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變革的開始 (鄒景雯)

鄒景雯

 

蔡英文總統在一月十一日晚上的勝選講話,有幾個重點說得很不錯,那就是「不會因為勝利就忘記反省」,「會把做不夠的、來不及做的,做得更好、更多」,「我還有四年的時間,一定會留下一個更好的國家給大家」,這些承諾,可以做為未來四年放在總統辦公桌上的座右銘,時時刻刻自我惕厲。

這幾句話之所以值得畫紅線,提醒蔡總統必須念茲在茲,在於以上的內容,其實正是自知、修正、目標三部曲,應該貫穿於整個第二任期,不僅總統自己不能忘記,還要讓所有的黨政團隊清楚:這不過就是爭取政治權力的基本目的,不容許任何人成為害群之馬。這也是八一七萬張選票所帶來的警覺:歷史新高的授權,必然是歷史新高的責任,也會有歷史新高的期待。無法回應期待的後果,殷鑑總是不遠。

順著蔡總統說的,她不會忘記反省,要反省什麼?就如她自己強調的,有這麼多選民沒有投票給她。民主國家的選舉當然不可能讓人人滿意,但是這次的數據仍有必要深入分析了解,這是謙卑執政的基本態度。例如,比較主要的對手國民黨,二○一六年朱立倫得到三八一萬張選票(三十一.六四%),這次韓國瑜升高到五五二萬張選票(三十八.六%),這代表什麼意思?又如,總統得票達五十七.一三%,民進黨政黨票只有三十三.九七%,竟與其用力批判的國民黨差不多,究竟兩成多的落差是怎麼回事?再如,八一七萬個投給蔡賴配的選民,分別的投票動機是什麼?多少是基於國家大局、多少滿意於執政小局,或兩者皆是?

其實,蔡總統應該是清楚的,她已經定調:台灣人藉此告訴全世界我們多麼珍惜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這確實是這次總統得票被催高的最大引擎。既然蔡總統聲言要做得更好、更多,那麼有一些基本的起手式,需要脫胎換骨,才有助於超越過去四年的格局。換言之,推動改革,應該從自己先革新起。

首先,總統必須積極強化領導力,領導力的展示在遇到爭議事項時,能夠適時下決定,不是以拖待變,或是擱置再議。例如選前類似中共代理人法的立法周折,宣布要處理的,臨陣喊停的,是同一個最高決策者,後來在外界強大壓力下,才終於整理出反滲透法完成三讀,這是上個月才發生的事情。這種決策曲線未來可以拉直一點。

第二,政府必須擴大決策圈,主政者既不是「單幹戶」,也不能習慣於「小圈圈」策定政策,若此,很容易陷入集體迷思,造成決策難以周延,也無法順利運轉國家機器,發揮總體的力量與效能。例如,執政初期有很多政策,是在野時由智庫學者討論出來的,這些藍圖有沒有一廂情願?事前有沒有與利害關係人充分溝通?有沒有結合官僚系統的實務經驗?這些決策流程都會影響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

由此延伸出第三點,就是用人。知人善任之外,還要懂得授權,說來簡單,但對事必躬親的人來說,很不容易。「九合一」敗選後,蔡總統「被迫」把政務交給蘇貞昌主導,一年多互動下來,蔡總統不也在開票夜感謝蘇院長領導行政團隊做出成績?因此適度放手,重大問題時再商量,並沒有想像的「可怕」。

有了行政院的前例,如何有效發揮國安會的功能職掌?已經成為能否去除在野批判「口頭保台」的指標之一。目前國安會的組成、運作與能量,與台灣這個特殊國家所應具備的專業等級,特別是在國防、情報、資安領域,根本毫不登對,倘若這次高票代表著人民捍衛民主免於中國政府侵害的決心,則今後國人對於國安團隊的要求與鞭策,絕對不會手軟。

第四,這次大選囿於對手的原因,幾乎沒有政策辯論的機會,事實上,過去的施政有不少可以針砭的空間,以辯論會上觸及的一例一休(七休一)為例,宋楚瑜雖非主要競爭對手,但是他主張「一業一法」,凸顯了執政者不接地氣、不曉百業生態、不符新經濟特性的「雲端」歷練,種種這些大鍋菜思維的產物,未來就看執政團隊面對多少。

最後,所謂「更好的國家」,通常不取決於推出多少短期的補貼與討好,一個不用再選舉的總統,在最後四年,應該以長遠的眼光,開始為這個國家著手進行制度性的建構,或許任期結束時尚無法開花結果、立即收割,但是歷史多半是公平的,在有生之年一定可以等到社會的評價。八一七萬票的總統,一定要這麼做。自由時報011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