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司法院長的沮喪 ( 尤英夫)

 

司法院長許宗力日前在記者會說,中正大學最新公布的民調顯示民眾對司法信任度低(僅21.9%民眾信任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讓他看了「很沮喪」。其實,低司法信任度,不是今天才開始。在一、二十年前,法官貪污橫行,以及法院被批評是由國民黨開的一段時間,司法根本無法取得人民的信賴。後來,修正憲法增修條文「司法院所提出之年度司法概算,行政院不得刪減」,大幅提高司法官薪資,以及政黨輪替,人民對司法的觀感慢慢有改善。

以個人數十年從事訴訟的經驗來說,今天的法官貪污現象,沒有人敢保證沒有,但可以確定的是不會很多。這是令人比較欣慰的現象。如果有一天,台灣能夠像前大法官王澤鑑說的,「在英國,有人說法官貪污,大家一定說他是神經病」。那老百姓對司法的觀感就會大大不一樣。

法官的裁判,先天上本來就不可能讓涉訟的所有當事人滿意,因為一定有敗訴的一方。真正知道裁判有沒有問題的是參與審判之法官、檢察官與律師。我們律師常會看到部分法官之剛愎自用自以為是,不回應當事人的要求。如果錯誤認定事實,適用法律當然不可能正確。我也曾是法官濫用自由心證、未認真調查證據之下的受害者。但幸運的是,經過不斷的努力,經過顏大和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二度提起非常上訴及第二度再審時,謝靜慧審判長及林婷立法官的詳加調查才改判。這不是僥倖翻案,而是法官仍有一定的公正性。不能以一般人的印象去否定多數法官追求公正性的努力。但若換個沒有法律背景的當事人,那就冤枉確定了。

個人建議,以後做司法信任度調查時,不妨針對律師為調查對象,看看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是多少,也許可以讓司法院長不會那麼沮喪了。

(作者為律師,財團法人台北市賽珍珠基金會董事長)自由時報02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