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必須在奶油和槍之間做出選擇(波瑞爾)

圖中為俄羅斯總統普廷。

Josep Borrell

對俄羅斯進行制裁有用嗎?答案是肯定的。這些措施已重創俄國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及其同夥,對俄國經濟的影響也將隨著時日累積而增大。

自俄羅斯蓄意違反國際法入侵烏克蘭以來,歐盟已通過六輪制裁方案,針對俄國境內近1,200名個人和98個實體以及許多俄國經濟產業實施制裁。這些措施是在經過與七大工業國(G7)協調下通過的。隨著超過四十個國家加入制裁行列或採取相似措施(包括傳統上中立的國家),制裁的效果也更加強化。

我們預計在2022年底減少百分之90的俄國石油進口。同時,我們也正迅速減少天然氣的進口。長期以來的能源依賴限制了我們面對普廷的侵略所能做的政治選擇,但這樣的改變有助我們逐步擺脫依賴。普廷大概認為,歐洲囿於能源依賴不敢制裁俄國。這是莫斯科的誤判,而且不是這場戰爭中唯一的誤判。當然,如此迅速的改變會給許多歐盟國家和部分產業帶來極大困難,但這是我們為捍衛民主和國際法必須付出的代價。同時,我們也正採取必要措施,團結一致地處理這些問題。

或許有些人可能會問,這些制裁真的對俄國經濟有影響嗎?答案是肯定的。俄國雖然出口大量原物料,但也不得不進口許多自身並不生產的高附加價值產品。俄國在先進技術方面,百分之45依賴歐洲,百分之21依賴美國,而對中國的依賴則只有百分之11。

在軍事領域方面,我們的制裁限制了俄國生產「伊斯坎德爾(Iskander)」或「KH 101」等精密導彈的能力,這在俄烏戰爭之下至關重要。幾乎所有外國汽車製造商也決定撤出俄國,而為數不多的俄國自產的汽車將沒有安全氣囊或自動變速箱。

由於外國企業撤離以及取得水平鑽井等先進技術的困難,俄國石油產業也陷入困境。俄國企業將新油井投入生產的能力也可能受限。最後,為了維持空中交通,俄國將不得不撤回大部分飛機,以回收其他飛機所需的零件。除此之外,俄國還必須面對失去金融市場、與全球主要研究平台脫節以及大量人才流失所帶來的影響。

至於中國為俄羅斯經濟提供的替代方案,實際上是有限的,尤其是在高科技產品方面。至今,對已開發國家出口高度依賴的中國政府並未協助俄國規避西方制裁,中國對俄國的出口與其他西方國家一樣都在下降。

這些重大且不斷擴大的影響會導致普廷調整他的戰略計算嗎?改變可能不會迅速發生—畢竟普廷的行動主要並非依循經濟上的邏輯。然而,透過迫使普廷在「奶油」與「槍」之間做出選擇,我們的制裁措施已將他鎖在一個逐漸收緊的老虎鉗中。

至於這些制裁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尤其是依賴俄羅斯和烏克蘭小麥和肥料的非洲國家,誰該為糧食危機負責是顯而易見的。在任何形式下,我們的制裁措施都沒有針對俄羅斯的小麥或肥料出口,反而是烏克蘭因黑海封鎖和俄國侵略所帶來的破壞導致無法出口小麥。如果有與我們制裁相關的類似問題出現,我們隨時會以適當的機制解決問題。我已將此告知我的非洲同儕,並請他們不要被俄國政府針對我們制裁而編的謊言愚弄。

解決世界能源和糧食市場困局的真正辦法是結束戰爭,這並非透過接受俄羅斯的支配來實現,而只能透過俄國從烏克蘭撤軍來達成。尊重國家領土完整和不使用武力,並不是西方或歐洲的原則,而是所有國際法的基礎。目前俄羅斯正在興高采烈地踐踏這些原則,接受如此公然違反國際法的行為只會令全球變成弱肉強食的世界。

與我們幾年前相當天真的想法相反,經濟上的相互依存並不自動意味著國際關係的和諧。這也解釋了為何歐洲迫切地需要變得強大,這亦是我自上任以來一直提倡的。面對俄國對烏克蘭的入侵,我們已經由以往只停留於紙上談兵轉為坐言起行—當受到挑釁時,歐洲會做出回應。由於我們不想與俄羅斯開戰,所以實施經濟制裁是目前的主要回應。這些制裁已逐漸見效,並將於接下來的幾個月更立竿見影。

(作者為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漢名波瑞爾)自由時報07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