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遷記-退休扎記~2 (劉文義)

秋意漸濃

 

不知不覺,又到了天高氣爽的秋天。

前些天,一位遠居加拿大,七零年代同期在 Notre Dame 唸書的同學,Line幾張加拿大的秋景的照片給我,其中一張照片裡,棉絮般的雲層,散堆在淺藍秋空的下方,一排短木柵的暗影,側卧在一道看不著盡頭的碎石小徑中,路旁左側的高聳喬木,已換上衰黃秋裝,右側的綠樹欉,也染些許的淺黃,這不也是在「故鄉」密西根野郊,處處可見的尋常秋景嗎?

望了這張不起眼,卻飽含著「秋意漸濃」的照片,呆坐好一回,無端端勾起密西根點點滴滴的秋色回憶,心𥚃頭也充塞著幾許的故鄉秋愁。

說真的,「故鄉」密西根色彩迷人的季節,除了春天外,就是秋天。

秋天𥚃,嫣紅的楓葉,最是令人難忘;無論是披在孤樹上,或是上妝在成群的楓樹林,立處在道路邊,房舍旁,野地間,甚至是遍佈北大荒(North Michigan 上半島)遼闊的荒原,那份紅艷艷的秋色,真令人心醉。

但璀燦的秋景,大概也僅能持續一個多月左右;接踵而來,就是冰冷的寒風冰雪;更有不識相的早雪,卻在十月中旬下降,這意味著:將近半年的冰冷寒冬,提早報到!

密西根的長冬,是令人沮喪的季節,㚈頭街道,公路,到處髒雪成堆,Plymouth 房舍後的林子,不再是夏日茂密青翠的樹林,卻成了一大片光禿禿,大小樹枝交錯的雜亂野地,四周地面上,掩蓋著厚厚積雪;松鼠,野兔等等 wild life也難尋蹝跡。

天寒冰凍的日子,社區內,總是靜悄悄的,少有人煙活動,夫婦兩人,也是儘少出門;成天蝸居在家,除了屋外寒風的呼嘯聲外,三層諾大的樓房,空蕩蕩,充塞著無限蕭索及孤寂。

年歲已大,心鈍體衰,對於嚴冬,屋外除雪,以及夏日林林總總的庭院事工之「無能」,感到相當無奈。

醒了,陶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夢,講的該是「自家」私有田園的美夢,但這田園夢背後𥚃,所隱藏的事工,已不再是我這上了年紀的老者,心智,體力所能負擔得起;該是捨棄這過大的房舍及庭院的時候了;事實上,住家附近的「公有」的公園,濕地,野徑,已足夠賞玩,何須再花費大把的金錢,及精神,勞力,只圖那份私自「擁有」的感覺,值得嗎?

在2005年,我們夫婦處理掉Plymouth 的大房舍及庭院後,選擇搬入密西根州 Novi 市 的 Island Lake 社區,全新建造,裹藏在湖濱森林中的 Condo,相當折服建商 Toll  Brothers 的大手筆, 居然能將這片湖邊,滿是森林,及濕地的荒蕪野地,打造成這麼出色的人間樂土;廣敞的街道旁,除了種植成排的花樹外,又安置幾座休閒的 gazebo,更是如詩如畫;社區林內,多處樹蔭敝天,鋪滿木屑的小徑,也是相當引人;每棟四單位的 Condo 建物間距,保留住大片原生高聳的大樹群,成就了既天然又厚實的隠秘隔屏,Condo 建物後院,又是一片深不可測的原生森林;這些規劃,充分顯示出文明與自然共存的和諧,超棒!

Palmia 住家後院的落日

 

我這處 Condo,是 End Unit,大約2,400平方英呎左右,加上 Walk-out 地下室完工後,又増加了1,000平方英尺左右的居住面積,室內空間的分隔布局,是建築商得過獎的作品,夫婦兩人對這住處,相當滿意;如今享有「公有」的田園之美,卻不用為屋外的庭園以及冬季除雪等等瑣事操心,我夫婦退休生活也過得更加輕鬆精彩。

社區內湖邊(湖的大小,大約略小於台灣的日月潭)一處草埔,五月間,野生的三瓣白色小花,滿地盛開,相當驚艷;而湖邊的黃昏落日景色,更是討喜。

開車過橋後,湖中的寬敞的 Club House ,屋裡屋外,奢華的氣派及設施,嘆為觀止,那不也是一項超頂極的享受嗎?

