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遺書,還是送終遺書?(林保華)

林保華

三年前我出版《我的雜種人生》,當時認為是遺書了。因為這個世界上充斥中共歪曲歷史、歪曲現實的內外宣,尤其是對全球許多國家的滲透及顛覆活動,而許多國家不但懵然無知,甚至與之共舞,因此我必須把自身經歷寫出來。寫完後以為可以較輕鬆的過日子了,豈料接踵而來的是香港反送中運動與武漢肺炎的蔓延,肇事者都是中共,形成浩劫,而中共居然厚顏無恥的大肆慶祝它成立一百週年,編造更多的謊言。

民主國家對中共的批判,多偏向眼前發生的現象,沒有探討它的本質而容易遺忘。他們的誤區在於把中共類同於西方國家共產黨,甚至蘇聯是「鐵幕」,中國則是「竹幕」,不了解通過竹子縫隙看到的,是精心編造的馬戲。

我有幸學的專業是全球唯一的中共黨史系,又有幸在中國住了廿一年,又在中共霸凌下的香港、台灣各住廿一年、十六年,還在被中共嚴重滲透的印尼與美國各住十七年與九年,雖然理論書籍讀得不多,但是親身的各種感受非常深刻,更感中共對世界的危害。因此在中共慶祝建黨百年之際,興起對它順藤挖根的決心。然而個人學識與能力有限,也不想長篇大論嚇走讀者,只想拋磚引玉。所以在最近出版了《用鮮血和謊言寫下的百年中共黨史》一書,道出這個流氓無產階級政黨百年演變「扼要」,並與若干史評集結成書。

我打破中共的黨史分期,因為會被它誤導,例如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就自稱「一分抗日、兩分宣傳、七分發展」,其主要精力放在生產鴉片的大生產運動來維持自己存活,也才得以開展整風運動清除異己,為推翻民國做了充分準備。鄧小平設計了改革開放騙局,包括一國兩制;可現在還有人為鄧招魂。

有些人或覺得黨史是遙遠的事情,然而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前兩天毛澤東的講演就說:「國民黨怎麼樣?看它的過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現在;看它的過去和現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將來。」這句話於今還有用,更可以用來觀察中共,我對中共吹的天花亂墜的一國兩制沒有相信過。

離開中國以後,寫時評成為我的主要工作,但也一直在蒐集黨史資料。最近讀李筱峰教授的《小瘋人生》,有一段很有共鳴:「看過去的歷史,要有現代感;看當前的時事,要有歷史感。」

我這本新書是又一本「臨終遺書」,但也希望成為「送終遺書」給中共。「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鳥之將亡,其鳴也哀。」我在努力做前半段,但內心裡也很悲哀,因為至今還有那麼多人對中共還有幻想,更可惡的是因為利慾熏心做著出賣普世價值的事情,台灣、美國都大有人在。

本書出版時,因為我的疏忽,沒有將中國旅美歷史學家李江琳的代序言註明出處,特向《上報》與作者致歉。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自由時報0628

Facebook Comments