蠶絲被(陳幼梅)

那床繡著碎花的粉紅蠶絲被,是母親在二十五年前,探望父親故-浙江諸縣時,帶回來的,一共兩床,姐姐與我各擁有一件,被子是輾轉由中國到台灣,母親來美探親時帶來的。輕柔保暖,冬暖夏涼,它陪我度過無數的寒冬,溫暖了身在異的我們。多個未眠的夜晚,我不經意觸摸它時,一陣暖意,湧上我的心頭。母親的愛,濃濃的自被中滿溢出來。使我能一夜安眠到天明。

女兒在五年前,大學畢業,前往日本秋田縣工作,她的職責,是為日本政府教育部,編輯英文教科書 ,因為哪兒天氣也頗冷的,所以讓她把那床被子帶走。          

日本對她而言並不陌生,大三時曾到東京遊學一年,她早早就計劃前往日本工作,高中、大學時就修了日文,所以對她而言如舊地重遊一般,很快就適應了。只是思女成疾的我們,只能與她兩至三個星期line一次,與之交流。但回想我們年少時不也是離背井,遠渡重洋嗎! 

蠶絲被由中國到台灣,再到美國,現又輾轉到日本,只希望被子可溫暖女兒的身心。記得以前母親常掛念我們,寄包裹給我們,有孫子的紅包與我們愛吃的零食。包裹中有母親滿滿的愛。    

現在的我更能感受到,對子女遠遊的不捨與掛念,但是孩子總會長大的,要會適時放手,此刻只期望她在太平洋的彼岸,一切安好。(作者為北卡州台僑)112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