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蹂躪台灣疫苗及生技產業(朱廣邦)

 

守了一年多,新冠病毒疫情突然上月中在台灣炸開,目前大家公認及早注射疫苗、及早達到群體免疫是最佳良方,疫苗議題星火燎原,國產疫苗一事也引發不少爭議。

回顧二十世紀末葉,B型肝炎病毒在台灣肆虐。一九八二年筆者初任教國立陽明醫學院,參與榮陽團隊完成台灣B肝病毒基因體的選殖及定序,展開製備B肝病毒疫苗的初步工作。但因我們起步晚,基於人命比研究重要,政府決定引進國外疫苗,也成功的截斷了B肝病毒的蔓延,大幅降低肝癌發生率。B肝疫苗研究雖胎死腹中,榮陽團隊沒半點怨言,解散後各成員很快便將累積的經驗轉向病毒致癌機制研究,成果各有千秋,帶動國內生醫發展。

政府扶植國產疫苗產業原無可厚非,卻因目前疫情嚴峻,進退失據,二期臨床實驗尚未解盲,未能確保國產疫苗安全有效,卻已經和廠商簽訂採購合約,加上國外簽約的疫苗因對岸打壓,進口緩慢,民間團體及地方政府欲自救,紛紛指責中央政府刁難、只為押寶國產,更造成民眾對未上市的國產疫苗安全及有效性的恐慌,六成國民不願意施打(遠見雜誌五月二十八日調查),國產疫苗似已蒙上夭折陰影。

無人否認國產疫苗重要,亦深諳國安及醫療物資戰略的考量,一定得做。國產疫苗研發進度已見曙光,此階段極需要回歸專業,讓研究人按步就班,專心工作,相信研究同仁會盡全力早日完成該做的學術及臨床客觀嚴謹的評估,慎重提出國內外上市憑證的申請,成為日後全球接受的疫苗護照。

疫苗及醫藥生技產業十分脆弱,不容政治及利益關係上下其手,更禁不起政治、金錢及輿論風暴的蹂躪。當年政府知道B肝疫苗重要,採購國外疫苗及扶植研發雙管齊下,然後因疫情緊急,決定先採用國外疫苗,成功擊敗B肝病毒,值得我們參考效仿。

(作者為台北榮民總醫院醫學研究部特約研究員)自由時報060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