳該不該回台受審的程序與方式上,異常地凸顯。蔡政府要求港府應該在司法互助的軌道上進行,國民黨從前總統到國政顧問相同口徑,就是立即送回、立刻審,對民進黨大小聲,對共產黨,不論中央或特區,一律噤不作聲,何止是柯爾而已。

既然國民黨已經成為敵人偷襲台灣的軟肋,選民只好對症下藥,必須收回權力的授予,讓國民黨在野久一點,給他們的政治菁英多一點時間去化膽怯,累積共識,徹底改掉聯共制台的尾巴黨習性;國民黨一日不回神,一日就不能給他們掌握行政、立法主導權。當然,要完成這個佈局,不光是選民的覺醒與進擊,民進黨等非國民黨更要成材,讓多數人的票投得下去。特別是執政黨,若有人吃相難看,挑戰選民耐性,無疑等同國民黨側翼,該當國民黨論處。自由時報10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