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悲情 (陳茂雄)

陳茂雄

 

日前世界台灣同鄉會為配合回國投票的活動,在台北開年會,與會成員有人質疑,二二八造成台灣人嚴重的傷害,照理說台灣人會有很大的反彈,事實並非如此,因而提問,為何二二八對台灣的選舉幾乎沒有影響力?

在黨外時代及民進黨建黨初期,台灣人對中國國民黨政權炮製政治犯相當反感,不滿的情緒都反映在選票上,很多政治犯人在牢裡,由家屬投入選戰,往往是高票當選。當時政治犯自己或家屬投入選戰的確有很大的空間,其原因有二:第一,台灣人有被迫害的悲情,將情緒反映在選票上。第二,立委選舉屬大選區,有利於只佔少數人的黨外候選人。

在黨外時期的選舉,黨外人士出現很多輝煌的戰績,讓人誤以為黨外的實力很強,事實上只能算「不錯」,不是「很強」,當時黨外人士投入選戰的重點在於立委,單一席次的縣市長選舉則沒有空間。例如林義雄的配偶方素敏在北區參選立委以最高票當選,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選區大,當時的選區包括台北縣、基隆市、宜蘭縣,若依目前體制將宜蘭縣劃分成一個選區,方素敏應該沒有機會當選。

黨外年代的黨外勢力雖然被高估,但有很多黨外人士的選票是因為中國國民黨政權炮製政治犯所促成,然而這一類選票今日幾乎找不到,這是正常的現象。別忘了中國勢力也感到驚訝,日本政府曾經迫害台灣人,可是目前台灣人對日本的印象極佳,發生三一一震災時,台灣人的捐款還居世界之冠。

任何族群被迫害,都會產生悲情,黨外時代及民進黨建黨初期,台灣人被迫害的悲情就反映在選票上,但時間久了悲情褪色,就沒有影響力。以前日本政府迫害台灣人,時間久了悲情消失,台灣人就沒有恨。二二八也一樣,目前只剩下被害者家屬還有悲情,一般人的悲情已消失。

旅居海外的台灣人記得二二八,但不知道台灣人已失去二二八的悲情。每年二二八獨派團體都會舉辦活動,要喚起台灣人的記憶,但效果不佳,有一年將活動交由年輕世代主導,結果爆出冷門,因為其活動很像在開同樂會。悲情已褪色,很難讓大家真正體會二二八。

進入民主社會,很難以悲情催生政治勢力,現代也有人以坐牢的方式欲喚起民眾的悲情,但效果幾乎等於零,因為一般民眾將坐牢者當作刑事犯,不是政治犯。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