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狼策略 (鄒景雯)

鄒景雯

 

如果自二○一二年底以來,中國逐漸形成一種四處浮誇秀拳的「戰狼現象」,那麼最近一段時間由中國外長為代表,突然顯示出的對外姿態,就可以稱之為「衰狼策略」。王毅為什麼要這麼做?基本上反映了北京的內部問題。

何以說王毅所展現的是衰狼策略?近來,王毅發表了一系列有關中美關係的對話,例如,上週對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董事會代表團的交流,以及前天與美國亞洲協會舉行的視訊會議,這些內容延續著習近平給拜登道賀函的「議和」主軸,同時進一步切割川普與拜登,區隔共和黨與民主黨,無疑是有意的策略運用。

那麼,他「衰」在哪裡、又「狼」在哪裡?王毅多次釋放的訊息中,充斥著放軟的語調,這對好面子、不示弱的中國民族性來說,真是「難為」了王毅。其中主要有三,首先他不諱言中美關係已經走到了建交以來最嚴峻的局面,甚至是螺旋式下滑;問題是,嚴峻、下滑又怎麼樣?說了,表示中國在乎。其次,他強調中國無意與美國打貿易戰、外交戰、媒體戰,中美是合則兩利,誰也離不開誰;這麼肉麻的話,都能主動說得出口,背後當然有其緣由。其三,王毅坦承現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因此要求中美兩國重啟對話,還說: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面上來談。按照中國古代交戰的準則,這幾乎等同是「豎白旗」的表示。

至於中國的狼性本質從未稍改,不僅充分在香港當今的現況,解放軍對台灣防空識別區的騷擾常態化上,不言自明,王毅在對拜登新政府搖旗子之際,不忘把「罪過」推給川普政府視中國為敵人,企圖改造、甚至顛覆中國,更是證據確鑿。

自卑與自大的中國,何以遇到了美國,不惜從戰狼裝扮成衰狼?這是習近平政權撐不下去了的徵兆。在國際政治上,英國首相強森「十個民主國家聯盟」(D10)的倡議,不但由七大工業國外加印澳韓的共同抗中機制業已成形,還有即將上軌運作之勢,這種多邊聯盟倘若有效落實,比起川普大帝的一人發號,現在恐怕不算是中國國際處境的谷底。

特別在美中大戰下的中國經濟與產業情勢,完全不受大選結果而有稍緩,美國商務部近日再把超過六十家的中企,增列為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絲毫不顧中國「卡脖子」的呼叫。中國內部的債券違約情況日趨嚴重,特別是國企的債券違約餘額,已經創下歷史新高,遠比去年增加三倍,不但未來的演變堪憂,有中國經濟學者估算,受到疫情影響,中國上半年的失業率高達十五%,加上半失業狀態的五%,失業人口可能已經超過一億人以上。這麼沉重的擔子,難怪不時傳出北京異音鵲起、黨媒出面維穩的怪象。

面對中國的衰狼策略,川普過去的答案,大家相對清楚,拜登未來的答案,則需要密切觀察,這個時刻,台灣知其然,並且知其所以然,是必要常識。自由時報121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