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陳其邁民意不足?(陳茂雄)

陳茂雄

 

市長補選後的第一天,中國國民黨籍高市議長曾麗燕就質疑,補選市長投票率只有四成一,儘管陳其邁拿下七成得票率,仍創下高雄縣市合併後市長得票數最低紀錄,陳其邁當選的民意代表性恐不足,議會要發揮強力監督力量。民眾黨的候選人吳益政,也是在野議員則表示,對新市長當然要強力監督,但不需要去質疑其代表性,更不要雞蛋裡挑骨頭。

看來吳益政的水準遠比曾麗燕高明,他很清楚,民眾黨的民意支持度遠比民進黨少,所以表示「不要雞蛋裡挑骨頭」,曾麗燕竟然沒有想到代表中國國民黨的李眉蓁只獲得二十四萬八千四百七十八票,還說獲得六十七萬一千八百零四票的陳其邁的代表性不足,依他這種論述,高雄市有兩百二十多萬公民,中國國民黨只獲得二十四萬八千四百七十八票,只是選舉人的十分之一,該黨豈不是該退出政壇?自己有嚴重缺失不知反省,卻挑正常人的毛病,這種水準也真的太差。

依曾麗燕的論述,美國各級公職人員的代表性都不足,因為美國的選舉,投票率普遍低於五成,曾麗燕是否認定美國的民主體制落後於台灣?所有公職人員獲得的選票都不多?任何民主國家的國民,真正關心公共事務者很少,在美國,不關心公共事務者就不會出席投票,所以投票率不會高。

美國人關心公共事務者不會超過六成,台灣更底,恐怕很難超越五成,只是美國不關心公共事務者,在選舉時往往不會出席投票,在台灣反而變成投票部隊,所以投票率奇高,可以超越七成,甚至於到八成,台灣人還沾沾自喜,認為選舉時投票率高者水準高,事實正好相反,台灣的水準很低,因為很多參加投票者自主性很低,缺乏選賢與能的能力。

民主國家,人民就是國家主人,所以由人民決定國家大事,只是國家主人太多,必須委託行政首長掌控行政權,民意代表執掌立法權,選舉就是委託的手續,國家主人應該委託適任人選。只是台灣在委託過程,有太多非自主性選民參加投票,他們不是在選適任人選,而是由其他因素來決定人選,造成有太多劣質人選也進入政壇。非自主性選民湧入投票,很難選賢與能。

也因為台灣非自主性選民太多,造成黑金可以主導政壇,因為有太多選民心中沒有公共事務,選舉時不是以選賢與能來左右投票行為,因而會選出奇奇怪怪的政治人物,選民更沒有以選票來制裁不良政客,投票率奇高的台灣,反而缺乏能力選出賢能的政治人物。

曾麗燕認為這一次補選的投票率太低,不具代表性,她沒有想到,這一次高雄市長補選的投票率就很像美國,不關心公共事務者沒有出席投票,出席投票者都有很強烈的自主性,也就是顯現了真正的民意,那些被牽著鼻子走的人沒有出席投票才能選賢與能,曾麗燕並不了解這些常識。

在美國,只有自主性很強的選民才出席投票,所以投票率很低,在台灣不關心公共事務的非自主性選民更踴躍投票,所以投票率很高,只是不容易選出適任的公職人員。不正常的台灣只有在補選時顯現出正常的投票行為,因為很多非自主性選民沒有出席投票,雖然投票率很低,但與先進美國一樣,只有關心公共事務者出席投票,也就是由自主性高的選民來決定公職人員,因而能選出適任的人選。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