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迷航記(陳國昌)

行李從哥本哈根又回到洛杉磯的家裡,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真好!

班機取消、延遲以及行李誤送、遺失已經成為2022年歐美大開國門歡迎遊客的副產品,兩年來各機場遣散了大量員工,包括許多處理行李的勤務人員,而今年春季以來旅遊的熱潮以超乎想像的態勢迎面撲來,使得航空業者頓時陷入措手不及的窘境!

七月初出門前我一直在注意巴黎機場的罷工事件,不過似乎局面控制得還不錯,所以我就放心的照原先計劃從巴黎轉機去北歐。不過總是要預防萬一,我把盥洗用具、睡衣、兩套內衣褲、以及一套外出服放在隨身箱,當然還有全套的電子產品包括歐洲的轉換插頭,而那個大的拖運行李箱就只有額外天數所需的衣物,球鞋,以及不便帶上機的瑞士刀。

法國航空如同往常一樣平穩舒適的把我們從洛杉磯送到巴黎機場,然後我們就得在這幾個迷宮似的機場航廈間穿梭,趕去下一個登機門,一面慶幸先前保守的策劃三小時過境時間,應該足夠轉運行李吧!

終於抵達了哥本哈根,還蠻準時的,心想很快拿了行李就可以出去和旅行社安排的接機者見面了。密切注視著行李轉盤,一輪又一輪的從我眼前滑過,一件件被人取走,半天了還不見熟悉的影子,我的心情慢慢的急迫起來。「不致於吧」, 我告訴自己,上次行李卡在秘魯的利馬沒趕上去里約的班機不是人為因素,「那是班機誤點所致」!漸漸的人潮開始散去,我發現身邊只剩下幾個人,等了又等,一直到輸送口閃爍的紅燈熄了,我的心也冷了,這才注意到旁邊的行李申訴窗口已經排了一條長龍!

記得前幾年看過一部影片在描述杜拜機場如何以高科技處理行李運送的流程,看了之後對航空旅行增加不少信心。但是在哥本哈根機場前後耗了兩個小時,並提供詳細的資料供法航去追蹤之後,只好帶著失落的心情前往集合的旅館,到了以後發現全團十一對夫妻中只有我們和另一對在赫爾辛基轉機的沒有拿到行李,其他在阿姆斯特丹以及美國境內機場的都沒有發生問題。導遊女士用很輕鬆樂觀的語氣說:「不用擔心,明天的此時行李應該就會送到旅館」,就像上回在里約一樣。

隔天在哥本哈根的旅遊倒是蠻開心的,我終於見到了海邊小美人魚的雕像,也遊覽了歷史上第一個遊樂園Tivoli Garden,被疫情悶了兩年多的情緒終於得到紓解!傍晚帶著期待的心情回到旅館,沒想到仍然不見行李的蹤影,原本的樂觀開始轉為焦慮,因為隨後若行李有著落也必須一路追逐我們跑北歐的幾個國家!

到了挪威的首都奧斯陸氣候開始變冷,我的一件厚夾克在失蹤的托運行李箱無法救援,幸好下榻的旅館旁邊就是中央車站,裡面有個shopping mall,乃急忙前往採購,也才發現北歐的物價高昂不是傳說!雖然我有買旅遊保險,「行李延誤」而採購必需品的額度有$250,但這些店都不是美國Target或outlet的價格,忍痛買了一件套頭毛衣和連帽的外套就已經一百多了,本來還想買一雙球鞋來取代從搭飛機起一路上穿的休閒鞋,但怎麼樣也找不到低於$100的!沒想到我平日對年輕世代動輒花一百多元買鞋子而側目,現在也必須強迫自己和他們為伍!