在這社區,整整住了八年,除了經常𣈱遊社區內的林中小徑,觀賞湖邊的落日及野禽,野鳥外,也不時到附近公園澤地趴趴走,享受快樂逍遙的悠閑退休生活。

對於密西根冬季的寒風冰雪,我們夫婦兩人是相當畏懼,這份畏懼,越老越是嚴峻;因而早在搬出密西根 Plymouth 房子前,就已擬定好春夏秋長住密西根,再續「田園夢」,而冬天「逃住」加州的計劃。

在 2006 春天,終於順利在加州 Tustin Ranch 社區,買了一幢 Condo,  作為避冬住處;這套「侯鳥」式的生活模式,整整歷經六年,成功解決了我們夫婦,「畏懼」密西根冬季冰雪的困擾。

在加州Tustin 過冬的日子,相當不習慣於蝸居於1,300 平方英呎左右兩房一廳,以及小餐廳,小廚房的 Condo 內,也難以忍受社區內,過分擁擠的住宅建物,因而幾乎每天,一吃過早餐後,就出門外遊,賞鳥,叭叭走等等活動,除了走遍了附近所有的 Regional Parks, Wildness,及不少的 Trails 外,也遠遊至 Las Vega,Utah, New Mexico, Arizona 等州,參訪國家公園 , 及名勝古蹟。

南加州冬天,溫煦的陽光,以及生活的便利,加上中,日餐館林立,着實令我們夫婦相當着迷;真的,我們是選對了地方過冬。

轉眼間,我年紀已近七十,多多少少已能「適應」加州的擁擠生活,並察覺到,是需要找一幢較寬大的房子定居,再怎麼樣,兩邊住的「候鳥」式的生活模式,是應該結束。

至於綿密的密西根「故鄉」情,以及 Novi 舒適的 Condo,也只能忍痛割捨。

2012年時,我們在Mission  Viejo 的 Palmia Senior Community 購得一棟大約十五年屋齡的二層樓房,居住面積2,500 平方英呎左右,三睡房及三廳(另一廳是二樓的 Loft),一餐廳,一廚房的獨立屋;屋內高挑的天花板,顯出廳堂的高敞,我們夫妻兩人,滿心歡喜地搬進這棟房子,這才算是我們「真正」要的加州住家。 

Palmia Senior Community,不僅有寬敞的街道,各棟房屋,建築物間,不再那麼擁擠,還是有些相當的間距;而 Club House 內設施,及室外公共活動空間,也算齊全。

社區居民都是彬彬有禮退休長者,平時社區內總是靜悄悄的,再也聽不到,外頭「普通」社區,常有的青少年吵雜喧嘩,真好! 

住家地處高處,有時,後院的落日,借助雲層的幫托,也能襯出璀燦的彩霞,相當令人驚艷!

搬進這住有九百多名長者的老人社區,不久後,居然發覺到,我們這家是這社區唯一的台灣人家,真是出乎意外。

還好,我夫婦來加州避冬第一年(2006)開始,就盡可能參與柑縣台灣同鄉會活動;譬如出席同鄉餐會,每月的金桔會和郊遊等等;在這許許多多台灣人相棸的場合中,我們享受與台灣同鄉交誼互動的溫煦及歡愉,多少也能彌補,我這戶台灣人家「獨居」於 Mission  Viejo 的 Palmia Senior Community 的缺憾。

住在 Palmia 的時候,由於住家寬敞些,有時足不出戶,在住家二樓我自己獨佔的空間,看看電腦,電視;聽聽音樂,玩玩笛簘,或是不時室內屋外走動走動,這樣的日子,居然也感到相當快樂及悏意,真是不簡單。

這段全家「西遷」過程,前前後後,花了漫長的六、七年,才把「住家」搬離「故鄉」密西根,定居加州;這「西遷」的歷程中,我們夫婦又得到了什麼?

肯定的是,在故鄉密西根那段「退休」生活日子中,着實圓了我們想要的「田園夢」;這段歷程,不也就是我們真實人生軌跡的一部分嗎?  

五年後,又搬離喜愛的Palmia Senior Community 二層樓住家,而搬進Laguna Woods 一層 Condo;之後又當了兩年(2018 -2019) 的Laguna Woods 臺灣同鄉會會長,那又是一篇待續的故事。 (加州/Laguna Woods)110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