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瘦身的是立法院 (陳茂雄)

 

為精簡考試院人事員額、減少政府財政負擔,立法院院會於十日三讀通過「考試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將考試委員人數從現行的十九人大幅下修為七至九人,考試委員與考試院正、副院長的任期也從現行六年縮短為四年。粗估這項變革每年將可為國家省下約三千萬元的人事費用。

據立法院預算中心在二○一五年提出的評估報告,全體考試委員每年人事費高達五七二九萬元,每減少一名考試委員,可節省至少二七七萬元之支出。以此計算,本次修法將可替國庫省下每年二七七○萬至三三二四萬元的人事費用。

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算術有問題,只懂得每減少一名考試委員每年可以節省二七七萬元之支出,為甚麼沒有算出每減少一名立法委員每年可以節省將近八百萬元的開支,是考試委員的三倍。立法委員為何沒想到立法院瘦身,將其席次改為十一席,節省的經費才驚人。立委當然不會同意,他們不想失業。

事實上稍有一點憲政體制常識的人都不會主張將立委席次降為十一席,不是擔心現任立委失業,而是立法工作屬合議制,成員須包含各界及各地區人士,當然不適合減少席次,然而立法院的開支的確太大了。

若是為了國家財政著想,立法院該先瘦身,是經費的瘦身,不是席次的瘦身,每位立委每年花費將近八百萬元,還沒包括立法院的行政經費,若為國家的財政著想,該瘦身了,例如每位立委每年編列二十萬元的出國經費,不必實報實銷,只要有出入境證明,就可以將二十萬元入袋。立委的國內任何交通費都可以實報實銷,不限次數,還照樣可以領汽油費,高速公路的過路費,這些經費立委真的都用掉了嗎?美國公費的國會助理都是做立法工作,自己選務助理的經費要自己想辦法。台灣國會的公費助理卻是立委的選舉工具(例如服務選民),除了假公濟私的弊端外,對非現任立委的候選人相當不公平,他們不能利用公家經費從事競選工作。

顯然的,最該瘦身的是立法院,然而不是席次的瘦身,而是經費的瘦身,因為立法院屬合議制,人數不能太少。考試委員的人數不適合減少也是同樣的道理。當初考試院的設計有別於行政院,行政院屬首長制,無論院會怎麼決定,都屬諮詢性質,院長有最後的裁決權,其中不管部的政務委員也很難左右各部會的政策。考試院雖然屬行政單位,但執行職務的模式卻與立法單位一樣,屬合議制,院長沒有裁決權,各部會也不易主導政策,權力中心在於院會,而院會的主流是代表各界的考試委員。

將考試委員下修為七至九人,已沒有主導政策的功能,院會除了考試委員外,還有正副院長,各部會首長,院會很難由各界代表的考試委員主導,其性質與行政院的政務委員相同,那乾脆就將考試院改為首長制,只是如此就變成另一個行政院,沒有存在的價值。

二00五年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聯合修憲,提升修憲門檻,造成考試院不可能以修憲手段併到行政院,可是民進黨又沒有那份膽識制憲。民進黨若願意制憲,只要修改《公投法》的第二條,在憲法及法律層次可以創制公投(目前只有複決公投),就可以公投制憲,跳脫修憲的障礙。只是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不願意修《公投法》第二條,其心態與當年的國親兩黨一樣,已經控制了立法權,當然不願意將它還給人民。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