下一站到了瑞典的斯德哥爾摩我已經對和行李團聚不抱希望了,因為當初留給法航的後送旅館只有前兩站,而且壞消息傳來:上禮拜五我們路過巴黎機場時,當天的行李輸送系統發生嚴重故障,一則報導說有1,500件行李受到影響,另一則報導說當天多達一半以上的行李都無法運送,而且許多工人仍在罷工中,人員嚴重不足無法處理這些行李!現在我不得不認真考慮未來六天的需要了!

Globus 畢竟是個一流旅行社,它為我們這個團所選的旅館真是圈可點,都位於市中心最熱鬧的商業區,這裡走幾步路就有NK 及Ahlens兩大百貨公司及Gallerian Mall。儘管衣架上的服飾琳琅滿目,卻難打破我的保守心態,畢竟我不常添購衣服,更對眼前這些新款的樣式有點難以接受。逛逛之後本想回歸觀光景點,卻抬頭看到一個熟悉的招牌:Muji 無印良品,這個發現立刻為我開了一扇窗!

Muji無印良品走簡約樸素路線,和瑞典國寶 IKEA的傢具及室內擺設很類似,這家店的服飾沒有花俏及搶眼的裝飾,而以實用及日常穿著為著眼,所以很快的我就達成了任務:兩件休閒服,polo 衫,襪子及內衣褲。而且我還發現它最近才在芬蘭的首都赫爾辛基開了全歐洲最大的旗艦店,佔地多達三萬多呎,就座落在Kamppi這個大 shopping mall 的樓上,既然我已經對它產生好感了,稍後幾天抵達那個都市時免不了再度光顧,買了一個背包來把這些日子補貨的成績裝起來好上飛機!

那麼我的行李究竟在何方?在第三天我就向旅行保險公司 ”AON” 報備,他們也很快提供了一個叫做 ”Carefree Assistance” 的網站來為我服務,同時要了內裝物的清單,以便遇到相同外觀的行李箱時可以打開來確認。從此它每天都會傳來一則 email,但日復一日的訊息都是:”Inventory received, tracing continues”,直到最後一天仍然如此,然後就斷線了,大概因為它所承保的旅程已經結束!回到洛杉磯之後我只好自力救濟,首先就是上法航的網站,發現顯示的內容和AON一模一樣,原來AON只是代轉消息,而我還一直以為它在為我汲汲營營地追查行李!那麼作為當事人的法航究竟要如何給我交代呢?

我很快就發現世界上的航空公司組織了一個叫做 ”WorldTracer” 的系統在監控行李的運輸,而法航的網站上就可以打入行李的Tag Number去連結這個系統,所以我就很急切的把號碼打進去,結果呢?WOW! 我的行李目前在南非的首都約翰尼斯堡!它正準備被運往原先的目的地哥本哈根,而且還告訴我班機號碼和日期!原來當我們把行李交付托運時,櫃檯就會印兩個Tag標籤,一個套在把手上,一個貼在行李箱上,以防其中有脫落,之後標籤經過掃描進電腦,只要這個行李被運上某個航班,WorldTracer系統就會知道,也就是說過去十幾天只要AON有人進一步把這個號碼打進去,也許我就不至於一直苦思行李究竟在何方!至於說這件行李如何從巴黎機場迷航到南非,這其中想必也有一段曲折的故事,不過我就不想追究了!

當我的行李從哥本哈根又回到洛杉磯的家裡,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真好!日後當我回憶起這段北歐之旅,我會記得為什麼哥本哈根是世界上最適合騎腳踏車的都市,也會記得曾經在奧斯陸新開幕的國家畫廊看過孟克(Munch)的名畫 “Scream”「吶喊」,當然還有在傾盆大雨中觀看斯德哥爾摩皇宮前的禁衛兵交接,乘坐渡輪登上世界遺產的「芬蘭堡」,以及在塔林古城欣賞民俗舞蹈同樂,不過在這趟旅程中每每為了添補衣裝而進出百貨公司倒是把旅行團加工為自由行,這個猛接地氣的經歷才是忘不了的吧!(作者為 南加台僑)073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