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醫學獎的抗癌曙光與生意眼光 (許英昌)

2018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揭曉,由美國免疫學家詹姆士·艾立遜(James P. Allison)和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Tasuku Honjo)摘下殊榮。

 

今年諾貝爾醫學獎頒給德州MD Anderson癌症中心艾利森博士 (James P. Allison)及日本京都大學本庶佑博士(Tasuku Honjo),肯定兩人藉由「抑制負面免疫調節」以治療癌症的研究成果。

自1976年美國總統尼克森發動「抗癌聖戰」,數十年來醫生利用外科手術、化療及放療等方式,以腫瘤為目標治療癌症。最近十年來則跳開傳統思考模式,以「癌症免疫療法」為主,成果非凡。2013年十二月二十日,《科學》雜誌挑選出「癌症免疫療法」為當年科學界最大突破。

1980年代初期,法國科學家首先發現T細胞上的表面抗原CTLA-4,但不知此抗原(接受體)和癌症的關係。1987年,艾利森博士發現T細胞上的表面蛋白CTLA-4抗原的功能有如一剎車,和阻止T細胞展開大規模攻擊腫瘤有關。他推敲若阻止CTLA-4的功能,能讓T細胞擁有更大空間自由地攻擊癌細胞,並開始專注於研究免疫抑制法為抗癌的新方向及目標。

1996年,艾利森在《科學》雜誌發表,利用CTLA-4抗體能除去老鼠身上腫瘤,當時各大藥廠皆不敢輕易接手,認為此非標準治療癌症方式。結果普林斯頓一家藥廠Medarex買下此抗體的專利。2010年,必治妥藥廠以20億美元買下Medarex,並公布用此抗體治療晚期黑色素癌的結果,患者存活期從六個月延長到十個月。這是第一個證明此抗體能延長晚期黑色素癌存活期的臨床實驗,四分之一的患者,存活至少二年。

1990年,日本科學家本庶佑發現T細胞瀕臨死亡時能表達一死亡蛋白,稱PD-1(programed death),當時認為這只是另外一個剎車蛋白,並沒有想到和治療癌症有關。然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帕道爾(Drew Pardoll)博士有先見之明,約Medarex的高層見面,催促該公司應迅速探討PD-1抗體於抗癌上的研究。

2006年,第一次臨床實驗,38個病人分別罹患五種不同腫瘤。2008年,其中五位患者腫瘤變小。

了解抗體在體內如何作用,乃一大挑戰。科學家利用CTLA-4及PD-1抗體治療患者後發現:第一、腫瘤會繼續生長後才消失,原因仍未知。二、即使停止服用抗體後,對腫瘤仍有反應,意即體內免疫系統已改變。三、副作用包括腸道及腦下垂體發炎等。

另一方面,美國國家癌症研究院羅森柏格(Steven Rosenberg)醫師則利用基因工程改造的T細胞以認定並消滅腫瘤。賓州大學君恩(Carl June)醫師用此法治療血癌患者,75位患者中45位已康復。2011年美國FDA已核准CTLA-4抗體Ipilimumab治療晚期黑色素癌;2012年耶魯及約翰霍普金斯學者更發現用PD-1抗體治療300位癌症患者,31%黑色素癌、29%腎癌及17%肺癌患者的腫瘤縮小一半。

總而言之,科學家勇於改變思考模式:第一、利用抗體抑制阻止T細胞殲滅癌細胞的接受體,讓T細胞好好發揮以殲滅腫瘤。第二、利用基因工程改造的T細胞以認定並消滅腫瘤,效果非凡。優點在於副作用低且不會產生抗藥性。

利用抗體活化免疫系統治療癌症,臨床上已使晚期黑色素癌患者的存活期,從六個月延長到二年,毫無疑問,免疫療法已點亮21世紀抗癌曙光,為癌症患者帶來新希望。

(作者為英國南漢普頓大學生物化學博士,中正大學生命科學系兼任助理教授,生物科技公司負責人)自由時報10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