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的黃金兩年(鄒景雯)

鄒景雯

 

上週六,高雄市選出了新任市長,民進黨在二○一八年失去的地方版圖,因此「綠化」了好一大塊,在一年內三次投票(總統大選、罷免、補選)的密集動員過後,民進黨的下一個挑戰是什麼?是二○二二年的縣市長選舉嗎?對於蔡英文總統個人來說,對於絕大多數的選民來說,恐怕都不是,大家在意的是蔡政府如何把握這最珍貴的兩年,好好地交出一張漂亮的治理成績單。

為什麼未來兩年將非常珍貴?因為前幾任的台灣總統在第二任展開時,即使個人的權威未遭遇挑戰,先後都會面臨黨內接棒問題接踵而來,快則甚至是立刻登場,例如一九九六年之後,馬上擺開陣勢的國民黨連宋競爭;慢則不出一年也會蠢蠢欲動,例如馬英九的第二任,不待多時也面對新北市長朱立倫求見試探:二○一四年的市長選舉,他是否該爭取連任?

以上都是當時的執政黨皆掌握國會多數的案例,少數政府的艱困即無須再贅言討論。一個不必再參選的總統,即使在黨內的地位無人可以匹敵,一旦遇到了下一個世代的準備起跑,難免就預示著政治的重心可能開始布局與移轉,這對主政者集中政治能量來推動可長可久的制度革新並不有利。因此過去幾任總統,連任之後的任期間多半有事難成,與其沒有在最巔峰的階段,抓緊稍縱即逝的機會,積極兌現未竟的治國藍圖,有很大的關係。

蔡總統知道這種權力遞嬗的自然現象,也明白民進黨內有意承接重任的所在多有,因此她很早就讓各方明白:「兩年之內不要動」的道理。這個號令,儘管與現任總統的指揮權有關,但是因為台灣正面臨國際環境大轉折的關鍵時刻,前一個四年因廣開戰場,導致國內政務頻生反彈,種下了二○一八年慘敗的教訓,好不容易蔡總統在二○二○年大選峰迴路轉取勝,不僅其個人,多數國人肯定也多希望蔡政府因而有更充裕的時間,能以更穩健的步伐,來完成攸關台灣更亟待的工作。

基於這樣的認識,高雄補選之後,民進黨的黨務系統若本於職責,開始著手二○二二年的準備,外界並無可厚非,但是中央與地方政府則不然,不能給人永遠只是在思考下一場選舉的政客印象,一律要以政務治理為本位,選民也一定會以此作為民進黨適任與否的指標。這個要做事、不作秀的評量尺度,對蔡蘇體制如此,對所有民進黨縣市長亦然。

客觀來說,民進黨現任縣市長有多位的任期,即將在二○二二年十二月屆滿,這些人物的安排,必然會牽動新一波的權力改變,在重新就定位之後,很難避免逐鹿就將起跑,這也使得從現在開始到屆時的二年間,是相對平靜的最後時刻,也是蔡總統的黃金時期。言其珍貴,毫不誇張。

按照時間序列,關心國家發展的人,近期內一定會以美國總統大選做為分界點,在此之前,首先會觀察台美FTA洽談的進展,在此之後,則會關注不論是川普時代續行或是拜登時代上場,政府是否能夠採取有效的作為,穩控美中台關係的變化,延長台灣的機會之窗?可以預見,萬一是拜登取而代之,未來至少有一年的磨合期,各方都需要適應,也必然帶來全新的挑戰。自由時報081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